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老娘本来就不是人

目录:重生西游之我是红孩儿| 作者:旦| 类别:散文诗词

    ♂

    红衣蜘蛛精沉思片刻,道:

    “我最近这段时间抽空去一趟皇上的寝殿。为了龙脉,我们姐妹几个在这里熬了几年了,还有两个姐妹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了。所以,决不能放过任何一条与龙脉有关的线索。”

    青衣蜘蛛精点点头,表示愿意跟随红衣蜘蛛精一同前往。

    红衣蜘蛛精想了一下,便答应了。

    红孩儿从怡雪殿回来后,就暂时将玄烟留在自己的屋子里,问一些事情。

    “玄烟,我问你,在怡雪殿的后花园,那里的宫女把你拉走后,你们都干什么了?”

    红孩儿一脸严肃,问道。

    那几个蜘蛛精是妖,现在,怡雪殿是蜘蛛精的天下。

    虽然怡雪殿的宫女依旧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但是长期待在蜘蛛精的身边,多少会沾点儿妖气。

    红孩儿担心这个身份不明的玄烟和那几个蜘蛛精有什么瓜葛,然后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回沈国师,奴婢之后被那宫女带到正堂,红美人跟我说了几句话,然后她就走了,我便一个人待在正堂。”

    玄烟面若古井无波,回答道。

    “哦?玄烟,那你告诉我,红美人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红孩儿顿时来了兴趣,问道。

    呵呵,这蜘蛛精又想兴什么风做什么浪啊?

    “红美人说她虽然没有在宫里见过我,但对我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便想挖我去怡雪殿做事。”

    玄烟没有丝毫隐瞒,一五一十地说道。

    她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好像这些话不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一样。

    “那你是怎么想的?”红孩儿起身走到玄烟的旁边,冲着她的侧脸微微一笑,“你要是想去怡雪殿做事呢,那我不拦你,把你调过去就可以了。宫里人都知道,怡雪殿的那几位很得皇上宠爱,说不定你过去了也可以跟着享享福。凭你的姿色,万一哪天你被皇上相中了,皇上一高兴,就封你个美人良人什么的。从此,你便可以和我平起平坐,不用再看我的脸色,对了,还可以找我报仇。”

    红孩儿把去怡雪殿的好处都跟玄烟说了。

    既然蜘蛛精想挖玄烟过去,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这特别的感觉又从何说起呢?

    难道是和我一样觉得玄烟不简单吗?

    其实,这一次,红孩儿是特意带着玄烟去怡雪殿的。

    他想看看,在那几个蜘蛛精的眼里,玄烟是什么样的。

    果不其然,蜘蛛精对她也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红孩儿越来越觉得玄烟不一般了。

    闻言,玄烟的脸上没有一丝动容,淡淡地说道:

    “沈国师,奴婢从来没有想过要当美人良人,甚至,根本没有想过见皇上。如果奴婢当初有这个想法,那就不会选择来到明轩阁。既然奴婢踏进了明轩阁的门,那便是明轩阁的人,绝不会说走就走的。至于您加在我身上的报仇之说,那只是您的想法,并不是奴婢的本意。奴婢生活得非常好,没有什么仇可以报。”

    玄烟目视前方,挺直了腰板,不卑不亢,完全没有奴才身上的那种奴性。

    “玄烟,那你的意思是打算留在明轩阁了?难道你不怕得罪了红美人?”

    “奴婢当时就拒绝了红美人,并且明明白白地告诉她我不愿离开明轩阁的理由。然而,红美人似乎不理解奴婢的选择,她态度傲慢,将奴婢狠狠地骂了一顿,最后扬长而去。既然奴婢已经得罪了红美人,那便更要留在明轩阁。因为明轩阁是您的地盘,红美人不敢造次。”

    从玄烟的话语中可以看出来,她的态度已经很鲜明了。

    她要留在明轩阁,这一点,即使是宠冠后宫的红美人也不能改变的。

    “玄烟,你说得对,明轩阁和怡雪殿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没有什么矛盾,红美人自然不会轻易越界。所以,你在这里还是安全的。”

    红孩儿说完,便让玄烟下去了。

    整个屋子,又只剩下红孩儿一个了。

    呵呵,多么聪明的女子呀!

    一般说来,这聪明的女子都会想着往上爬,提高自己的地位,把更多的人踩在脚下。

    而她呢,却说自己没有这个想法。

    难道她就真的甘心在我身边当个小小的宫女吗?

    这明显有点儿说不通呀。

    玄烟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

    她智商是有的,却甘愿留在明轩阁过比较卑微的日子。

    怎么解释才合理?

    红孩儿觉得玄烟就是一个谜。

    蜘蛛精想要得到秦朝的龙脉,那这玄烟又想得到什么呢?

    ………………

    此时此刻,玄烟独自坐在明轩阁花园的假山旁,背靠着一座小假山,翘着高高的二郎腿。

    这里比较僻静,周围没有一个人。

    “那怡雪殿的女妖竟然敢对我如此无礼,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若不是我现在被封了法力,看上去与凡人无二,我早就把她的元婴捏碎煮粥喝了!”

    玄烟目露凶光,小声嘀咕道。

    红衣蜘蛛精在怡雪殿骂她的话,她一个字都没忘记。

    哼,说我是肉眼凡胎,不知好歹,不识抬举!

    待老娘有了法力,老娘倒要看看到底是谁不知好歹不识抬举!

    老娘是遇到点儿情况,迫不得已才来到这里,没想到,你们一个二个都不把我当人看。

    好吧,老娘承认,我本来就不是人,但你们也不能这么欺负我呀!

    那个红孩儿,你以为你换了个假名,我就不知道你是红孩儿了,整天神神叨叨,总是问我是谁,我是谁。

    擦!老娘是谁,用你管呀,我能过来当个宫女伺候你,就是你的福分!就这还不知足!

    老娘要是真把自己的祖宗十八代搬出来,估计要吓哭你这个十几岁的娃娃!

    还有那个妖精,去你妹的特别感觉!告诉你,你今天算是撞到老娘枪口上了,这笔账,我先给你记上,你以后慢慢还吧!

    但愿,你能活到那个岁数,不要中途撒手归西了!

    万一你真有个什么意外,那对不起,我一定敲锣打鼓好好庆祝!

    玄烟想到这里,朝假山旁的水池狠狠地扔了几块石头。

    她感觉自己在这个宫里受了很多委屈,心中郁愤难平,才独自跑到这里发泄。

    除了这个,她不知道,如今这般“无能”的她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发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