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死不认输

目录:重生西游之我是红孩儿| 作者:旦| 类别:散文诗词

    ♂,

    “你……你……”

    杨无敌面色极其难看,似青似白,况且,他现在的身子又比较虚弱,暂时还起不了身。

    “你什么你,都成这样了,还想说话?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吧,”红孩儿语气傲慢。

    接着,红孩儿踏着大步走到杨无敌前方几米处,微微低头,盯着杨无敌那双细长的眼睛,说道:

    “杨无敌,你刚才不是挺得意的吗?好,现在就站起来跟我打啊!”

    “红孩儿,你别太欺负人了。”

    杨无敌一字一顿地说道。他正在恢复妖力,但是,妖力恢复的速度很慢,这让他既无奈又着急。

    “哼!”

    红孩儿发出一声鼻音,然后冷声说道:

    “我可没忘记,就在半个时辰前,你爹爹想杀了我,可是最后弄巧成拙,被万妖城执法队带走了。你呀,不亏是屎壳郎王的儿子。”

    什么?

    我爹爹被万妖城执法队带走了?!

    我怎么不知道?

    不!

    不可能是这样!

    一定是红孩儿在骗我!

    这都是红孩儿编的瞎话!

    杨无敌在心里慢慢安慰自己,他根本就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杨无敌把所有的恨都加在了红孩儿头上,恶狠狠地说道:“红孩儿,我才不信你的鬼话!总有一天,我定让你生不如死!”

    杨无敌说这句话的时候,沉重的呼吸声如伴奏一般绵长。他身子实在是太虚了,就连说话都困难,更何况,这又是他融入满满恨意的一句话。

    “哦?是吗?”

    红孩儿挑了挑眉,他自然也听出了杨无敌的不甘心和仇恨。

    于是,红孩儿缓缓蹲下身,一把抓起杨无敌的脑袋,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杨无敌的脸上。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后,杨无敌似青似白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个小小的巴掌印。

    “小子,你给我等着!我爹爹不会放过你的!”

    杨无敌目露凶光,却无力反抗。此刻的他在红孩儿面前就如同一只蚂蚁,随时都有可能被踩碎。

    啪!

    红孩儿反手一挥,又给了杨无敌一记耳光。

    红孩儿冷笑了一声,说道:

    “没用的东西,那你叫你爹爹来啊!我红孩儿奉陪到底!”

    这一次,杨无敌的嘴角渗出了鲜血,格外惹眼。

    此时,在万妖大会为高层领导建筑的大殿里,一块硕大的影像传送板将金丹赛区擂台上的情况真真切切地呈现在十几位身穿长袍的长者面前。

    王景天眉眼含笑,在天妖宗宗主的耳畔,小声说道:“陆隐,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红孩儿这小子已经决定入我宗门了。”

    “景天,你真的说服了红孩儿加入圣妖宗?”

    天妖宗宗主陆隐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知道圣妖宗曾经费了很多功夫去劝说红孩儿。

    “那是当然,只是还没举行拜入宗门的仪式罢了。”

    王景天觉得这些仪式什么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宗门收入了这么一个天才中的妖孽。

    陆隐闻言,表情有些复杂,他盯着影像传送板上杨无敌被红孩儿教训的那副惨样,轻轻地叹了口气。

    杨无敌啊杨无敌!

    若不是你爹爹杨跃捐给了天妖宗几把妖界稀有的宝剑,我们天妖宗怎会决定让你这么稚嫩的妖入我宗门?

    虽然你还是有点儿天资的,但比起这个红孩儿实在是差远了。

    说实话,陆隐有过收红孩儿入天妖宗的心思,可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只能说是没有这个缘分吧。”

    陆隐在心中暗暗叹道。

    王景天注意到陆隐这副失神落魄的模样,因为自己与陆隐有点儿交情,所以也没有什么讽刺的心思。他拍了拍陆隐的肩膀,接着转移话题,望向神妖宗的一位长老,问道:

    “你们宗门的幻雨仙王怎么没来看比赛?”

    “幻雨仙王说他闭关修炼去了。”

    这位长老顿了顿,说道。

    “他闭关修炼?”

    王景天当然不会相信。

    幻雨仙王的那个懒样是众仙王有目共睹的。自从幻雨仙王成圣后,不知道他几百万年才安安心心地闭关修炼一次呢。

    “怎么可能嘛?幻雨一定是看楚子涵不能参赛,在自己的大殿里默默地黯然神伤呢!”

    一位心直口快的仙王快嘴说道。

    话音刚落,那位神妖宗的长老便朝这位仙王投去了一个狠狠的白眼。

    这位仙王见状,目露锋芒,准备出手对付那位神妖宗的长老,结果被王景天拦下了:

    “乐语,不要节外生枝。”

    这位仙王见宗主发话,随即收起了锋芒。

    王景天面容沉重,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心中陡然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擂台上,杨无敌依旧趴在冰冷的台面上,整张脸都被红孩儿的巴掌印覆盖,又红又肿。

    “杨无敌,你该给老子认输了吧?”

    红孩儿用一只小手捏着杨无敌的下巴,说道。

    “不……我……我死……也……不……不认输!”

    杨无敌气息微弱,每个字都说得很吃力。

    “呵呵,还蛮有骨气!”

    红孩儿把杨无敌的下巴一丢,杨无敌的下巴便“嗙当”一声磕到了坚硬的台面上。

    杨无敌的脸瞬间又扭曲了几分,表情极其痛苦。

    他之前尝试过站起来,但是每一次都是自己刚一起身,便又被红孩儿的巴掌扇倒在地。

    真是毫无反抗之力了。

    红孩儿转过身对主裁判,微笑说道:

    “裁判,这家伙已经不行了,快宣布我赢了吧。”

    此话一出,杨无敌好似回光返照一般,“噌”地就站起来了,暗暗抽出屎壳郎王杨跃交给他的一个宝贝,默念口诀。

    谁知,红孩儿早有感应,在杨无敌还没念完口诀的时候,突然转身,腾空而起,一个潇洒的流星脚,杨无敌就以一个抛物线的形式飞出了擂台。

    在杨无敌坠落的地方,几道裂缝儿十分醒目。

    红孩儿站在擂台上,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主裁判的身子略微颤抖,他颤颤巍巍地走到红孩儿的身旁,握着红孩儿细嫩的手腕,接着缓缓举起,道:

    “这一场,红孩儿胜!”

    红孩儿笑了笑,明显感觉到主裁判的手心里全是冷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