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有人不甘心

目录:重生西游之我是红孩儿| 作者:旦| 类别:散文诗词

    ♂

    更准确地说,杜齐是无法接受红孩儿的这些话。

    “老子才不信呢!”

    杜齐大吼一句,随后从腰间抽出一把竹色折扇,轻轻一展,一道刺眼的绿光从折扇上倾泻而出,宛如离弦之箭一般,直直地飞向红孩儿所在的位置。

    杜齐不相信嬴语冰有情人,更不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会有什么真本事。

    这个小屁孩,颜值挺高,但我看了看,他只是一个普通凡人。

    而我可是青云门太上长老的真传弟子,秦国的天才,筑基后期修为,他怎么可能会是我杜大少的对手?

    等我把他灭了,没了阻碍,我就可以去找我亲爱的语冰妹妹说说话了,哈哈……

    杜齐越想越兴奋,绿光也随之变得更加刺眼了。

    眼见,绿光距离红孩儿的身体越来越近。

    本来隐匿了修为的红孩儿见状,眸光一凝,嘴唇轻轻一动。

    紧接着,一个金色的字符迅速出现在红孩儿的身前。

    字符沿着顺时针方向缓缓转动,点点金光在其周身曼妙飞舞。带着一种柔和的美。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杜齐目瞪口呆。

    “什么?!这不可能!”

    杜齐瞪着两只大眼珠子,失声道。

    自己放射出来的绿光在短短的一瞬间,竟然被红孩儿的金色字符很轻易地击个粉碎,而且现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整个过程,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个法术是杜齐最得意也是最擅长的法术之一,据说,这法术经过青云门太上长老的点化,筑基后期修为的杜齐在使用此法术的时候,一道绿光可以使一位普通的辟谷初期修士的战斗力下降一大半。

    而如果用这个法术去对付一个凡人,那么无异于是将这个凡人碎尸了。

    没错,杜齐动手的初衷就是要把红孩儿送到阎王爷那里报到。为此,他可不在乎什么杀鸡焉用宰牛刀。

    只要能让红孩儿的下场惨烈无比,他就不会去想那么多了。

    但是,事实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没有将红孩儿送入地府,反而让自己落得个尴尬的境地。

    “杜齐,我看在你是语冰同门师兄的份儿上,就暂且饶你一命。但是,倘若让我看到你骚扰语冰,那我可不会像这次那么客气了。”

    红孩儿收起了金色的字符,冰冷的语气好似要将空气冻结。

    杜齐听到这话,浑身上下不由地打了个哆嗦。不知是出于一种恐惧,还是出于对红孩儿的敬畏。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杜齐颤颤地问道。

    他以为眼前的人只是一个凡人,很好对付,可是没想到,自己成了一个不自量力的傻瓜。

    “沈千尘。”

    红孩儿丢下这三个字,然后朝着明轩阁的方向走去。

    杜齐望着红孩儿潇洒的背影,心中泛起阵阵波澜。

    呵呵,还会隐匿修为。

    这沈千尘绝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我以后可要多防着他点儿。

    不过,他若是和我抢嬴语冰的,那我可不会答应。

    ………………

    渐渐地,夜幕降临,咸阳宫中张灯结彩。

    “小红,去催一下那些厨子,大王很重视今天的晚宴,他们可一定要准时上菜!”

    “那些舞姬呢?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没凑齐?”

    “别磨磨蹭蹭的,快把这些东西放到它们应该待的位置!若是有一件东西放错了位置,你们就等着大王惩罚你们吧!”

    整个咸阳宫充斥着各种各样忙碌的身影。大家好像上了发条似的不停地走动,不带半点儿松懈。

    就这样,在大家忙活了好一阵子后,晚宴终于开始了。

    秦王坐在大殿之上,望着殿下行大礼的官员,神情庄重。

    “都起来吧。”

    秦王黑色的长袖轻轻一展,殿下的官员们在道了一声“谢大王”后一一起身。

    秦王接着说道:“今天,寡人叫你们来,是要给你们介绍一个人。说起这个人吧,你们可能也对其有所耳闻。”

    殿下的官员们听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但是,在大王面前,他们就算是心中有所触动,也不会表现出来的。

    “寡人也不跟你们卖关子了,这个人就是沈千尘。前段时间,他凭着几首美妙的乐曲,可是轰动了整个咸阳城。寡人很欣赏他的才华,特为远道而来的他准备了这场宴会。”

    秦王抑扬顿挫地说道,脸色逐渐变得红润起来,笑意也越来越浓厚。

    “大王,大秦能得这一旷世奇才,可谓是我等做臣子的荣幸啊!”

    “大王,俗话说,乐乃昌盛之兆。此人精通乐曲,必会给我大秦带来无尽的繁荣昌盛啊!”

    “大王,今天早上,臣还卜了一卦,卦象极好,我想此人一定和这祥瑞之象有关。”

    殿下的大多数官员们纷纷附和道。他们越说越离谱,把红孩儿吹得和神仙差不多,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有多喜欢红孩儿,因为他们想要的不是红孩儿,他们想要的是大王的欢心。

    他们心里清楚,只要大王高兴了,他们就有好日子过了。大王给予了沈千尘高度评价,他们怎么可能会逆着大王的意思来?除非是不想过好日子了。

    然而,面对大多数官员变相的溜须拍马,有两个人的脸色可是差得不敢看了。

    想都不用想,也能猜到这两个人是谁了。

    张乐师和杜齐,没错,就是他们。

    张乐师一言不发地坐在自己的小桌子前,一脸严肃,表面上装得毫不在意,其实心里气得早就炸开了锅。

    这沈千尘算个狗屁啊!

    不就是会唱几首曲吗?

    至于为他庆祝吗?!

    还有那群趋炎附势的小人。

    麻蛋,老子当初风光的时候,你们也是这样说的。现在换了一个人,你们连台词都不知道改一下!

    沈千尘,即使整个秦国的人都服你,我张乐师也不会服你!

    张乐师自小学习音律乐器,为了拿到“秦国第一乐师”的名号,他下了不少功夫,也算是一个既有天赋又有努力的乐师了。

    可是如今,红孩儿的到来让他的地位岌岌可危。

    他不服气,他不甘心,他不愿意看到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就这样毁在了一个黄毛小子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