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疗伤

目录:神藏| 作者:打眼| 类别:都市言情

    “老哥,你别看我,这高人可不是我……”

    见到那位坤叔的目光盯着自己,余宣不由苦笑了起来,他懂金石懂玉石,但对于医术却是一窍不通,刚才一直只能是站在旁边观看,帮不上丝毫的忙。

    “坤叔,高人不敢当,我只是跟着师父学过一些针灸的手段……”

    方逸的话将坤叔的目光吸引了过去,打开药箱之后,方逸不禁点了点头,这药箱里除了放有他所需要的药材之外,还有一个针灸包和一瓶酒精,显然坤叔对于治疗外伤的经验很丰富,知道下针之时是要先消毒的。

    “这位小哥,你行不行啊?”

    看到方逸年轻的面孔,坤叔有些犹豫,他虽然相信中医,但在坤叔的意识里,中医的年龄越大才越吃香,方逸这年纪轻轻的,能有多少医治病人的经验啊。

    “坤叔,我相信方逸……”调整了一会呼吸之后的彭斌,气色好了很多。

    “斌子,这可不是小事……”坤叔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那位司令对彭斌的看重,可不敢让彭斌在自己的身边出事,是以并不愿意让方逸冒然出手治疗彭斌。

    见到坤叔在质疑方逸,彭斌不由苦笑了起来,说道:“坤叔,你知道是谁打伤的我吗?”

    “是谁?”听到彭斌的话,坤叔的眼睛顿时立了起来,说道:“是谁干的?他们来了多少人?我马上给司令打电话调集人马过来……”

    坤叔是看着彭斌长大的,自然知道彭斌是个万人敌,别说一两个人了,就是十个八个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坤叔下意识的就认为彭斌是被人围攻才伤成这副模样的。

    “坤叔,哪有什么多少人?”

    彭斌指了指方逸,说道:“我今儿就是和方老弟切磋了一下,才伤成这个样子的,方老弟既然能伤人,自然也是能治病的,你就别拦着他了……”

    “什么?”听到彭斌的这句话,坤叔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他当年虽然干的是医生的活,但跟着彭司令出生入死,身上的功夫自然也不错。

    正是因为自己也会一些功夫,坤叔才知道彭斌这小子的可怕,在十五岁的时候,彭斌就能在山林里徒手杀死一头成年的灰熊了,缅甸深山里不知道有多少野兽死在彭斌的手下。

    “你……你能打伤斌子?”坤叔不可置信的用手指着方逸,在他看来,就凭方逸这小身板,能不能挡得住彭斌的一巴掌还在两说之间呢。

    “坤叔,斌哥不是我打伤的……”

    方逸摇了摇头,说道:“他是体内的旧疾太多,和我动手的时候引了出来,这才会伤势突然加重,现在我先给斌哥扎针,咱们一会儿再说……”

    虽然用呼吸吐纳的方法调理了一下腑脏,但方逸知道彭斌的伤势还很重,要知道,外家功夫练到彭斌这等境界,怕是从小都是拿铁板子来练抗击打力的,看似身体强壮,实则体内的隐伤早就到了快要爆的边缘了。

    一边说着话,方逸一边让彭斌平躺了下去,点燃了酒精灯后,快的将银针消了毒,右手运针如飞一般,也就是常人一个呼吸的时间,彭斌胸口处就扎上了九根银针。

    “方逸,扎了这么多针,斌哥没事吧?”看着那食指长短的针扎入到彭斌体内,旁边不懂针灸的阿虎嘴角一直在抽搐着,按照他的想法,这一针下去还不扎到心脏位置了。

    “没事,先把他的伤势控制住,喝完药就会好些了……”

    提起药箱里装着中药材的袋子,方逸另外一只手又拿起了药罐,问清楚厨房的所在之后,方逸没有让人跟着,自行进入到厨房给彭斌煎起药来。

    相比给彭斌针灸,方逸煎药却是更加费心神,不但要掌握火候,还要根据药材的挥程度不断的加着水,多一分少一分都会影响到最后的药效,足足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方逸才端着一碗浓黑如墨的药汤回到了客厅里。

    “方逸,能不能不喝药啊?”

    看着方逸端到面前的这一碗黑汤,彭斌都快哭出来了,他从小到大就没打过针也没吃过药,彭斌宁愿去和世界排名第一的黑市拳手大战十个回合,也不想将这墨汁一般的药汤给喝下去。

    “斌哥,你内伤不轻,这药,需要连喝半个月的……”

    方逸将碗放在了彭斌面前的桌子上,右手快的将他胸口的银针给拔了下来,这些银针有阻碍气血通行的作用,喝下去去再扎着针,反而会使得药性无法挥。

    “要连喝半个月?”彭斌这下子真要哭出来了,别说喝了,他就是闻一闻这药味,肠胃都在不断翻腾着,差一点就要吐出来了。

    “对,不喝也行,不过斌哥你下半辈子怕是甭想和别人动手或者是练拳了……”

    方逸并不是在恐吓彭斌,彭斌早年练武练过头了,对身体造成了很大的损伤,如果不加以治疗的话,他以后再和人动手,就只有死路一条,到时就连方逸也救不了他的。

    这样的人,在以前曾经出现过一个,那就是六七十年代的电影明星李小龙,李小龙就是因为用电击等出人类承受极限的方法来练功,最后身体无法负荷这种强度而英年早逝的。

    “喝,不就是一碗药嘛……”听方逸说自己再也不能动手,彭斌顿时变了脸色,打拳已经深入到他的骨髓之中了,就是一天不活动,彭斌也会感觉浑身痒痒的。

    伸手端起了面前的药碗,彭斌一手捏住了鼻子,直接就大口往嘴里灌了起来,喉结“咕咚咕咚”的蠕动了几下之后,一碗药就被他喝的干干净净。

    “好了,用我之前教你的吐纳之法来呼吸……”方逸接过药碗,对彭斌说道。

    “太苦了……”彭斌那张脸几乎皱成了个苦瓜,但是听到方逸的话后,还是收敛了心神,按照方逸所教的方法呼吸了起来。

    “噗嗤!”

    半个小时之后,原本正在静坐之中的彭斌,脸色忽然一红,张口就喷出了一口有些黑的鲜血,染得他胸前那白色的练功夫上殷红一片。

    “斌哥,你没事吧?”一直坐在彭斌旁边的阿虎连忙站起身来,转脸看向了方逸,怒道:“姓方的,你给斌哥喝的什么药?斌哥要是出了事,我饶不了你……”

    “方逸,到底怎么回事?你那药没问题吧?”在方逸身边的陈凯也有些慌了,他可是最了解彭家在缅甸势力的人,彭斌如果真的出了事情,彭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嚷嚷什么啊?你嗓门大是不是?”就在阿虎还要责问方逸的时候,刚吐了一口血的彭斌睁开了眼睛,在他的眼睛里,分明有一丝惊喜的神色。

    “斌哥,你都吐血了啊……”阿虎回过头来,一脸悲愤的说道:“你打了那么多场拳赛都没吐过血啊……”

    “你懂个屁,这是淤血!”

    这口血吐出去之后,彭斌只觉得自己胸腹间一阵通畅,虽然呼吸时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但是彭斌能感觉得到,自己的体内似乎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此时的他,身体像是完全恢复了过来。

    方逸用手指沾了一点彭斌吐出来的淤血,放在鼻端闻了一下,开口说道:“斌哥,这些的确是淤血,都是你以前练功积压下来的……”

    “奶奶的,难道外家功夫真的像传说中的七伤拳那样,想伤人先伤己吗?”听到方逸的话,彭斌的脸色不由一变,他出身华人家庭,可是没少读那些港台的武侠。

    “斌哥,修炼外家功夫,是需要刺激生命潜力的,当刺激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爆出来,你现在爆的早,问题还不大,要是等到四十岁之后,怕是整个人都会废掉的……”

    方逸这话并非是危言耸听,他曾经听师父说过,江湖上那些连外门功夫的人,几乎没有一个能得高寿的,一般四十岁的时候身体就会垮掉,能活到五六十岁就算不错了。

    “你说的我也知道一点,不过我练了十几年,总不能就这么废了吧?”

    彭斌闻言叹了口气,他打了那么多年的黑市拳,自然知道那些黑市拳手都很短命,即使没死在拳台上,基本上也都活不过四十岁,这岂不是正应了方逸的这番话。(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