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郑钧的心思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两人就这般打了个照面,而后客套了一番之后坐了下来,茶楼的伙计重新端了两碗茶上来放在了两人的面前。

    郑钧率先开启了话题。

    “听说王公子是长安城那边过来的?”郑钧问道。

    “正是。”玄世璟笑着应道。

    “那怎么想到到洛阳城这边来了?”郑钧问道。

    “年后打算开拓一下生意,所以就过来了。”玄世璟笑道:“在下的事情,想来郑贤弟已经与先生你说过了吧?说起来也是有些羞愧啊。”

    玄世璟这话指的就是他想要在洛阳钱庄借钱的事儿,同样的事情,没必要在人家面前明说。

    不过今天这次会面,是郑钧提出来的,所以有些问题,玄世璟倒是可以问问他。

    “像王公子这般年轻的人,有志向到是好事,犬子说王公子是做货运生意的,恰巧在下家里,也有些产业,日后说不定,咱们还能常来常往呢。”郑钧笑道。

    “能与郑先生您常来常往,晚辈自然是求之不得的。”玄世璟笑道:“只是这生意,能做到什么时候,还是两说呢。”

    说着,玄世璟叹息一声。

    “哦?可是因为钱财的事儿?”郑钧问道:“钱对于生意来说,有,咱们就扩大一些,要是没有,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做现有的生意积攒一些,也未尝不可啊。”

    “郑先生说的是,但是,在下在长安已经将产业抵押给了钱庄,若是此行失败的话,那在下可就一无所有了。”玄世璟笑道:“先生也知道,钱庄为产业估价,定然是低估的,所以,在下只是觉得,有些不值当的罢了。”

    听眼前的人这么说,郑钧心里觉得,也无需说与王景攀交情什么的,只需逢场作戏,至于h洛阳钱庄这边呢,也无需借钱给他,到时候长安钱庄要收他的产业的时候,他就可以出手了。

    郑钧现在捉摸着,能不能把王景的产业给占为己有了。

    合作倒不如自己干啊。

    “不知郑先生在洛阳钱庄可有什么门路?”正当郑钧在琢磨怎么拿王景的产业的时候,就听到了王景带着希望问自己这么个问题。

    既然有了主意,郑钧也不会通过钱庄借钱给王景了。

    郑钧无奈摇摇,笑道:“王公子也知道,这钱庄可是隶属朝廷,咱们这些商人哪儿能插手得进去啊,虽然都是做生意的,与钱庄常来常往的,但是顶多也只是在钱庄有些熟人罢了,至于其它的,也就没什么了,王公子的这事儿想要求人,怕是没有能给办的了。”

    “说的也是,看来是在下异想天开了。”玄世璟装作无奈的样子说道:“就眼前,看看走一步算一步吧。”

    郑钧见到眼前的王景这般模样,心中哑笑,年前的账本问题可算是有着落了,若是本家见到账本的问题,就把他想要拿王景的产业的事儿报上去就是了,虽然他们父子能从中得到的利益少了许多,但是总归可以做长远了,长远的依附于郑家,其余的且不说,总要先把眼前这一关给过了才成。

    “王公子这般年纪就能闯下如此一番天地,也实属不易了。”郑钧说道。

    玄世璟笑着摇头说道:“唉,说起来也是惭愧,还不过是仗着老一辈人给些东西,勉强走到今天。”

    “哦?王兄家中还有老一辈的人?”郑钧问道。

    郑钧在想,眼前的这个王景,衣着打扮不凡,气质也不似普通商人那般,是不是哪个大家族出来的子弟,就像自己年轻时候那样。

    姓王的话.......太原王家?但是好像没听说过王家有这样的小辈出来。

    五姓七宗之间的联系还算是比较密切的,毕竟七大世家世世代代都有姻亲关系,说白了大家都是沾亲带故的,若是王家有这样的小辈出来历练的话,自己也不可能什么风声都没听到过,怎么着七大世家之间肯定在各方面都有来往,都互相关照的。

    有些生意,世家之间你争我抢,但这是世家之间的事儿,若是外人插手进来,他们可能就要调转枪口一致对外了,在对待小辈的问题上,肯定是要打招呼的。

    你挣我夺,相互牵制,但是又有共同的利益,共同进退,这就是世家,关系看似纠结,但是却是世家千百年来的生存之道。

    “这年头想要做商人做起来,除却那些天生命好的,有经商天赋的,大多还是靠家里的底子啊。”玄世璟苦笑道:“若非家里帮衬着,有几个能白手起家去做这货运的生意?即便是做成了,恐怕也是耗费时日不少,晚辈虽然经商几年了,自认为没有什么太过人的天赋,其实大多还都是依托家里人的照顾。”

    郑钧说道这儿了,玄世璟也是接着郑钧的话往下拉而已。

    听王景这么说,郑钧就知道,王景的背后,应该是有个比较殷实的家族的,至于太原王家什么的,可能有牵扯,但是牵扯的关系不会太打,所以,即便是拿下王景的产业,也不会引出太大的人物来。

    郑钧作为郑家人,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他也有自己的判断,判断出王景不是出自太原王家,他就放心了。

    “是啊,世人都看到咱们这些经商的,有钱,但是咱们吃过的苦头,赔进去的买卖有多少,谁能看的见啊。”郑钧笑道。

    眼前的这个王景,虽然年纪比他儿子大,但是,还是嫩啊。

    “郑先生说的是啊,干哪一行,都不容易啊。”

    就在玄世璟与郑钧在茶楼里交谈的时候,高峻已经在绯春园候着了,等郑远富来了之后他就会下手拿下郑远富,将郑远富给绑了。

    至于郑钧家里的账本,得等到了晚上,高源才能够动手。

    至于下午的时候郑远富不回家,郑远富不回家郑钧已经习惯了,不会多关注的,就算是一整宿不回家,郑钧也只会以为郑远富住在了绯春园之中,在明天中午之前,郑远富不见了,郑钧不会起什么疑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