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当祖宗一样

目录:重生西游之我是红孩儿| 作者:旦| 类别:散文诗词

    “黄七安,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说那个人和你有仇,但是,这些事情毕竟都过去了,你作为一个男人,不能像个娘们似的老把这些事记在心里。我们是要干大事的人,没有点儿气量可不行啊!”

    水晶球上的男子劝黄七安放下这些恩恩怨怨。

    黄七安略一沉吟,皱着眉头,用一种极其无奈的口吻说道:

    “大人,不是我记仇,是因为挖墙脚这种事难度很大啊。”

    呵呵,你让我去挖墙脚,也不看看是挖谁的墙角。

    挖过来了,万事大吉,挖失败了,脑袋搬家。

    风险系数如此之高的事情,你偏偏让我去做。

    “黄七安,这样吧,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三十根大金条,将它们作为对你的奖励。”

    男子继续用大金条利诱黄七安。

    黄七安听到“大人”的承诺,很是心动。

    然而,他一想到自己要把与自己有过节的沈国师挖过来,心里就没谱了。

    “大人,小的真的是爱莫能助。您让我挖谁都可以,但那两个人不行。他们太精明,实在是不好挖啊!”

    黄七安摇了摇头,推辞道。

    大人,求放过!

    “黄七安,是人都会有弱点。你只要抓住他们的弱点,那事情不就解决了吗?”

    男子冷声笑道。

    他的笑容很是阴冷,让黄七安起一身鸡皮疙瘩。

    “好,那我就试一试,”黄七安除了硬着头皮答应,没有别的选择了,但他依然没有忘记一件事,“大人,别忘了您刚才的承诺。”

    “黄七安,这件事情,你自己看怎么办合适就怎么办。你要是把事情办好了,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男子说完,一下子消失在水晶球上。

    黄七安将三十根闪闪发光的大金条藏好后,缓缓走出了密室。

    大人怎么想着挖嬴政的墙角呢?

    他和嬴政到底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他都知道?

    这么长时间,黄七安心中的疑问一直得不到答案。

    不过,这些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目前最重要的是把红孩儿和玄烟挖过来。

    玄烟还好些,最难办的就是红孩儿。

    毕竟,他和红孩儿有矛盾啊!

    他上次还被红孩儿气得情绪失控呢!

    黄七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就这样,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黄七安顶着一对重重的黑眼圈去饭厅吃早饭。

    早饭还没有上齐,红孩儿和玄烟却已经早早地在桌边等着了。

    小红因为脚受伤了,暂时不能下床走路,所以没到饭厅。

    “黄大师,你眼圈怎么这么黑呀,昨晚没有休息好吗?”

    玄烟注意到了黄七安的那对黑影圈,淡淡地问道。

    “哈哈,黄大师,你这个样子好像一只猫熊。快跟我说说,你昨晚干嘛去了?”

    红孩儿在旁边肆无忌惮地笑道。

    他不放过任何一个嘲笑黄七安的机会。

    本来,红孩儿想说熊猫的,但他想了一下,熊猫最初是叫猫熊,可能在这个时候,大家只知道猫熊,却不知道熊猫。

    黄七安听说过猫熊,却没有见过这种动物。

    “呵呵。”

    黄七安没法回答玄烟和红孩儿的问题,便干笑了两声。

    接着,他轻轻地挥了一下袖子,坐在了玄烟的对面。

    不一会儿,早饭便上齐了。

    “我是不是应该先讨好一下沈千尘,为之后挖墙脚的事做个铺垫?”

    黄七安拿起筷子,看了看桌上的早饭,又看了看红孩儿,在心里自言自语道。

    “来,沈国师,尝尝这个。”

    “沈国师,这个也非常不错。”

    随后,黄七安不停地给红孩儿夹菜,表现得十分热情。

    “黄大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麻烦我啊?你要是真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说实话,你突然对我这么好,简直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红孩儿看了一眼面前满当当的饭碗,对着黄七安微微一笑,道。

    这碗里面已经放不下什么东西了。

    黄七安刚才的热情表现让红孩儿不得不想起一句歇后语: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沈国师,我没有什么事情麻烦您。我只是单纯地想缓和一下你我的关系。”

    黄七安猥琐一笑,道。

    “哦,这样啊,”红孩儿轻轻地点了点头,“不过,这我就搞不明白了,你之前还对我吹胡子瞪眼睛的,怎么就突然想着缓和关系了呢?黄大师,你这转变得太快了,一时之间,我有些接受不了啊。”

    红孩儿感觉这件事有些蹊跷,打算再观察一下黄七安。

    “沈国师,这个没事的,您以后会慢慢习惯的。我黄七安一定会拿出自己的行动,让您真切地感受到来自我这方面的诚意。”

    黄七安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

    “好吧。”

    红孩儿看见黄七安这副表情,不知道说什么好。

    黄七安,我看你会拿出什么样的行动。

    接下来的几天,黄七安除了睡觉和看望小红的时间,其他时间基本上都跟在红孩儿的身边,像个跟屁虫一样。

    红孩儿要吃饭了,黄七安把饭和菜端到红孩儿的面前。

    红孩儿要洗脚了,黄七安亲自打好洗脚水,直接放在红孩儿的脚丫下。

    红孩儿逛街的时候,黄七安寸步不离,红孩儿只管前面拿东西,他在后面结账。

    红孩儿发脾气的时候,黄七安心甘情愿地做出气筒。

    总之,黄七安似乎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红孩儿身上。

    那种体贴,已经无法用无微不至这个词来形容了。

    不知道的人,或许还以为黄七安一不小心爱上红孩儿了呢。

    黄七安府邸上上下下的人,看到黄七安对红孩儿态度的急剧转变,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老爷这是在闹哪一出?”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嘛?前段时间,老爷还气得要疯掉呢,现在怎么对沈国师好得要疯掉?”

    “说句大实话,估计沈国师的贴身丫鬟也没有老爷照顾得这么周到!”

    有时候,玄烟还跟红孩儿开玩笑说:

    “黄七安现在是把你当祖宗一样供着。”

    红孩儿面对玄烟的玩笑话,也只是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在外人看来,他被黄七安照顾得很好,很舒服。

    可是,他心里的想法又有谁懂呢?

    黄七安的寸步不离,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他的自由。

    他想去哪里,想做什么,都有这么一个人跟着。

    红孩儿想想都觉得很烦。

    他心里一烦,就会冲着黄七安发火。

    可是,黄七安却像个没事人似的,无论红孩儿发多大的火,他都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