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偶遇欧阳克

目录:网游之绝学| 作者:依郁| 类别:网游动漫

    就在众人的焦点集中在习白身上的时候,角落中却有两个身影在喝酒,正是李天正和寂叔。▲∴▲∴点▲∴小▲∴说,

    “大哥,现在的情形怕是连你也没有预料到吧?”寂叔望着习白,轻笑着说道。

    李天正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之前我只是觉得这小子很不简单,现在才发现是非常不简单,菲儿和他在一起,我也算放心了。”

    寂叔闻言笑得更开心了,他是十分赞同李菲儿和习白在一起的,现在李天正能说出这句话,那这件事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晚会在宾主尽欢下结束了,李天正直接去了公司,大概忙着应对明天的各种媒体的采访,李菲儿和习白坐车回家。

    两人双手紧握,李菲儿忽然问道:“是不是觉得这生日晚会很无聊?一点意思都没有?”

    习白点了点头,其实也说不出是怎么无聊,就是他觉得生日不该是这么过的。

    李菲儿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说什么是我的生日晚会,其实来的人还不是接着这个场合谈论生意上的事情,就算祝福都显得虚伪。不过我也习惯了,从小到大我每个生日都是这么过的。”

    习白闻言揽过李菲儿的肩膀,他忽然觉得生在这种大富大贵的家庭,似乎也不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

    两人再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相拥,回到家后两人各自回房,现在还是晚上不到十二点,习白却没有进游戏,今天便离开《武破虚空》一天吧,习白这样告诉自己。他躺在床上,双眼望着天花板,他已经很久没有晚上躺在床上睡觉了,一时居然有些不习惯。

    最后还是一个鲤鱼打挺的坐了起来,轻手轻脚的出了门,来到隔壁李菲儿的门前,他也没有敲门,轻轻转动把手,门居然开了。习白会心一笑,悄悄进了房间……

    第二天不出所料,龙城的大大小小的媒体全都在报道习白成为李菲儿男朋友的事情,李家的公司前围满了记者,甚至有些悄悄潜伏在李家外面。只是习白却完全不去理这些事情,他还没有成为一个公众人物的打算和准备,他只是陪着李菲儿,满足对方的任何要求,算是给对方补上昨天的生日,就这样度过了平静的一天,至于外界媒体如何,他才懒得理会,便交给李天正来处理吧。

    晚上八点,习白准时回到了游戏之中,他虽然昨天一天没有上游戏,但游戏却在正常进行,不过只是离开了一天的时间,所以也没有什么变化。

    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海边小城,因为有个不小的码头,所以倒是颇为繁华。习白找了家茶馆坐下,准备打听一下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情,只是现在大清早的,茶馆中并没有什么人,习白也不急,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一边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一边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现在他身上的任务还很多,但凭他现在的实力却是一个都完不成,说到底还是实力太差了,所以当务之急还是抓紧时间提高自己的实力要紧,而要修炼,自然需要丹药,他现在身上的丹药已经不多了,所以必须要会京城找穆雨一趟了。

    而除了提高实力之外,习白还必须打听《易筋经》和《洗髓经》的下落,当然,毋庸置疑,这两本秘籍在少林寺绝对有,但凭他的实力,无论是明抢还是暗盗,都不可能得到这秘籍的。不过这次他使用白银级秘钥得到《易筋经》上部,也在提醒他不只是少林寺有这两门秘籍,他还可以靠其他的途径来得到这两门秘籍。只是改如何下手,习白却毫无头绪。

    再找一把白银级秘钥,或者是黄金级秘钥?习白暗自摇头,不说这秘钥本来就是稀缺之物,比绝学武功还要稀少的多,就算他再获得一把秘钥,别说是黄金级的,就算是白银级的,他能否顺利完成剧情都还说不定,毕竟他能够大概游坦之是获得这《易筋经》上部的关键,但他之所以能打败游坦之实在是太过巧合了。

    况且秘钥的奖励是和这秘钥空间中的剧情有关的,而带有《易筋经》的小说剧情似乎也没有多少,这自然又是一个问题,不过呢,话又说回来了,使用秘钥,确实是有可能得到这两本秘籍的,甚至比他去少林寺来的更加实际。

    习白的白银级秘钥是他在襄阳守卫战中,积分榜第一的奖励,这可是全系统的活动,也就是说这种大型活动是有可能得到秘钥的,习白想了一下,接下来的大型活动就是围攻光明顶了,若是在这活动中表现的好,应该也有秘钥的奖励吧。

    说起来围攻光明顶也是习白非常喜欢的一个剧情,张无忌以一人之力力抗六大门派高手的壮举,无数次的让习白感觉热血沸腾。他多么希望有一天能够和张无忌并肩作战,携手抗敌!

    尤其是他也学会了《九阳神功》,怎么说也该是和张无忌一家的。但习白却眉头一皱,他若要参加这围攻光明顶的活动,怕是要和张无忌为敌了,毕竟他认识的朋友都是六大门派这边的,他总不能反过头来打自己人吧?

    不过现在具体围攻光明顶的活动开始还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倒是不用着急,他可以好好想清楚,到时候该站在哪一边。

    习白摇了摇头,站起身来结账离开了,他决定还是尽早赶回京城,毕竟玩家的重心还是在京城那边的,他要想知道最近武林中发生了什么事,自然那边的消息比较多。习白离开这座小城后,直接上了官道,将赤云驹召出,一路朝京城而去。

    习白这一路去京城,倒是不像来时这般急切,路上不说是走走停停,但也不是马不停蹄的赶路,因为他希望能在途中遇到一些江湖奇遇之类的,哪怕没有江湖奇遇,至少也有些快意恩仇的江湖仇杀也好啊!

    习白进入《武破虚空》之后,说到底大多数的时间还是在修炼,要不就是参加系统活动,这和他本来的想法是不同的,他本来只是想做一个侠客,只是阴差阳错之下,他不得不努力修炼,毕竟这关系到他的小命。

    只是他那颗行走江湖的心却没有完全消散,而行走江湖,最重要的自然还是一个“走”字,若是他赶路全都是马不停蹄,毫不停留,什么江湖仇杀,什么行侠仗义,他能够遇到才怪!

    不过令习白失望的是,就算他刻意放缓了速度,连着两天居然还是什么事都没有遇到,本来他还以为是别人认出了自己,结果他在戴上面具之后,却还是没有遇到什么事情。

    习白不禁眉头紧皱,都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难道武侠小说中也是骗人的?不是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中到处是腥风血雨吗?他怎么就没有遇到!

    这一天,习白来到一座城镇,此刻他已经身处大宋境内,周围是一片繁华景象,本来他以为他就这么一路平淡的回到京城了,但万万没想到,就在这时,他却碰到了事情。

    习白骑着马走在城中,忽然听到前方有争吵之声,习白眉头一挑,双脚轻磕马腹,赤云会意的加快了脚步,离得近了,习白朝场中眺望,发现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公然调戏妇女!

    习白双目一亮,他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一个行侠仗义的机会!此刻他的心情是激动的!

    习白凝目望去,见到场中那调戏妇女之人一身白衣,轻裘缓带,神态潇洒,只是他怀中却搂着一个年龄大概有二十多岁的女子,这女子其实并不是绝美,只是稍有姿色,与江湖美人榜上那些美女是相差太远。

    习白不由撇撇嘴,那男子潇洒的神态在他眼中也变了味道,就这种眼光,还故作潇洒,一看也是个不入流的。习白细看之下,这男子大约有三十多岁了,不过长相倒是英气逼人,年轻时也该是帅哥一枚,可惜呀,现在只是个大叔了,居然也学别人调戏妹子!

    习白心里更是不爽,再看那女子,一脸娇羞怯弱,泫然欲泣,只是挣扎的双手也实在太过无力了,习白就有些不明白了,你这是欲拒还迎呢?还是欲拒还迎呢!

    习白已经看出,至少这少女是个npc,若是玩家,绝不可能是这个情况,而周围的围观人员也都是指指点点,只是却没有一个人上前。

    “住手!”

    习白实在看不下去了,顿时上前大喝一声,那帅气大叔一愣,不想居然有人来搅和自己的好事,不由朝习白望来,剑眉一挑道:“何事?”

    习白一时语塞,他实在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如此理直气壮,而更让他有些想不通的是,那少女望向他的目光居然有些幽怨!

    习白脸一黑,双目一瞪,说道:“你是何人?居然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

    那帅气大叔撇嘴一笑,居然目露嘲讽之色,说道:“在下欧阳克,阁下有何见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