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六八一章 初来贵地

目录: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类别:历史军事

    ♂

    经历大雪封山,沈溪于腊月初六抵达榆林卫。

    沈溪带着一百多侍卫和一千江南兵、一千民夫及五十门火炮,以及三千支新式火铳、弹药等军需物资抵达榆林卫城。

    保国公朱晖亲自出城迎接,跟随他出迎的还有榆林卫总兵、参将、随官等四十多人。

    因为榆林卫城中普通百姓不多,基本以军属为主,这次未安排百姓迎接仪式。

    榆林卫城以及周边地区大雪未清扫干净,一切从简,沈溪未做出相关指示。

    沈溪跟朱晖不算陌生人,弘治十三年他到西北,便跟朱晖打过交道。

    这次朱晖见到沈溪,分外客气,进到城中三边总督衙所内,朱晖特意带沈溪到各处走了走,介绍院落布局和房屋构造。

    “……之厚,在你来之前,这衙门里里外外全都翻新过,就怕你住不习惯。”

    朱晖无比热情,对沈溪的态度极为友善,“你是南方人,之前两年又在南方任差,这刚到北方,必然不适应这里恶劣的天气,最近连下暴雪,气温骤降,老夫特地为你在房间里准备火炕取暖。若身边缺少暖被窝的丫头,尽管跟老夫说,老夫不会亏待你……”

    沈溪最初只是随便应答,听到后来,便知道朱晖有意拉拢自己。

    新皇登基,东宫讲官出身的翰林大臣必然前途无量,这是朝**识。

    具体到沈溪身上,自入仕以来,他立下赫赫战功,皇帝登基不久就被调到西北任三边总制,挂的还是左都御史衔,朱晖当然知道沈溪绝对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现在拉拢正是时候,可以趁着旧交情说上话。

    沈溪道:“公爷客气了,这西北之地,在下并非第一次来,对于严寒基本能够适应。在下又不是那些在外具体执行军令的官兵,平时躲在衙所中,就算天气严寒,对在下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朱晖哈哈一笑,指了指沈溪,一副碰到知己的模样。

    朱晖在西北担任三边总制,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都躲在衙门里不出来。

    朱晖并不贪恋权位,巴不得早点儿回京享乐,作为世袭公爵,留在西北任职纯属遭罪……若非中间存在巨大的利益,他早就向朝廷请命卸任了。

    二人回到前面的正堂,宾主于主座两边分别坐下。

    朱晖道:“之厚,你来西北大概是为应对西北鞑靼兵马犯境之举,其实自初雪后,已鲜有鞑靼骑兵消息,估摸其下一轮扰边应该会在开春后……原本冬天这几个月是修筑城塞的最好机会,但可惜……这天寒地冻的,城塞根本没法修筑。哦对了,三边总督名下过往账目,可要拿来给你看看?”

    一见面就说账目,朱晖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把狐狸尾巴露了出来。

    沈溪当然知道,西北长城防线两年都没修筑好,关键就在于官员上下其手,贪赃枉法中饱私囊。

    而一旦发生贪腐行为,必然会伴随账目上的巨大混乱。

    见面就说账目,照理说这个时候沈溪没精神看,毕竟初来乍到,一切都很陌生,最好是慢慢适应后才开展工作。

    如此一来,朱晖回头便会说,你来的时候不看,等我要走了你才提出,是否迟了些?

    更有甚者,朱晖可能就在这一两天内便离开榆林卫,那时沈溪要查验账目就找不到人了。

    就算沈溪上奏朝廷也没用,因为朱晖会说西北公务已完成交接,既然他任上没发生的事情交在沈溪手里出了问题,应该承担责任的只能是沈溪。

    沈溪闻言笑了笑:“如此自然最好不过,能完成公务交接,公爷也好早些回京不是?如果走快点儿,或许能在新年到来前回到京城。”

    朱晖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尴尬地道:“这样吧,之厚,你先不用着急,你人才刚到,先适应一下这边的环境。明日我将账册拿来给你,之前两年修筑城塞花销,全都记录得清清楚楚,你正好用几天时间进行核算。”

    沈溪知道朱晖刚开始说给账本只是试探口风,确定自己要查账后,便想使用“拖”字诀。以朱晖的警觉,必然会在一两天内便离开榆林卫,因为多停留一日,就多一份“危险”。

    沈溪道:“公爷何必拖到明日?既然我已抵达,今晚便将账本送来最好。来人,回头去公爷府宅,将账本送过来,在下打算今晚就连夜审阅账目。”

    朱晖脸上露出些许忌惮之色,但随即想到之前制定的应对方案,心中一定,点头应允:“之厚要查账自无不可,不过今晚有酒宴……乃是为你接风洗尘,延绥镇主要将官都会出席,你可不要推辞啊!”

    沈溪微笑着点头:“既然公爷好心好意备下酒宴,在下岂会推辞?不过这账目……”

    朱晖心想:“既然你来参加酒宴,必然想方设法将你灌得酩酊大醉,届时你还有精力审核账目?明早我就出发回京,看你怎么跟我计较。回到京城,我可是会向朝廷通报跟你顺利完成职务交接的。”

    二人又再寒暄几句,朱晖起身不再多停留,从名义上说这里已经是沈溪衙所,朱晖这个前任三边总督只能搬到城中私人宅邸暂住。

    ……

    ……

    朱晖走后,沈溪来到前面的院子。

    三边总督府衙门占地辽阔,建筑众多,后面还有十多亩空地,正好用来安顿人马。

    沈溪将马九叫来,嘱咐道:“九哥,此番我带来的官兵可全部安排入驻总督府,另外我打听过了,后面那片空地原本是养马和训练骑兵之所,现在可征用来建立营地,让民夫住进去,并供火器营日常训练火器。之前从武昌府带来的建筑材料,全部送入库房中,过两天我要在城内起高炉锻造火器。”

    马九拱手行礼:“是,大人,小人这就去安排。”

    沈溪一摆手,让马九先去了,然后回大堂琢磨如何对付朱晖。

    云柳安排好斥候,过来向沈溪请命,沈溪将晚上去朱晖府邸带账本回来的事情一说,云柳顿时担心了:

    “大人,既然保国公将账本带回宅邸,说明其做贼心虚,怕露出马脚不好跟你实现职务交接……今晚恐怕是宴无好宴!”

    沈溪道:“你当我不知道他心思?看着吧,他明日一早必然会匆匆离开榆林卫回京,不过这大雪封山,我们能过来,他以为自己能安然回京?未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云柳问道:“那大人准备作何安排?”

    沈溪吩咐:“你这就带人出城,趁着天黑,在回京的两条路上稍微动些手脚,明日让他走不了……到时候可不能说是我不让他走,而是他走不成自己折返回来……如果不当面跟他把事情弄清楚,很多事不好办,他毕竟有公爵在身,论朝中的地位和人脉,我远不如他,只能智取。”

    云柳马上明白沈溪的用意。

    就算沈溪连夜查清楚账目有问题,要想强留下朱晖也不可能,因为朱晖是公爵,在朝中属于超品的存在,沈溪没资格阻拦朱晖回京,否则于理不合,反而容易被朱晖在朝中告他一状。

    所以沈溪将计就计……

    你想走,我不阻拦,看你能不能走成!我给你玩阴的,靠雪崩阻挡你回京之路,到了下午你若还走不出多远,必然不敢留在城塞外,只能老老实实返回榆林卫城来,因为只有这里才能保证安全。

    等沈溪安排好一切,云柳匆忙去了,沈溪则留在衙所为下一步工作筹谋。

    ……

    ……

    这次沈溪来西北,带的士兵不少,足足有一千人,但他能叫出名字来的却不多。

    至于那一千民夫,其中有一百名系自工业园区征调的工匠,主要以铁匠居多。榆林卫城这边有很多匠户,只需要稍微点拨,便可以在边关之地自行铸造枪支弹药和火炮,毕竟为确保边境稳定,三边物资向来都是不缺的。

    这会儿唐寅身在何处沈溪都不知,但估摸应该不会往西北来,因为这边气候太过恶劣,就算有再多俸禄,唐寅也吃不了这苦。

    等沈溪谋划得差不多了,天也快黑了,这时朱晖派人前来请沈溪赴宴。

    “……大人,这榆林卫城虽然没有太多百姓,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城内买卖、营商、酒肆、客栈应有尽有,今日宴请之所,乃城中一处有名的酒楼,平时我家公爷最喜欢在那里宴请……”

    来人不知,他无意中泄露了朱晖在西北经常吃喝宴请之事。

    沈溪心想,或许在这些权贵家奴心目中,当官的请托送礼吃喝玩乐不是什么稀奇事,根本没必要隐瞒。

    沈溪道:“知道了,你回去跟保国公说,本官会准时赴宴,至于地点不用你来引领,本官在上更时分必然会到。”

    来人有些担心:“大人,宴席入夜后便开始,您上更时分才去……怕是有些迟了。”

    冬天黑得早,西北之地一般下午四五点钟,也就是申时末天就黑了,而上更则是在晚上七点,也就是戌时。

    前后几乎有一个时辰的差距。

    沈溪道:“本官初来贵地,自然要多准备一番,你回去跟保国公说,相信保国公非不明理之人,自会妥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