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 使用白银级秘钥

目录:网游之绝学| 作者:依郁| 类别:网游动漫

    至于自创武功的事情,习白没有再考虑,一是就像他说的,他现在并不缺武功,而他所需要的易筋经、洗髓经也不可能自创出来。i幽阁二是他也知道自己能从天机掌中领悟出天倾来,还是有很大的运气成分的,下一次还不知道能领悟出什么级别的武功呢。

    习白考虑再三,觉得没有什么遗漏,便打算离开这天机谷,只是接下来他要做什么,却突然间有些迷茫。这倒不是说他无事可做,那“魔之契约”的任务还如同催命鬼一样的追着他,只是他对于去哪里找易筋经、洗髓经两本秘籍,却是没有半点头绪。

    习白不由沉吟起来,想起之前他纳闷拼命的要成为一流高手,来这天机门的山门是一个因素,另一个因素却是要使用那白银级的秘钥。习白眼睛一亮,从怀中一摸,摸出了一把银白色的古代钥匙,只是那白银秘钥。

    这白银级的秘钥最低必须要一流高手的境界才能够使用,而境界越低,获得好奖励的可能性就越高。之前他在成为一流高手的时候,想马上就使用这白银级秘钥的,不过正好碰到了华山论剑的举行,之后又直接来了这天机谷,弄得倒是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了现在在。

    习白想了半天,觉得现在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不过就将这白银级秘钥使用了,说不定能得到手什么有用的东西呢虽然说这白银级的秘钥想来难度不低,但是既然规定是一流高手可以使用,那说明一流高手还是有可能通过的,习白对于自己自然是很有信心。而且按现在习白的修炼速度来看,成为后天大成的高手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要是再碰到什么事情耽误了,或者找到什么直接增加功力的物品,让他错过了使用这白银级秘钥的最好时机,那他才真正后悔呢

    既然确定了要使用这白银级秘钥,习白便不再迟疑,不过心里却在想着,这一次会碰到哪本小说中的哪个场景呢

    秘钥空间习白已经进去过一次,说不上陌生,但也绝不熟悉,上次他使用的还是黑铁级的秘钥,是神雕中尹志平玷污小龙女的场景,而他的选择是阻止了尹志平,虽然说奖励有些差强人意,但他却没有什么后悔的,若是再来一次,他还是会那么做。那这次会遇到什么场景呢

    习白不知道,他长出了一口气,现在了使用手中的白银级秘钥,随着习白选择使用,他手中的银白色钥匙一闪便消失不见,同时习白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原地。

    习白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他知道这是在进入秘钥空间,倒也没有惊慌,片刻后,周围环境稳定下来,习白连忙朝四周望去。

    只是他却马上脸色一变,原来之前还是好好的大白天,现在居然成了深夜,周围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不过习白目力惊人,而且此时虽然是深夜,但还是能够看到依稀的月光,他微微一眯眼,还是能够看清周围的环境的。习白打眼扫了一圈,发现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居然是深山老林之中,周围不时有虫鸣鸟叫,只是望眼望去,哪里有什么人烟,而且看这个样子,距离有人的地方还非常的远。

    习白不由一阵苦笑,暗道自己这是来到了什么地方这里又是什么小说中的场景他还记得上次那个场景虽然也是一个山谷,但却是山清水秀、景色宜人,哪像这里穷乡僻壤的,说不定还有什么大虫猛兽也不一定。

    习白呆立片刻,最后只得长出一口气,既然来到了这里,还是想办法先弄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又会发生什么事要紧,习白寻思,既然这是秘钥中的场景,想来应该是不大的,而且要发生的情景应该也离他不远,若是太远了,那他光找地方就不知要耽误多少时间呢,系统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这样想着,习白随意选了个下山的方向,就迈步朝山下而去,虽然说此处荒无人烟,又是深山老林,不过习白心中却是一点都不怕,毕竟他现在怎么说也是一流高手,普通的野兽他还不怕,若是真遇到厉害的,大不了就上树

    习白行了片刻,眉头却皱的有些紧,却是他居然还没有下山,他虽然还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但这秘钥空间的大小比之他上次使用的那黑铁秘钥可是要大的多了,不过习白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这可是白银级的秘钥,而他第一次使用的只是黑铁级,两者间差了两级,这空间差距有些大,也是情有可原的。习白甚至在想,是不是要完成这里的任务,所花的时间也会相对多一些呢

    想到这习白眉头一皱,他可不想长时间困在这,而且他也没有和李菲儿说一声,在这秘钥空间中,又不能对外联系,不过习白一想,他现在就和李菲儿住在一起,这倒不是什么问题。

    既来之则安之,习白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他叹了口气,继续下山。习白行了片刻,忽然脚下一停,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刚刚他似乎听到了有人在说话,他不由眼睛一亮,终于找到人了

    若是正常时候,在这种地方听到有人说话,胆小的说不定会被吓死,但习白知道这里可是秘钥空间,若是没有人,那才真是怪了呢习白运足目力,朝声音来处望去,只见离他大约有二三十米的地方,有两个人影正脚步匆匆的朝山下赶,而那说话的声音自然是这两人的。

    由于天色太暗,离的又远,习白只能看到两个人影,却无法看清两人的衣着相貌,不过声音却还是能够听到的。只听其中一个声音尖细的说道:“大哥,你说这是有件大事情,但究竟是什么大事情啊你怎么一点消息都不透露给我兄弟这心里实在发慌啊”

    “哼哪来的这么多话大哥什么时候亏待过你,跟我来就是了。”另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哼了一声说道,之前那人嘿嘿一笑,但片刻后又说了句什么,看来还是好奇心太大。

    习白眉头一皱,这两人都刻意压低了说话的声音,之前两人和他的距离还不远,他能够听到,只是两人脚下不停,这说话的片刻功夫,和他之间的距离就拉开到了五十米,习白已经听不清两人说的是什么了。

    习白对于这两人的身份自然是毫无所知,但在他想来,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要说是恰巧路过,那是打死他都不相信的,而且之前那声音尖细的提到有大事发生,这大事应该就是习白所要参与其中的剧情了。

    习白心里打定主意,便连忙抬脚跟了上去,只是他也不清楚两人的实力究竟有多高,所以也不敢跟的太紧,只能远远坠着,好在他五感过人,倒是并不担心跟丢,再加上他十分小心谨慎,一路上居

    居然没有被发现。

    习白跟了大约有半个小时,他忽然看到前面火光闪闪,他连忙望去,发现终于到了山脚之下,而在空地之处,生了一大堆篝火,篝火旁影影绰绰的围满了人,而他前面的两人,明显就是冲着那里去的。

    习白眉头一挑,也跟着过去,只是却没有现身,他到现在还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先看清楚形势再说。习白小心翼翼的走到离那群人大约有二三十米的地方,找了块岩石,将自己的身形藏了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朝那群人望去。

    习白定睛一看,却是眉头一挑,他看到这里的人数居然不少,少说也有上百人,这也就罢了,这些人偏偏还一个个穿着怪模怪样的,怎么看怎么不像好人。

    这下习白更不想出去了,只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发现在围在火堆里面的,自然是什么重要人物,其中一人大约有三四十岁,一身道士打扮,只是习白看了半天也没瞧出他是什么门派的,这人的一身道袍,居然是杏黄颜色,身后背着一把长剑,正微微眯着眼盯着火堆,只是他双眼偶尔开阖之间,却是寒光四射,完全没有出家人的样子。

    与这道人坐在一起的,还有三个,其中有一个头发花白的驼背老者,脸上皱纹如同干了的橘子皮,一双眼皮拢拉着,似乎已经睡着。还有一个却是一个相貌不差的女人,这女人年龄应该不小了,虽然保养有方,但眼角处却还是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她身上穿的却不是汉族的打扮,而是少数民族的服饰,身上挂着各种银质首饰,在火光的映照下银光闪闪。

    最后一个也是个三四十岁的男子,头上包着一块青布,皮肤黝黑,特别是他的一双手,更是黑的出奇,简直和火炭没有什么区别,大概是练了什么特殊的武功导致的,这人左手中握着一把两尺来长的刀,这刀虽然还在鞘中,但周围的人似乎十分忌惮,和这人的距离有些远,望向他手中刀的目光也有些躲闪。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