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19章 北朝的形势

目录:崛起美利坚| 作者:虎躯巨震| 类别:都市言情

    当全世界的目光,都被可可所吸引聚焦的时候,北朝却是仅有的几个没有受到可可影响的国家,这个国度的人们由于特殊的原因,甚至对于外边那些纷纷扰扰的事情,根本就一无所知。

    同时北朝国内的高层内都,也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所以人们也没有心思去理会国外在发生着什么了。

    在北朝这种政权制度的国家中,能够挑战并威胁到当权李家势力的人并不多,而往往具备这种实力的也会是‘自己人’,算是‘皇权阵营’中的一员。

    如今北朝内部所爆发的这场内都,挑起争端也也正是这样的一个家伙,这个家伙有着李二太阳妹夫这么一层特殊的身份,同时其家族内的两位兄长,也在北朝军中有着崇高的地位,掌握着不小的军方权力。

    以这个家伙为首的派别势力,在毛熊国的扶持下,突然发难决定推翻李家在北朝的统治,但由于行动上的失误,而导致李二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内被拿下,所以使得逃脱了政变的李二,在保证了自己的安全之后,开始腾出手来与其派别势力交锋了。

    因为对方的影响力,以及关系网这些复杂的因素,李二并不能在短时间内有效的解决掉对方,所以北朝内部出现了拉锯战这么一种奇葩的状况,并且两方面的派系都对对手相当的忌惮。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李宝英当初才会从美国返回北朝,回到自己父亲的身边,来帮助父亲应对现在的这个局面。

    作为李家的女儿,李宝英虽然可以号称放弃拥有的一切,跑到美国去追求自己的爱情,但她终究没有办法舍弃掉身为李家血脉的身份,况且一旦要是她的父亲落败,李家彻底的完蛋,那么如今发难的朴泽成一系人马,也必定会对她还有其远在瑞士的哥哥展开不死不休的追杀。

    所以,李宝英不得不中断在美国追求金贤泰这件事儿,返回北朝来为父亲分忧,并且在返回北朝后她本人也遭到了朴泽成一系人马的阻击,本人也受了伤。

    由此可见,北朝内部的这场权力争斗,已经到了怎样的一个势如水火的地步。

    李二太阳在朴泽成发难的当天,身上中了三枪的缘故,在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治疗后并没有得到多大的改善,并且还出现了恶化的状况。

    因此,现在李宝英所面对的情况,那是相当的恶劣。

    同时忠于李家,并且与李家属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一批人中,也出现了动摇的势头,甚至李宝英得到秘密消息,已经有人开始于朴泽层进行了隐秘的接触,看样子好像是要对对方投诚。

    对于这样的人,在这种局势下,李宝英能够做出的选择只有杀无赦。

    与此同时,北朝国内连续发生多起骇人听闻连环凶杀案,凶手明目张胆的掠走并杀害少女不说,更是嚣张的留下其犯罪过程中的照片,公然以这样的方式挑战人们的道德底线。

    甚至其中几个案子,凶手更是光天化日之下,对受害者全家进行了灭门式的凶残屠杀,连五岁的小女孩也没有放过,可以说残忍到了极点。

    但由于凶手的身份比较特殊,以至于这个杀人狂不但没有被抓,反而让那些调查出他真实身份的北朝警员们,一个个的都被以奇葩的理由下放了,其中更有警员在下放后被人用极端残忍的方式杀死。

    平壤

    一处秘密且守卫森严的宅邸内,李二太阳病恹恹的躺在病床上,目光温柔的看着守候站在自己床前的女儿李宝英,眼中除了浓浓的父爱之外,还有着一丝丝的不舍。

    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李二太阳能够感觉的出来,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点要是自己出现了那样的状况,弄不好整个李家颠覆在即,真的会让朴泽成他们得逞也不一定。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趁着还能有一口气的时候,想尽一切办法弄掉朴泽成他们,给自己的儿子还有女儿铺好路,保证在自己离开之后能让孩子有一个安全的环境。

    所以,李二太阳努力的打起精神,对守在床前的李宝英道:“连环凶杀案就是李光日这个小子干的,他这个人就是个变态,很喜欢以杀人为乐,并且还很喜欢残杀少女,并且依仗他父亲李秉术的关系,每一次他都可以逃脱法网。

    当初这小子犯下了平原道12起连环凶杀案的时候,就是他的父亲求情我才仅仅是将他赶出了国内,让他父亲将其送到了毛熊那边,本以为这个家伙一辈子都不会在回来了。

    但是想不到,也正是当初这一做法,让李秉术居然搭上了毛熊那边的线,且还拉上了朴泽成,他们全都变成了毛熊那边的人,并且毛熊的暗中支持下,发动了针对我们李家的这种叛变。”

    李二太阳的这番话,听起来好像有点不着边际,与现在的环境以及形势好像没有什么关系的样子。

    但李宝英却清楚,自己父亲绝对不会无端端对自己说这些事情的,肯定有他的道理在其中,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安静的听父亲说完。

    李二太阳继续说道:“李光日是李秉术的独子,原本作为朴泽成左右手的他,很难让人相信居然还会这么在乎自己的孩子,所以李光日是扳倒朴泽层的突破口,李秉术掌握着其所在派系的国外账户,作为他的独子李光日不可能不知道。

    如果你能将那些海外掌握掌握在手上,那么朴泽成一系的人没有了钱,便必定会乱了阵脚,到时就会有机会了。”

    原来关键点是在这里。

    李二太阳要打掉朴泽成他们的‘水龙头’,让他们一系的人马没有水源,到时就会有李宝英出手的机会了。

    很简单,没有了经济来源,朴泽成就没有办法给其阵营中的成员各种福利,也没有办法给成员们安排在国外的家属们生活费,还能引发一系列各种各样的问题。

    所以‘钱’对于朴泽成一系来说,真的是很关键很重要的东西。

    毕竟朴泽成一系中也有不少人,担心自己做得事情会失败,所以早早的就留了后路,将家人送出了国,将其安排在了国外。

    但那些家人到了国外,势必会失去在国内的一些特权,他们还不能随意的暴露身份,所以想要舒舒服服的生活,那就必须要有充足的金钱做出支持和后盾才行。

    而为了让大家跟着自己干,朴泽成也是下了血本,给自己一系人马许下了各种承诺,包括每个月给那些人的家属寄生活费,保证其过着很奢华的生活。

    而李秉术就是专门掌握账户的人,朴泽成阵营的所有经济往来,都是通过那个账户来完成的,所以这个账户就显得相当重要了。

    所谓‘打蛇要打七寸’,李二太阳就是告诉女儿李宝英,从毛熊国回来的李秉术那个变态儿子,就是找到这个七寸的突破口。

    明白了自己父亲意思的李宝英含泪重重的点了点头:“放心吧,父亲,我一定会撬开那个变态的嘴巴,如今他父亲也仅仅是暂时得势而已,朴泽成还没有彻底的打败我们,他就已经仗着自己父亲的诠释行事这么嚣张了,所以我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李二太阳艰难的抬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女儿李宝英的头顶,嘱咐道:“现在有不少人都投靠了朴泽成,所以李光日这个小子身边,肯定有很多人保护他,你想要抓他可不那么容易,对于这一点你要由个心理准备才好。

    还有就是告诉你哥哥不要回来,至少在没有尘埃落定之前不要回来,一旦要是情况不对,你也要尽快的离开国内,然后与你哥哥隐姓埋名,千万不要找朴泽成报仇,你们兄妹二人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李二太阳很有些在交代后事的样子,并且还流露出他本人对于这场斗争,明显有不太好的一个判断的意思。

    李宝英眼中的泪水不断的流淌下来,不管外界怎么评价她的父亲,但至少在李宝英心中,父亲就是父亲,是哪个队她和哥哥疼爱有加的人,挚爱她们的人,为哥哥与自己遮风挡雨的人。

    李二太阳虽然眼中也泛起了雾气,但他却还是强打精神继续对女儿李宝英叮嘱着,毕竟现在环境险恶,他需要让女儿李宝英小心加小心。

    “人民武装部,还有平原到的军方都站在了朴泽成那边,除去军中的中立派,以及大部分的墙头草,我们现在掌握的,真正忠诚于我们的力量已经不多了,所以很难保证你去抓捕李光日的消息,不会被人传出去,所以你一定要非常的隐秘进行。”

    “父亲,35号室还在我的控制中,那里的人也全都听命与我,并且在这段时间内许多人已经与朴泽成一系的人马,结下了不可化解的仇恨,所以35号室的人是可以信任的。”

    知道自己父亲在担心什么的李宝英,尽可能用简单的语言,说出了自己手里掌握的力量是个什么情况。

    李二太阳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对李宝英说:“我就知道女儿你是聪明的,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拥有一批能够忠心的手下,不可化解的仇恨是很好的一种方法,这是许诺以金钱都无法媲美的,因为所有人都清楚,朴泽成不完蛋,他们就不会有好下场,所以势必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你走,爸爸对您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