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木子天

目录:重生西游之我是红孩儿| 作者:旦| 类别:散文诗词

    ♂,

    “一等奖是后天灵宝龙凤魔魂簪,非常漂亮,它采用魔界的万古玄冰海十万米的寒冰玉髓,以纯种真龙之血作为炼制时所用的真火,共炼制了九百九十九年,再用九天凤族的精血浇灌九千九百九十九年,并以魔界的魔王之魂为器魂,最后重新放回万古玄冰海五十万米之下保养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年,出世之时应了仙劫,才算是完成。你千万不要现在打开,否则定会遭到小人觊觎。”

    中年男子半垂眼帘,低头看见红孩儿准备打开浅色木匣,立马传音劝阻道。

    红孩儿接到中年男子善意的提醒,便收了当场打开的心思,即使这龙凤魔魂簪是跟芭蕉扇一个级别的存在,但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场所还是小心为妙。

    红孩儿收起木匣,抬起头,对中年男子拱了拱手,微笑道:“多谢前辈,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木子天。”

    木子天淡然一笑,说道。他立在柜台边,挺了挺腰板,看来,身上的伤似乎好了许多。

    “嗯,木前辈,你好,小辈红孩儿。”

    红孩儿望向木子天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敬意,说道。

    “你就是红孩儿?”

    木子天愕然,嘴唇微张,说道。

    红孩儿面色微变,变得有些黑。他以为木前辈会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概率嘲笑自己。

    木子天注意到了红孩儿的脸色变化,想着红孩儿一定是误解了自己,于是他摆了摆手,很随意地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有点儿惊讶,没想到你竟然有勇气招惹那个小屠夫。”

    闻言,红孩儿诧异地看了木子天一眼。

    我耳朵没问题吧?

    木前辈刚才称呼那血魔老祖什么来着?

    小屠夫!!!

    我滴个天哪,这位木前辈简直比我还狂!

    小黑和乔小晗听到木子天的“狂言”,那表情也如遭雷劈了一般惊讶不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三秒钟后,仿若中邪的木子天缓缓地回过神来,心里也是万般疑惑。

    咦,这位在六界之内以凶残毒辣著称的血魔老祖,怎么到自己的嘴里就变成了小屠夫?

    与血魔老祖相比,论修为,自己仅仅是一个分神期境界的小妖,论身份,撑死了,自己充其量也只是万妖城忘忧楼的二掌柜。

    按理说,自己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提到血魔老祖的大名并蔑视他啊!那自己怎么会在迷迷糊糊之中说出如此不敬之话?

    还有,为什么自己对他没有一丝一毫害怕的感觉?

    好奇怪啊!

    红孩儿深深地望了木子天一眼,说道:“木前辈,我要离开了。”

    这一声道别,终于把木子天从他自己的内心世界中拉出来。

    木子天轻轻地点点头,很客气地笑道:“嗯,好,拜拜,记得多来忘忧楼玩哦。”

    “好的,一定。”

    红孩儿很干脆地应了一声,说道。

    紧接着,红孩儿转身对众妖说道:“走吧。”说着,就向大门走了过去。

    出了忘忧楼,红孩儿他们站在美食街边。

    乔小晗深吸了一口空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转过脸,好奇地盯着红孩儿,问道:“红孩儿,那一等奖的匣子中装的到底是什么啊?”

    “没什么。”红孩儿语气淡漠。

    “我才不信呢!”乔小晗噘嘴说道。

    “爱信不信,不信算了。”红孩儿冷冷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你……”乔小晗刚想说什么,但是又如鲠在喉,只好吞了吞口水,咽了下去。

    在两个女孩子面前,红孩儿可不想说一等奖是支簪子,否则后果一定不堪设想。纵使王雨琪背景强大,她对这种宝簪也不可能不心动的。

    “哎,这簪子,也不适合自己戴,还是哪一天留给自己的心上人吧。”红孩儿心里暗道,有点儿惋惜。

    小黑走到红孩儿身边,问道:“红哥,我们现在去哪?”

    红孩儿初赛结束,离复赛还有一段时间,他略一思索,道:“小黑,要不我们去城外散散心?你明天比赛也能有个好心情。”

    “嗯,这主意好,”小黑笑了笑,然后转身看了一眼满脸憋屈的乔小晗,“小晗,去玩玩也不错嘛,对吧?”

    小黑还没等到乔小晗回话,谁知,旁边的王雨琪倒是一脸兴奋地开口喊道:“好啊好啊,本小姐也要去。”

    王雨琪的抢话惹得小黑嫌弃的眼神。

    乔小晗瞥了王雨琪一眼,心中有些不快,便点了点头。

    ——————————————————————————————

    明香楼,玉暖阁。

    “报告雪过楼主,吴飞死了。”一个小妖急匆匆地跑进来,跪到地上,说道。

    “我都知道了,”雪过揉着揉自己鬓边的太阳穴,闭着眼睛,貌似忧愁万千,无法解脱,“他躺在街上,死相很惨。”

    “雪过楼主,那小的要不要派人把吴飞接过来?”小妖很是小心,问道。

    雪过轻轻地摆摆手,哀叹道:“唉,不用了,像他这样的废物,我也懒得救了。你先退下吧。”

    “是。”

    小妖恭敬地退下了。

    玉暖阁此时只剩雪过一个了,空荡荡的。

    雪过坐在一把太师椅上,越想越来气,最后她猛一甩袖,一个精致的小瓷杯“啪”的一声掉到地上。

    “都是一群只长肉不长脑子的废物!”雪过看着地上的瓷片渣,恼怒地吼道。

    “母亲,发这么大火干嘛?”一个妙龄少女走进玉暖阁,不解道。

    雪过抬起头,愁云消去了大半,起身拉着妙龄少女坐下,问道:“无柳,你从天妖宗回来了?”

    “嗯,母亲,女儿在宗门里待的无聊,得到师傅允许后,就回来看万妖大会的热闹了。”妙龄少女巧笑倩兮,与雪过的样貌有几分相似之处。

    “无柳,母亲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大哥死了。”

    雪过挽着妙龄少女的手腕,情绪有些波动。

    雪过共有三个子女,排行老大的是东无忌,而这个妙龄少女叫东无柳,排行老三,是东无忌的妹妹。

    “什么?我大哥死了?”

    东无柳大为错愕,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

    雪过只好把事情的原委跟女儿又说了一遍。

    东无柳听后,很是气愤。她眼里的仇恨似浩瀚大海,仿佛要将她淹没了一样,她顿了顿,冷声说道:“母亲,我去找那红孩儿报仇!”

    说完,便迅速地拿起桌上的长剑往门外跑去。

    “无柳!”

    雪过见女儿行事冲动,想要阻止她,便喊了一声。

    然而,东无柳已经不见了踪迹。

    雪过担心,以自己女儿的实力,她不仅打不过红孩儿,还有可能被灭杀,于是赶忙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