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一章 一振夫纲

目录:神藏| 作者:打眼| 类别:都市言情

    ♂

    彭斌的语言文字天赋那是真的很强,就算玛瑙斯只是南美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彭斌也能认识这里的文字,至于语言就更不是问题了,所以在方逸等人入住酒店之后,彭斌不知道从哪里勾搭来两个金眼碧发的洋妞也住进了酒店。

    最关键的是,彭斌在带这两个洋妞进酒店的时候,刚好被方逸和柏初夏碰到,回到房间之后,方逸免不了又被柏初夏教育了一番,主题思想就是要离彭斌远一点,不能跟他出去鬼混。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危机意识,在玛瑙斯的这一夜,柏初夏也是极尽疯狂,和方逸上演了诸多以前双修都没有试过的招式,不过她的体力终究和方逸没法比,这放纵过后,第二天整整睡到了中午才醒来。

    午饭是和柏井然夫妻一起吃的,就在酒店的餐厅里,方逸他们下去的有些晚,餐厅的人不是很多,就他们一家四口,至于彭斌方逸根本就没喊,他知道彭斌自己能解决问题的。

    让方逸稍微感觉有些奇怪的是,今儿丈母娘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精神有些萎靡不振,吃过饭后就上去休息了,柏初夏怕母亲生病,连忙也是跟了上去。

    “爸,你在那雅乌国家公园里面,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方逸带着柏井然回到了他们的房间,用从泰国带来的顶级红茶泡了一壶茶水,自从和柏初夏结婚以来,他们岳婿两人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坐在一起聊天。

    “我也不知道,好端端的怎么就昏过去了?难道是我体内有什么隐疾吗?”

    柏井然自己也是一脑袋的雾水,当时他身边两三个随从,还有玛瑙斯当地政府的人,为何旁人都没事,就他自己出了事,这让柏井然百思不得其解。

    “爸,你可没有什么隐疾。”

    方逸闻言摇了摇头,现在的柏井然,可不是以前那个文弱书生了,在服用了还阳丹之后,柏井然的身体简直壮的像是一头牛,就算有什么隐疾,怕是也被还阳丹给治愈了。

    “我也觉得自己没啥毛病,但怎么就会晕过去了呢。”柏井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事,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爸,该当你有这一劫。”

    方逸闻言说道:“在你来巴西之前,面相不是很好,这次的事情,应该就是应到这一劫上了,不过你再仔细想想,当时在那公园里面,有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

    “让我想想。”

    在服用了还阳丹之后,柏井然的脑目都比以前清醒了许多,想了一下之后,忽然说道:“我想起来了,那公园里面有个古代的遗迹,像是祭祀用的,边上有个不大的洞口,我就是从洞口走过之后,过了几分钟才昏迷过去的。”

    柏井然昏迷之后的事情,是完全不知道的,但是他想了起来,在昏迷之前,柏井然在参观那个遗址的时候,从洞口走过,好像鼻子里闻到了一股略带腥臭的味道,再然后柏井然的记忆就消失了。

    因为雅乌国家公园里面是禁止普通人进入的,野生动物比比皆是,在路上经常可以看到动物的粪便,那气味并不怎么好闻,所以进入公园内一路上都闻习惯了的柏井然,也没有将自己昏迷的事情和那味道联系上。

    “爸,当时只有你自己从那里走过去的吗?”听到柏井然的话,方逸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那腥臭的味道,或许就是柏井然中招的原因。

    “是,因为那处遗址是禁止进入的,我比较感兴趣,就走进看了一下。”

    柏井然点了点头,愈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从头至尾他只有在那个时候,才和随行人员拉开了四五米的距离,而离开遗址后也就是那么三五分钟之后,柏井然就失去了知觉。

    “嗯,或许那个地方,在之前刚有人施展过巫术。”

    方逸自言自语道,他对柏井然所说的遗址越来越感兴趣了,到了方逸现在的修为境界,这世上能吸引他的事情并不是很多了,修者的传承功法是一种,而国外的这些进化者们,同样也对方逸有很大的吸引力。

    尤其是方逸在去过伦敦之后了解到,国内道家以前常说的洞天福地,实际上就是西方人口中的秘境,而且秘境也不是华夏专有的,在世界各地都有秘境的存在,只是不为世人所知罢了。

    到目前为止,华夏的洞天福地方逸一处都没去过,反倒是国外的秘境方逸已经进去了两个,方逸能真正走上修行的道路,也完全是拜第一个秘境所赐,所以在知道巴西有进化者活动之后,方逸也就存了探查一番的心思。

    “方逸,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柏井然没有听清方逸的自言自语,在旁边开口问了一句。

    “爸,没事,那个雅乌国家公园公园,你以后和妈不要再去了。”方逸摇了摇头,想了一下之后,说道:“以后您最好就呆在巴西的首都,别的地方尽量少去,这个国家不怎么太平。”

    “怎么会呢?巴西的治安虽然很一般,但我去的地方还都是比较安全的。”

    柏井然闻言摆了摆手,说道:“你那是被国内的电视给误导了,这边没有那么乱,再说我的工作也需要去一些地方,怎么可能整天在大使馆里呆着呢。”

    “爸,雅乌国家公园是不是也挺安全的,你怎么就在那里出了事?”

    方逸苦笑着说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爸你要是信我的话,就尽量少往外跑,要不然我让人把你调回国内吧,省得我和初夏担心。”

    在知道巴西有黑巫师存在之后,方逸的确动了将老丈人调回国内的心思,因为按照龙旺达所说,黑巫师和普通的进化者不同,他们在施展巫术的时候,需要大量的死人尸骨,所以黑巫师的危害性,要远远大于一般的进化者。

    在南美历史上,有过数次极为严重的瘟疫事件,方逸早上专门给龙旺达打了电话,让他查找了一些资料。

    方逸发现,从有记载的十五世纪起,在巴西靠近亚马逊丛林的地方,几乎每过百年都会发生一些群体性的瘟疫,死亡人数都在数十万以上,方逸和龙旺达交谈了之后,一致认为这些瘟疫或许就是被那些邪恶的巫师主导的。

    在最近百年,南美的瘟疫还没有爆发过,所以柏井然夫妻留在这里,还是让方逸有些担心,这次柏井然命大是因为自己刚炼制出了还阳丹,但下次就未必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至于方逸想要调查这件事,倒不是他有佛家那悲天悯人的情怀,而是方逸想多了解一些黑巫术。

    在方逸看来,华夏东方的修行功法,西方的血脉觉醒还有南美非洲的巫术,虽然有的光明正大有的邪恶诡异,但却都是人类进化的一种方向,或许这其中有异曲同工之处。

    “你小子,我知道你背景很深,但也不能干涉我的仕途吧?”

    听到方逸的话,柏井然有些急眼了,他今年才四十多岁,正是干事业的最佳年龄,这刚来巴西就调回国内,就算方逸背景深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升迁,柏井然也怕悠悠众口,到时候部委的那些人还不知道怎么说他呢。

    “那爸你就答应我,尽量少来和亚马逊接壤的这些地方。”

    方逸开口说道,龙旺达所查到的那些资料表明,巴西的瘟疫通常都是由亚马逊丛林边缘向外面爆发的,一个多世纪以前有研究生物的科学家论证过,或许是亚马逊丛林里那些种类繁多的野生动物,引发的这些瘟疫时间。

    “你小子,倒是管起老丈人来了。”

    柏井然哭笑不得的看着方逸,他不是那种老古董式的家长,倒是不反感方逸说话的这种方式,但女婿给老丈人规定事情,这未免让柏井然心里有那么一团疙瘩。

    “爸,你不为自己想,也为妈和初夏想想啊。”方逸劝道:“你这次昏迷,妈被吓的六神无主,初夏哭了一路,这还不都是因为你引起的,我可不想下次还发生这样的事情。”

    其实方逸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那就是柏井然在服用了还阳丹之后,一般的毒素和瘟疫,已经是奈何不了他的,但丈母娘却是不行,而且女人身体稍弱,真出了事都未必能得到自己赶来。

    “好吧,我听你的,尽量就留在巴西首府。”

    听方逸提到妻子,柏井然终于是点了点头,身为男人,有时候家人的安危要比自己更加重要,昨儿为了安慰担惊受怕的妻子,柏井然可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

    “爸,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方逸闻言站起身来,说道:“我去妈那边看看,她今天的气色不太好,我给她理理脉,让妈今儿晚上能睡得踏实一点。”

    听到方逸的话后,柏井然脱口而出道:“你妈没事!”

    “没事?”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他奇怪的是岳父的语气怎么如此笃定。

    “咳咳,那个方逸,你昨天给我吃的什么药啊?”柏井然的脸色有些发红,咳嗽了两声之后,说道:“那药还有没有?要是还有的话,再给爸几颗吧。”

    男人所承受的社会压力,通常情况下是要比女人大的,所以男人在四十岁之后,身体都会每况愈下,对于夫妻生活的要求也会随之变得少了许多。

    但女人不同,俗话说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还能坐地吸土,就是描述女人在这方面的需求,像是柏井然在近些年,就感觉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了。

    但让柏井然惊喜的是,昨儿他竟然一振雄风,那状态简直要比自己二十岁晨起每天搭小帐篷的时候还要勇猛,不论是从心理还是身体上都极大的满足了妻子。

    思来想去,柏井然感觉,自己变勇猛的原因,十有**就在方逸给他服用的药上面,为了能让自个儿日后都一振夫纲,柏井然这才红着脸向方逸讨要昨儿吃的那种药的。

    “爸,那药,这世上就两颗!”

    听到柏井然的话,方逸恍然大悟之余,也差点没哭出来,自己历尽千辛万苦炼制出来的还阳丹,竟然被老丈人当成了提升那方面功能的药。

    要是早知道老丈人需要这种药,方逸大可以用一些廉价的药材,给他炼制出不下十种道家典籍里记载的双修丹药,而且这些药的效果绝对要比什么印度神油之类的好上百倍。

    “爸,那一颗药,就能让你的身体年轻二十岁,所以你不要担心这方面的事情。”

    看到柏井然脸上露出的失望神色,方逸忍不住给他科普了一下还阳丹的药效,他还真怕老丈人以后去找那些不靠谱的药去解决这方面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