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季 第2333章 何如今朝一场醉

目录: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作者:边塞之翁| 类别:散文诗词

    江成等人谁也没有见过真正的龙,所以此刻眼前的场景对他们来说是具有很强的震撼力的。那条龙的样子正是标准无比的华夏传统的龙的样子,金色的鳞片,浑身上下闪烁着金色电芒,修长而雄壮的身躯在云层之中若隐若现,端的是威风无比。

    江成的眼睛紧紧盯着天空中这条传说中的生物,心中百感交集。此刻他竟然产生了一种错觉,难道自己之前接受过的教育,一直所处的世界,和真实的世界相差实在是太大了?

    最近这段时间接受的信息,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从时空裂缝,到太阳神的本源之力,到一众根本不可能属于这个世界的强者,再到今天这条明明只可能存在在传说之中,但是却无比真实地出现在自己生命之中的龙……

    江成看的痴了。

    然而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这条龙竟然是发出了一声愤怒到极点的悲鸣,而后化作了一道金色的光柱,狠狠冲向了地面。

    “我靠,这是玩什么东西。”李寓顿时目瞪口呆,看到身边的几个人还是傻傻地看着天空,急忙上前一步把几个人都按倒在地,然后闭上了眼睛。

    结果等了一会儿,竟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下我们的李寓同学面对着灰头土脸的两位女士,顿时就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屠龙宝刀,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条龙确实是受了伤,这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江成良久才从冥想的状态之中恢复过来,而后语气很是复杂地道:“那也就是说,这条龙应该是进入了大地去寻找某种的疗伤的机会,或者是寻找什么庇护去了。”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让传说中的龙受伤呢。”西门大官人这个时候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龙的存在他是预料到了的,但是至于这条龙为什么会受伤,水晶球上没有给出什么预言,他也不敢贸然给出自己的猜想。

    一切都恢复如常,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这样的情况让所有人都是有些无语,不过仔细想想,这样的情况确实也是在预料之中,龙必然是不会存在在自己等人的瞻仰之中太久的。

    于是众人只好各自散去,米诺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江成,看着他的眸子里淡淡闪烁着的金芒,心情复杂地叹了口气,也转身离开了。

    “千秋万世风云起,何如今朝一场醉?”正在外面发呆的艰难过程突然听到了这么一声曼吟,等到他抬起头来寻找是谁在说话的时候,看到自己的面前坐着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中年人。

    事实上,江成也没有办法形容这个中年人身上的气质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如果非要找出来一个比较恰当的词来形容,那么这个词一定是“天生皇者!”那种纵横宇内舍我其谁的霸道,那种皇图霸业尽付笑谈的傲然,在这个面目威严的中年人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你就是那条龙?”江成问出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有些白痴的问题。一来,大概没什么人会承认自己是龙,二来,如果这个中年人真的是龙,自己这个问题显然是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了。

    “嗯。”让江成都感觉到有些诧异的是,这个中年人竟然是痛痛快快地答应下来了。

    “所以,这里其实也是没有钥匙的,对吧?”江成长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飘渺地道。

    “我不知道你要找的是什么东西,但是这里确实是有一样对于我们龙族来说无比重要的东西的。”中年人在怀里摸索了一会儿,竟然是掏出一壶酒放在石桌上,随后笑着道:“有没有兴趣听我讲讲龙族的故事?”

    江成凝眸盯着面前这个浑身上下似乎隐藏了太多故事的中年人,最后还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中年人哈哈一笑,而后把酒壶里面的酒给各人面前的杯子满上,而后笑着道:“这壶酒的名字,叫一场醉。”

    “一场醉?”江成觉得挺有意思,竟然还有叫这么个名字的酒。

    “没错。我要讲的这个故事,和这种酒,有着很大的关系,你可不要漏掉其中最精彩的部分啊。”

    看着江成已经端起了酒杯,中年人连忙阻止道:“现在不要喝,等到我讲完了这个故事,你再把这杯一场醉一饮而尽,方才会有特别的体验。”

    “好。”江成笑着把酒杯放下,而后语气淡淡地道:“我做好准备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龙族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我们所居住的地方是东海,和人类的世界没有产生过冲突。直到突然有一天,一群身着奇装异服,声称自己是来寻找什么丹药的人赶到了这里,我们热情地招待了他们。”中年人语气低沉地道。

    “难道这件事情也和秦始皇有关系?”江成很是疑惑地思考着。

    “那个时候,我们的大本营还在你们叫做蓬莱的那个地方,也只是想平平淡淡地自己发展,没有和任何势力为敌的想法,可是我们没有想到,这些人离开了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一支凶神恶煞,身着黑色盔甲的军队就进入了蓬莱,毫无人性地开始屠杀,掠夺和侵略,把整个宛若世外桃源一般的蓬莱仙境变成了人间地狱一般的存在。”中年男子的脸色变得难看至极了起来,而后语气淡漠地道:“人真是一种可怕的动物。”

    “龙族的人难道没有战斗力吗?难道就这样任人宰割?”江成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告诉我,一个才刚刚从别的位面被赶过来的种族,能有什么样的战斗力?”

    中年男子形容凄惨地笑道:“这些刽子手的旗号上,写着一个巨大的秦字!幸存的族人牢牢地把这个字记在了心中,直到现在,我们也一直在寻找拥有那个秦字的人类!这仇,是再也没有任何回转余地的血海深仇!”

    “……”江成默然无语。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秦朝早就已经灭亡了,可是他们的罪孽又该怎么清算呢,难道放到现代人的头上去吗。

    “那你们是不是在当初离开的时候,把某种特别重要的东西都落在了这个小位面上?”江成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语气有些急切地问道。

    “特别重要的东西?”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头道;“你怎么知道?”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戴上了浓浓的警惕和敌意,看的江成浑身上下一阵冷汗直流。

    “我猜的我猜的……”江成忙不迭地解释道:“不过你们到底招惹了什么人啊,竟然连你这种修为都陨落下来了。”

    “我们遭到了这个小位面上的某个势力伏击,要找的东西也丢掉了。”中年人眉头紧锁地叹了口气:“现在我身受重伤,修为也暂时被封锁,完成任务就更加地遥遥无期了。”

    江成这个时候当真是觉得头大如斗,怎么什么事情什么种族都碰巧和遗迹这件事情纠结在一起了,如果说神族什么的还在自己的预料之中,这个龙族的出现可就真是意外之中的意外了。

    然而他现在似乎也没什么时间去管这个龙族的事情,看起来这件事情和钥匙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自己还是先把手头的事情处理掉再说吧。

    说完他对着中年人微微颔首,很是抱歉地道:“现在我帮不上你们的忙,这些事情也只能靠你们自己来搞定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实在是不好意思。”

    “没什么。”中年人笑着道:“你不用太在意这些细节。”

    “那行,我们暂时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说完江成径直站起身来,淡淡地道:“这里也算是你们龙族曾经的一个领地了,村民们对你们还是有着敬畏之心的,希望你们能好好利用这一点,早点完成自己的任务。”说到任务,江成就是有些唏嘘了起来,自己何尝不是身负着重要任务的呢。

    继续向着下一个地方前进的江成众人总算是休息得略微好了一些,大家的精神头比起之前来看,确实也是更足了。李寓有些奇怪地道:“我说龙族可是个不小的助力啊,为什么你把这个点给放弃了?”

    “不是所有的势力都可以被我们利用的,能把龙族逼到这个份上的,不见得是什么简单的敌人吗,我们现在还是不要惹火上身比较好,你觉得呢?”

    李寓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而后转头问道:“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在哪里?”

    “具体方位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应该不是在国内了。”西门大官人看着手里的水晶球很是迷茫地道:“这上面有一个水晶骷髅。”

    “水晶骷髅?难道这东西是钥匙?”江成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而后长叹了一口气道:“算了,我们先继续走吧,沿路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