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凶兽梼杌

目录:护花强少在都市| 作者:步履无声| 类别:都市言情

    女孩骑在神鹿身上,持剑男人站在边上,一路往南走着,进入茂密山林。

    大概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前面又看见了几道身影。

    “师父!”女孩拍了拍剩下的神鹿,“小鹿快点,前面就是我师父了!”

    神鹿有些无奈,只能继续往前走着。

    到了跟前,女孩从神鹿上跳了下来,足有两米的距离。

    女孩双脚踩在地上,也没觉得石子隔得疼,依旧是健步如飞,冲到了另外一个女人的面前。

    那女人是道姑装扮,手中持有一个拂尘,脸上没有表情,只是看着朝着自己本来的女孩时候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柔和。

    “洛音师妹,你真将这神鹿给降服啦?”道姑女人身边一个男子笑着说道。

    “是啊!哈哈,我厉害吧?”叫洛音的女孩满脸得意。

    道姑女人伸出手指点了点面前女孩的脑袋:“少得意了,肯定是你枫木风哥哥帮的忙吧?”

    洛音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

    木风走到跟前,笑着说道:“师父,我只是用了困兽绳,主要还是音儿感动了神鹿。”

    神鹿听到这恨不得一脚将这混蛋给踢死。

    你大爷的,老子是被感动吗?

    你特么剑就悬停在老子脑袋上,我敢不答应吗?

    现在的仙族都这么不要脸的?

    “不错,这神鹿的血脉非常纯净,哪怕不如神兽,过了千百年或许也有可能成为神兽。”道姑女人看了眼神鹿,也露出了满意的神色,轻轻点了点头。

    在道姑女人的身边,还站着两个男人,之前先开口的,是一件穿着黑色长衫的男人,脸上带着笑容,只是眼神深邃。

    另一位,则是一位年纪看着大概有四五十岁的男人,和那道姑倒是有些相像,面无表情,眼神冷淡,他的目光始终看着丛林深处,好像在那里有什么东西正在吸引着他。

    道姑女人名为苏杉杉,之前叫洛音的姑娘已经和肖遥说过了,是牵龙州镇龙剑宗的宗主,一位女仙尊,实力高手,同样是个剑尊。

    过了一会,那持剑男人走到跟前,欲言又止。

    苏杉杉看了他一眼,问道:“木风,有什么就说。”

    木风看了眼洛音,咳嗽了一声,小声说道:“师父,我们之前在抓神鹿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家伙。”

    “嗯?”苏杉杉眉头一皱,问道,“怎么回事?是仙族吗?”

    木风赶紧点头,说道:“是仙族,我能感应到,但是察觉不到他的实力。”

    苏杉杉这才松了口气,又问道:“是仙族的话,问题就不大了,怎么了,他和你们起冲突了?”

    “那倒是没有。”木风笑着说道,“只是碰巧遇见,神鹿迎来了一条无影蛇,那家伙被音儿提醒后,出剑就将那无影蛇给杀了。”

    “出剑就杀了?”苏杉杉皱起了眉头,“无影蛇的速度很快,哪怕是我,也不敢保证能一剑将其斩杀,莫非对方也是一位强大的剑尊?”

    木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觉得那个人的实力应该比我强,虽然我进入剑尊境界也有五十年,可我出剑的速度,和我的剑气,都比不上那个男人。”

    苏杉杉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她脑海中忽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人。

    那个一人一剑,就杀的仙族所有仙尊瑟瑟发抖不得不抱团防御的家伙。

    很长一段时间,就因为那个叫许狂歌的剑尊,仙族众多仙尊竟然不敢单独出行。

    可见,对方给那些仙尊们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压力。

    “对方长什么样子?”苏杉杉忽然问道。

    看着师父脸上严肃的表情,木风也是微微一愣,不过还是一五一十简单说了一下。

    “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苏杉杉听到这,忽然松了口气。

    从外貌上来说,对方肯定不是许狂歌了。

    至于有没有可能是许狂歌易容,这一点她还是比较放心的。

    从许狂歌到现在仙族到现在,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改变自己的相貌。

    起初,这些仙尊都认为对方是没有掌握易容的法术,亦或者是懒得这么做。

    后来,他们才想明白了。

    其实许狂歌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们。

    老子许狂歌,杀回来了!

    狂不狂?

    哪怕许狂歌的存在给仙族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但是一部分仙族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剑尊,才是真正的剑尊。

    以剑入道的仙尊,若是骨子里都没有一股豪情,谈什么练剑呢?

    所以,除了白衣剑仙,仙族中也有人称其为,白衣狂仙。

    听着似乎还挺不错的。

    “先不要管那个仙族了,如果下次遇到的话,先告诉我。”苏杉杉说道。

    木风点了点头。

    “哎呀,师父,木风哥哥,我觉得你们有些小题大做了,那个爷爷不是坏人的。”

    就是之前听木风随便说了一嘴,所以现在这个姑娘已经认定了肖遥就是个活了数千年的老人。

    “爷爷?”苏杉杉瞥了眼洛音,有些哭笑不得,说道,“你怎么就知道对方年纪肯定很大了?”

    “那不然呢?他那么厉害,肯定不会比我小吧!”洛音笑嘻嘻说道,“师父你不是说了吗?我的天赋可是非常不错的,比木风哥哥玉龙哥哥他们都要好很多呢!”

    “是是是,你天赋最好,你修炼最快。”苏杉杉摇着脑袋,拿傻乎乎的姑娘没办法。

    不过她从来都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的。

    如果不是因为洛音心思单纯不会像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恐怕她的修炼速度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快了。

    心思单纯,认定一件事情就去做,或许会走弯路,但是只要固守本心也一定会走得很远。

    苏杉杉虽然是镇龙剑宗的宗主,但是也是最特别的一位宗主,如果将她的思想规整一番就会惊讶的发现,她最为推崇的便是因材施教。

    她认为,每一个仙族,都有独立的思想,不一定非得把他们当成一个整体去教学,在有足够精力的前提下,先去了解他们,然后根据他们的想法,分别制定不同的教学方式,或许会更有价值一些,所以,镇龙剑宗虽然弟子不多,但是每一个从镇龙剑宗走出来的仙族,一般都能登入仙尊行列中,这也让很多仙族削尖了脑袋想要进入镇龙剑宗修行。

    “这一次来圣山古地的目的,就是为了帮你们挑选坐骑,现在除了洛音之外,梁玉龙高柳江还有木风,你们三个想要什么坐骑?”苏杉杉说道。

    木风看上去最为风轻云淡,说道:“我啊,随缘吧,只要看得过去就行。”

    苏杉杉点了点头。

    木风有这样的想法,她并没有觉得诧异。

    毕竟,木风也是她的弟子,对方是什么性格,她一直都很了解,虽然木风不是她的大弟子,但是性格一直都比较寡淡,更像是一个烂好人,有什么好东西,都愿意让出去。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是,相信天道安排,是我的,谁也抢不走,不是我的,我抢也抢不来。

    这样的想法,谈不上对或者错,有些仙族认为,在大争之世,就是要去争。

    可苏杉杉却不认同,她觉得,所谓的道,也有不争的含义。

    至于结果如何,就得看木风最后到底能走到什么地步了,苏杉杉总觉得自己这个弟子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我的话,还是想找一只有神风血脉的鸟!”梁玉龙笑嘻嘻说道。

    “那你呢?”苏杉杉目光落到了那个同样冷峻的中年男人身上。

    “师父,我还是想要梼杌。”中年男人说道。

    苏杉杉叹了口气,说道:“梼杌是四大凶兽之一,在神兽中,战斗力非常强大,哪怕是我也不是对手,我们如果真的遇见它,也得选择避战……”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却不说话。

    苏杉杉一阵头疼。

    跟着她来圣山的,一共有四个弟子。

    其余三个还好说,就是这个叫高柳江的男人,年纪和她差不多,但是不爱说话,也不喜欢和同门交流,哪怕是她这个做师父的,都有些把控不了对方的性格,更猜不到对方的心中所想。

    一般仙族遇到梼杌,能活着离开深山就不错了。

    这家伙倒好,还想着去捕猎梼杌,成为自己的坐骑……

    就在这时候,远处山林间,忽然发出了一声兽吼。

    听到这一声兽吼的诸位仙族,脸上表情瞬间变得苍白。

    也就是苏杉杉还稍微好一些,可也是满脸诧异。

    那叫高柳江的男人,腾地站起身,目光死死盯着丛林深处,眼神中散发出了炽热的光芒。

    “是梼杌的叫声!”

    这说的就是废话。

    在场这些仙族,哪有听不出来的?

    “梼杌,是与别的神兽.交手了?不应该啊,圣山古地,所有神兽都是和平相处的状态,一般不会打起来的,别的异兽也不敢去招惹。”苏杉杉皱着眉头说道。

    “师父,我们过去看看吧。”一向话很少的高柳江蠢蠢欲动了。

    苏杉杉看了他一眼,轻轻点了点头,心里也同样好奇着。

    仙帝魔神妖皇,都不可能来到圣山古地。

    既然是这样,那还有谁,敢在圣山古地与梼杌这样的凶兽较量呢?

    当真是活腻歪了不成?

    (第三更来了,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