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 尚食大人,有人找您

目录:重生西游之我是红孩儿| 作者:旦| 类别:散文诗词

    闻言,红孩儿拍了一下黄七安的肩膀,道:

    “嗯,咱就先顺着他,等过几天,你带我去会会那个家伙。”

    红孩儿知道,李泽厡所说的黄七安没有完成的任务,其实就是让黄七安把自己拉到李泽厡的阵营中。

    管他呢!先把小红救出来要紧!

    玄烟说,她已经把那个在密室中与黄七安保持联络的人是李泽厡的事情告诉小红了。

    也就是说,小红现在知道绑架自己的人是李泽厡。

    这个,就很危险了。

    红孩儿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小红平平安安。

    喂完马,红孩儿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中。

    玄烟来找他问一些情况。

    “沈国师,你真的要加入进去吗?”

    玄烟似乎有些不安,问道。

    从一开始,玄烟就不希望红孩儿进入李泽厡这个组织。

    所以,玄烟一直在提醒红孩儿,也有意阻拦。

    可是,事情的发展还是超出了她的意料。

    她以为,李泽厡会利用杨静姝来威胁红孩儿。

    没想到,现在成了这个样子。

    杨静姝如今活得好好的,黄七安的义女小红倒是被抓走了。

    “这个都无所谓的,小红现在有难,我总要做点儿什么吧。”

    红孩儿义不容辞,道。

    “好吧,既然你都决定了,那我就不说什么了。”

    玄烟抿了一口茶,道。

    没办法,事情都已经这样了。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或许,这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尚食大人,大门外有人找您。”

    突然,一个丫鬟急匆匆地来找玄烟。

    “沈国师,我先告辞了。”

    闻言,玄烟起身,跟红孩儿打了声招呼,便出去了。

    “小翠,来找我的,是不是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

    玄烟第一个想起来的人就是铁蛋儿了。

    “尚食大人,不是小男孩,是一个年轻男子。”

    丫鬟小翠恭敬地回道。

    玄烟一听,顿时皱了皱眉。

    年轻男子?

    那会是谁呀?

    玄烟走到门口,一个高高的身影正背对着她。

    这个背影怎么那么熟悉啊!

    玄烟走下台阶,站在那个身影的后面,冲着丫鬟小翠挥了挥手,示意小翠下去。

    “尚食大人,奴婢先下去了。”

    小翠见状,对着玄烟恭敬地行了个礼,转身走了。

    那个身影这才转过身,黑色的长袍在风中簌簌作响。

    “玄烟大美女,你还记得我吗?”

    这个男子眼神迷离,轻浮地笑道。

    玄烟一看,瞳孔一缩,道:

    “乌格,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就别管我,”这名叫乌格的男子忽然走上前去,抓住玄烟的手,“玄烟,我可想死你了,快点儿跟我回去成亲吧!”

    “乌格,你给我放尊重一点儿!”

    玄烟拼命地挣脱着乌格的手,低吼道。

    可是,她越挣扎,乌格就抓得越紧。

    “玄烟,你都不知道我找你找的有多辛苦!你现在没有法力,我就很难感觉到你的气息!你快跟我回去吧!”

    很快,乌格的动作引来了旁人的围观。

    “乌格,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跟你回去的!”

    玄烟满脸怒火,大声叫道。

    她这辈子,都不想看到这个家伙了!

    “玄烟,你别忘了,我们之间有一纸婚约,虽然还没成亲,但也是情深似海。哈哈,你不跟我回去,跟谁回去啊?”

    乌格看到这么多人围着自己,趁机给玄烟施加一些舆论压力。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听乌格这么一说,纷纷指责起玄烟来。

    “这个女孩子怎么这样?和别人已经有了婚约,不在家好好待着,跑出来做什么?”

    “估计八成是这姑娘太任性了,我以后娶媳妇儿可不能娶这样的,要不然,三天两头地去找,成何体统?!”

    “看这样子,这姑娘像是离家出走。我就搞不明白了,既然有婚约,有什么理由不跟人家回去啊?”

    玄烟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心里压抑的一团火终于爆发了。

    她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乌格,指着乌格,大声责骂道:

    “乌格,你以前做过什么事,你都忘了吗?你现在还好意思叫我回去,做梦去吧!”

    “玄烟,以前的事情是我做错了,我非圣贤,孰能无过?我在这里给你陪个不是,行吗?快点儿跟我回去吧!”

    乌格走上前去,想一把抱住玄烟,但被玄烟躲开了。

    “乌格,我最后再说一遍,我不会跟你回去的!除非我死了!”

    玄烟恨恨地说道。

    她永远不会忘记,乌格给她的伤害。

    因此,跟乌格回去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跟乌格回去的。

    “玄烟,你不要把话说得这么绝嘛,我们之间,还是有商量的余地的。”

    乌格继续纠缠道。

    就在这时,红孩儿走出大门,慵懒地伸了个懒腰,道:

    “这哪只公狗啊,在门口一直叫个不停,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了?”

    乌格一听,自己在红孩儿的嘴里成了一只公狗,别提有多生气了。

    于是,他把矛头对准了红孩儿,叫嚷道:

    “你是哪根葱啊?”

    玄烟趁乌格说话的空档,赶忙走到红孩儿的身边。

    她实在是不愿意再受这种纠缠了。

    “我是玄烟的朋友,”红孩儿神色从容,“本来我在睡觉呢,忽然被一只公狗吵醒了,出来一看,那只公狗居然还咬着玄烟不放。你说,我作为玄烟的朋友,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红孩儿说完,淡然一笑。

    对付这种无赖,就不能跟他讲文明。

    “哈哈哈……”

    围观群众听出了红孩儿的话音,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站在红孩儿身旁的玄烟也不由地掩嘴偷笑。

    公狗,这个比喻好恰当啊!

    乌格那个无赖可不就是这样吗?

    哈哈,妙!妙!妙!

    乌格见此情景,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用手指着红孩儿,不忿道:

    “反正,我已经知道玄烟在哪了。咱们走着瞧!”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人群也随之散去。

    “谢谢你,沈国师。”

    玄烟由衷地感谢道。

    要不是红孩儿出面,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必客气,我们是朋友嘛,下一次,要是再让我碰到他,我可不就是动动嘴皮子这么简单了。”

    红孩儿微微一笑,道。

    现在,他已经把玄烟当成了朋友了。

    即使之前他对玄烟有所猜忌,但他相信玄烟是个知好歹的人,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玄烟听到红孩儿再次强调他们是朋友,心里是既欢喜又感动。

    我玄烟也终于有朋友了!

    “谢谢!”

    玄烟不知道说什么好,眸光闪动,再次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