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04章 紫纹魔蠡

目录:御鬼者传奇| 作者:沙之愚者| 类别:恐怖灵异

    想到现在耽误的时间有些久了,老成持重的大伥鬼对着同伴呜呜叫了两声,那意思是说,回去太晚的话,有可能被主人责备,如果玩够了,就赶紧走吧。

    闻听此言,婴白鬼虽说有些不情愿,但也觉得有几分道理,立刻点头应允,双鬼立刻晃动魂影向着偏僻石洞入口那边游去。

    可就在它们刚刚调转的同时,一声凄厉咆哮赫然从后面响起,对方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之意,双鬼对视一眼,心说不知道是哪个野鬼找上门报仇来了,先不要理它,将其引出石洞再说,那样的话返回深坑边缘也不费劲了。

    “唰啦啦——嗤嗤嗤——”打定了主意,两道魂影立刻分水破浪疾游而去,对方杀过来的时候,发现双鬼遁走,以为对方怕了自己,登时怒吼着紧追不舍。

    不多时,它们便一前一后冲出石洞,来到了不远处外溢寒气的深坑附近,双鬼此刻扭头观瞧,原来追逐自己的可不是一个家伙,而是足足十几只巨大妖鬼魂体。

    为首的那个妖鬼相貌丑陋之极,看模样应该是“秃头水妖虱”之魂,以前他们和关横在水里探险的时候,见过不少这种家伙。

    要是按照关横的话说,这种东西应该属于“水底十大丑兽”之一,看上几眼,就连动手去揍对方的念头都会荡然无存,因为秃头水妖虱长得实在是太恶心了。

    凸目、厚唇,满脸都是流脓的鼓包,而且只要遇到外界攻击,这畜生的鼓包就会自动绽裂,溅你一身恶心的东西,此物虽说没毒,可是沾上一点,就会泛起恶臭无比的气息,十天半个月都洗不下去。

    现在对着大伥鬼狂嚎吼叫的水妖虱之魂,长得异常庞大,气势汹汹,看样子死之前也是个凶悍角色,但是任凭它叫得欢,双鬼也没把它瞧在眼里,而是继续扫视别的妖鬼。

    按理说,普通的鬼物不可能进入水里,它们异常厌恶这种东西,除非生前就是水族兽类,那倒是不在乎这些,它俩面前的,俱都属于此类。

    其中包括巨蟹、黑鳖、刺脊妖虾,除了水妖虱,最显眼的就是一条丈余长的碧绿妖鳗之魂,这家伙的两只贼眼始终没离开婴白鬼攥着的五彩棱石,它要是有哈喇子,早就流出来三尺半了。

    “吱吱吱。”见到对方眼馋此物,婴白鬼满脸戏谑,一边低鸣,一边晃动这东西逗弄着妖鳗。

    见此情景,碧绿妖鳗气得魂体栗抖不止,恨不得冲上前去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但周围这些可不是自己的同伴,它可不能太冲动了。

    包括水妖虱在内,它们每个都想抢夺石头,如今都是在互相监督,谁要贸然上前搦战落败,立刻就会遭到围杀,魂体都会被吞噬掉。但是总有一些莽撞家伙按捺不住心中的贪婪之意,会抢着出手。

    “唰啦!”刺脊妖虾之魂、巨蟹、黑鳖搅动周围水幕,发了疯似的冲向双鬼,目标当然是五彩棱石。

    婴白鬼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寒芒,此刻它倒是不急着出手了,因为大伥鬼已经迎了过去。

    “砰砰砰!”

    鬼爪攥拳迅猛直捣,先打得巨蟹之魂迸碎湮灭,紧接着大伥鬼在原处迅猛疾旋,“呼呼呼——唰唰唰!”急速旋转的水涡应声形成,立刻把刺脊妖虾吸了进去,黑鳖见势不妙,登时倒掠数丈之遥,堪堪避过此厄。

    那妖虾在涡流内不住惨叫,魂体支离破碎,眼看着就就要玩完,可就在顷刻间,这家伙发狠起了同归于尽的歹心,倏地将自己即将崩溃的魂影爆发,“咚!”周围水域产生强大震动,随着轰鸣声,大伥鬼被震得倒飞出去。

    “哗啦啦——”魂影倒掠的同时,在沿途划出一连串水线气泡,使它显得狼狈不堪,恰在此刻,秃头水妖虱以为逮到了千载难逢的偷袭良机,倏地挪移到了大伥鬼后面不远。

    “唰唰唰!”这水妖虱晃动魂体,变出无数芒刺在头顶,这就是它的主要攻击手段,不管是活着的时候,还是现在化为妖鬼,都没变动过,说时迟,那时快,心存歹念的家伙照准大伥鬼背后猛冲过来。

    “嗤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猛刺头槌狠狠撞中大伥鬼魂体,可这家伙却感觉十分怪异,突然意识到自己只是碰到了水中残影,其实根本就没有蹭到大伥鬼一丝一毫,莫名其妙的恐惧感顿时泛起。

    ……

    与此同时,玄冰妖龙带着关横、老猴来到了冰墙一端的尽头,它的龙首部分就是冻结在此处,妖珠自然是储存在脑袋里。

    “咦?!那是……”突然间,在前面引路的玄冰妖龙瞥了一眼墙内情景,猛地发出尖叫声:“不好,是那只‘魔蠡’在啃噬我的肉身!”

    “什么魔蠡?”关横听到它的声音都有些岔音了,就知道大事不好,急忙抢前几步仔细观瞧,就只见冰墙内有个拇指大小的家伙,不停在妖龙躯体上蠕动。

    “那、那是一条‘紫纹魔蠡’。”玄冰妖龙此刻解释道:“它并非是属于冰封异兽的族群,而是我带在身边的一只妖虫。”

    接着,妖龙就把紫纹魔蠡的事情叙述一遍。在很多年以前,妖龙因为遭遇强敌,虽然奋力将其打败,可是腹部受了重伤,落下了严重的隐患病根,时常因为天气变化感到旧伤疼痛难忍,一发作起来恨不得用脑袋撞击山梁,来减轻些许不适感。

    不过经过多方打听以后,被玄冰妖龙寻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那就是寻找紫纹魔蠡,此虫来历不明,只知道在上古年间就已经生存于世,它们不挑食什么都吃,亦能忍饥挨饿,经年不食,但是数量极为稀少。

    紫纹魔蠡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水火不侵,刀剑难伤,虫体两腮有罕见细纹,随着呼吸张开闭合,释放某种甜香气息,让闻到此物的人、兽,忘却痛苦,沉沉入睡。

    玄冰妖龙决定弄到一只像这样的妖虫,如此一来,吸收对方的香气,能帮自己减轻痛苦,说起来它也是运气不错,十余年间,还真的就发现了一只魔蠡,不过是濒死幼虫,能不能活还很难说。

    紫纹魔蠡这种虫子体型很小,而且幼虫期弱不禁风,很容易就会夭折,但是玄冰妖龙好不容易才寻到一只,当然不会任由对方死去,故此它想尽了办法,到处收集珍贵药材和食材,想要维持此虫的生命力,可始终效果不彰。

    到了最后,无可奈何之下,妖龙一咬牙,开始用自身血肉喂养紫纹魔蠡,因为妖龙族的血肉,对于普天下任何生灵来说,都是珍贵异常的大补之物。

    果然不出所料,在吃了自己的血肉以后,紫纹魔蠡的幼虫长得肥壮,生命力逐渐旺盛起来。

    而且这家伙也没有辜负玄冰妖龙下的“血本”,散发出来浓郁的奇异香味,妖龙在闻了以后,旧伤发作之时再也没感到过太大的痛苦,可是有一点,是它绝没有想到的,那就是魔蠡香气闻的次数过多,就会彻底上瘾,不可自拔。

    就是因为这样,玄冰妖龙的体力逐年下降,再加上魔蠡自从吃了它的血肉,就不再进食其他东西,要是想保住这虫子的小命,妖龙还得以身相饲,如此一来,它已经迈进了虚弱状态。

    恰在这时,玄冰妖龙又遇到了棘手强敌,被迫把己身和对方封在了湖底。

    这一下,躲在鳞片下、侥幸未死的妖虫在冰墙内更是肆无忌惮,继续啃噬龙肉过活,而妖龙却拿对方一点办法也没有。

    所以此时的它虽然忙不迭用魂体猛撞冰墙,企图威吓里面的妖虫停止啃食龙肉,但是紫纹魔蠡却是好整以暇、满不在乎的样子,依然慢悠悠的咀嚼着血肉,这家伙完全不把昔年主人的喊叫当成一回事。

    “呃啊啊啊!岂有此理,我……”玄冰妖龙刚刚发出怒吼声打算撞碎冰层,可转念一想,这么做又没有把握,只好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关横和老猴,嘴里说道:“二位,行行好,赶紧救救我的肉身吧。”

    “没问题。”关横微微颌首,又问:“不过,我们该怎么做呢?”

    “你们肯定擅长使用火灵气吧?只要迅速融化冰层以后,它中间就得花费数息工夫恢复自己的状态。”

    妖龙此时说道:“就等着那一刻,咱们分头行事,我去拿颅首内隐藏的妖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龙之珠,关横和猴子就帮我把虫子抓出来,不过可得记住了,动作必须要快,不然的话,自己可就要被冻在冰墙内了。”

    闻听此言,关横和白眉老猴点点头,他说:“就这么办。”

    “好,等到我喊出三个数,大家一起释放火灵气融化冰层。”此言甫一出口,关横、老猴登时严阵以待。

    ……

    另一边,秃头水妖虱偷袭大伥鬼失手,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对方的踪迹,顿时大惊。

    恰在此时,大伥鬼倏然出现在了它身后,“噗!”锐利鬼爪瞬息贯穿了对方的魂体,随即猛力一绞,“嚓嚓嚓!”水妖虱立刻应声魂消湮灭。

    此时此刻,来追击双鬼的一群家伙里,就剩下碧绿妖鳗之魂还没出事,可它早已经吓得魂体栗抖不止,再也没有胆子挑衅搦战了。

    “留在这里,肯定是死路一条,还是跑吧!”心中陡忽动了这个念头,妖鳗之魂扭头就走,突然间,面前一个声音响起:“你、你要去哪里?”

    说话的正是镇守俑,它和巨蜂、狌狌们在深坑附近守候,不多时就听见大伥鬼那边传来频频响动,但是人俑这家伙比较木讷,既然关横说了不让自己去别处,那它只会老老实实听话,所以就没有理会。

    可巨蜂和狌狌们都是十分担心,一直在附近徘徊,焦躁等待。就在方才,它们看见双鬼归来,后面还跟着一大票妖魂鬼物,就知道对方惹了麻烦。

    但是人俑和五鬼都没有立刻帮忙,而是选择默不作声,就这么静静等在旁边。

    大家之所以看着大伥鬼、婴白鬼动手,是因为它们知道,只有在最后堵截敌人的时候,才用得到自己。

    果不其然,大伥鬼轻松出手,就解决了大部分敌人,而那碧绿妖鳗之魂企图逃走的时候,它们才现身堵住了对方的去路。

    “婴白鬼,这、这家伙要如何处理?”

    听到镇守俑询问,婴白鬼吱吱一叫,它立刻会意,顿时向着对方猛冲而去,“砰砰砰!”迅疾三拳正中妖鳗正面,打得这家伙发出哀号声,在水中倒飞划出一溜水线,好巧不巧,正是朝着巨蜂和狌狌们那边去的。

    五鬼老实不客气,转瞬间一拥而上,照着这家伙往死里猛揍。

    不多时,奄奄一息的碧绿妖鳗之魂就被拎到了镇守俑面前,它说道:“我的……朋友想知道,这五彩棱石有什么作用,你,老实说!”

    ……

    “嗤啦、嗤啦!”电光火石间,关横和老猴迅速释放原火之力,对面的冰墙应声融化,方圆丈余的地方化出一个巨洞,玄冰龙魂立刻叫道:“就是现在,行动啊!”

    说罢,它晃动魂体径直冲向巨龙颅首那边,关横和老猴则是朝趴在龙鳞上的紫纹魔蠡那里掠去。

    “小东西,我看你往哪儿跑!”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倏地探掌抓向妖虫,但是紫纹魔蠡似乎是预感到有危险,转瞬一骨碌身,就朝着反方向疾逃而去。

    “叽叽!”恰好白眉老猴尖叫着从斜刺里扑出来,拦住了它的去路,这猢狲摇晃着双爪就要挠击对方。关横见状立刻叫道:“笨蛋,要抓活的!”

    闻听此言,老猴这才想起主人之前的嘱咐,已经伸过去的爪子顿时一滞,魔蠡趁机向着龙鳞上方迅速爬去。

    “死猢狲,我是让你抓活的,没让你放它溜走,真笨,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

    关横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立刻向着那边追了过去,冰墙内到处都是凛冽的寒气,而且刚才融化的大洞已经开始重新冻结,关横所剩下的,仅仅是数息时间而已。

    “可恶,这虫子爬得贼快,如此下去,非但抓不住它,我也会被困在这里的。”关横想到这里,气得牙痒痒,突然一摸腰间,他乐了:“好在还有这个东西。”

    “哗啦啦——唰!”说时迟,那时快,关横抖手掷出一物,这东西的前端是个钩爪,立刻轻巧捏住了逃跑的紫纹魔蠡。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