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承诺

目录:重生西游之我是红孩儿| 作者:旦| 类别:散文诗词

    嬴语冰带着一种极其复杂的心情,紧握着自己师父冷竹仙用生命精元凝聚而成的丹药,回到了咸阳宫明轩阁。

    正躺在床上发呆的红孩儿见到嬴语冰回来,立马用手臂支撑着身体坐起来,微笑道:“语冰姐姐,你今天干什么去了?小玉只跟我说你去青云门了。”

    嬴语冰拿出那颗在她看来无比珍贵的丹药,瞬间,整个屋子都弥漫着一股芳香。

    她沉默片刻,而后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红孩儿,把手里的那颗蓝色丹丸递到他面前,面沉如水道:“给,我为你找的药。”

    嬴语冰的眼圈泛着微红,带雨梨花,楚楚可怜。

    “嗯?语冰姐姐,你去为我找药了?其实不用这样的,我家势力挺大的,过几天就会有人来接我。到那个时候,有我爹的帮助,我的伤很容易就恢复了。”红孩儿嗅到这丹药的浓浓香气,不禁有些感动地说道。

    嬴语冰听后,缄默不言,过了一会儿,她缓缓开口,一字一顿地说道:“吃下它。”语气不容置疑。

    红孩儿好歹也活了快二十年了,很快就发现了嬴语冰的不对劲。

    红孩儿并没有接过丹药,只是盯着嬴语冰微红的眼眶,轻轻问道:“语冰姐姐,你今天怎么了?”

    “给我吃下它!!!”

    嬴语冰突然的一声怒吼,着实把红孩儿震得不轻。她强忍着心中的疼痛和眼中的泪水,很害怕它们会一不小心就溢了出来。

    红孩儿低下头,沉默不语,拿过嬴语冰手中的丹药,一下子放进嘴里,嚼了嚼,情不自禁地说道:“原来丹药是这个味道啊,挺好吃的。”这是他生来第一次尝丹药,以前一直都好奇丹药是什么味道,现在终于知道了。

    这枚丹药刚一入口,便化作一股清凉的气流,流向全身。此时,他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于一个无人打扰的清幽之地,身是静的,心也是静的,

    不止这些,他觉得自己似乎又经历了一次洗髓,就连那修炼的资质也仿佛得到了提升。

    红孩儿看着满身布满了黑臭黑臭的脏泥,撇撇嘴,接着跟嬴语冰打了个招呼,说道:“语冰姐姐,我去洗澡了。”说着,跑下楼就向后院走去。

    嬴语冰并没有言语,静静地走到阁楼的木栏处,纤纤玉手搭在栏上,眺望着咸阳宫宏伟的景色。

    师父,你现在还好吗?

    师父,我想,你心里一定很难过吧,自己筑基后期的修为就这样没降下去了,如果换成是我,我说不定都已经疯了。

    师父,我在你身边当了九年的徒弟,我记得,刚进青云门的那一会儿,有几位长老总是在背后说我亲娘不是王后而是一个来自异域的卑贱的舞姬。是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安慰我不要相信那些人的鬼话。

    师父,你就是我的第二个父亲,虽然如今容颜不再,但我发誓一定让你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没过多久,红孩儿回来了,他觉得自己身体完全康复了欢快地走上阁楼。

    然而,当他看到伫立在木栏处的孤独倩影时,便停下了脚步,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语冰姐姐,”红孩儿继而走到嬴语冰身旁,轻轻一喊,嬴语冰侧过身来,红孩儿觉得应该关心一下此刻落寞的嬴语冰,“你到底怎么了?今天在青云门发生什么事了吗?”

    嬴语冰仰天长叹一声,没有回答红孩儿的疑问,而是凝视着红孩儿的双眼,反过来问道:“沈千尘,你刚才说你家势力挺大的,我问一下,你家势力有多大呢?”

    嬴语冰的这句话把红孩儿问懵了。自己家的势力有多大,自己也不清楚呀!

    “怎么说呢?”红孩儿把小脑袋搭在木栏上,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珠转了一圈,“我爹是合体期强者。”红孩儿留了个心儿眼,这咸阳宫人多耳杂,自己不说出老爹牛魔王的真实实力,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嬴语冰闻言,有点儿生气地说道:“沈千尘,撒谎是不对的!”因为她知道,在秦国这个地方,辟谷期的修士都是顶尖强者了,而在秦国附近的那些地方,连筑基修士都是凤毛麟角。更别提比这高上好几个境界的合体期修士了,简直就是传说一般的存在。

    红孩儿噘着嘴,委屈地说道:“可是,我爹真的是合体强者啊!”

    红孩儿此话一出,嬴语冰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脸上带着些许笑意,问道:“真的?沈千尘,你没骗我?”

    师父冷竹仙或许有救了!

    “假的。”

    红孩儿的回答,让嬴语冰大失所望。

    “才怪!”

    但是,这最后一句,又让她提起了精神。

    嬴语冰知道红孩儿在故意逗自己,于是淡淡地一笑,问道:“沈千尘,你听说过生命精元凝丹吗?”

    “我听过,”红孩儿一脸认真,牛魔王之前跟他讲过这方面的常识,他当然对此也有些了解了,红孩儿用手托着下巴,“我听我爹说,一个修真者用生命精元凝聚丹药,需要消耗大量寿元,并且施展此术的人在凝丹后会跌落一个大境界,并且终身很难再进一步或者根本就不会进步了,说实话,这对于修真者而言,真是一件蛮可怕的事。”

    倏然,红孩儿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便侧过脸颊,望向嬴语冰,疑惑道:“语冰姐姐,难道刚才我吃下的那个丹药就是用生命精元凝聚的?”

    嬴语冰满面愁容,点了点头,说道:“嗯,那颗丹药我师父用他自己三分之一的生命精元凝聚而成的。”

    “啊?”

    红孩儿愕然,他万万没有想到,为了使自己的身体尽快恢复,嬴语冰竟然让自己咽下的是这样一颗宝贵的丹药!

    “我师父为了这颗丹药,已经老了容颜,修为大退,”嬴语冰一想起在密室中匍匐在冰冷石台上苍颜白发的师父,鼻子就酸酸的,眼眶开始变红,“都怪我,都怪我,假如我当时同意他来看一下你的伤势,事情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额,语冰姐姐,到底怎么回事?”红孩儿注意到嬴语冰微红的双眼,关切地问道。

    接着,嬴语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红孩儿讲了。

    红孩儿听完嬴语冰的叙述,心中升起几分愧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受伤了,嬴语冰也不会急着去求丹,她师父也不会耗费自己的大量精元去凝聚丹药,嬴语冰也

    就不会因此而难过。

    然而,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帮助嬴语冰的师父恢复精元。

    “语冰姐姐,不要伤心了,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我爹爹可是很厉害的。”红孩儿下了这个承诺,他尽量把语调提的高一些,以驱走嬴语冰心中的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