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27章 周大师?

目录:一念永恒| 作者:耳| 类别:武侠修真

    白小纯眨了眨眼,心跳莫名的加速了一些,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实在是他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对这个公孙婉儿施展了轮回过去经后,此女居然会出现那么奇怪的反应。

    “难道说我自创的这个神通,有什么致命的破绽!”白小纯立刻紧张,实际上这件事情他早就觉得匪夷所思了,每次一想到若是轮回过去经,具备了这种让人目瞪口呆的特殊作用,一旦传出去,怕是名气都有损,他就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我要创造的,可是大神通,大术法啊!”白小纯深吸口气,不愿去深思这个问题,他琢磨着更大的可能性,是与公孙婉儿的记忆有关。

    “一定是这样,我白小纯为人正直,创造的功法自然是堂堂正正,岂能这么歪门邪道。”白小纯安慰自己一番,又看向公孙婉儿的行宫,心底也在迟疑要不要进去时,行宫的大门,竟无声无息的自行开启。

    白小纯呼吸顿时急促,看了看行宫大门,又看了看天色,心底更为纠结,最终他长叹一声。

    “罢了罢了,为了云海州的千万子民,为了我通天世界的所有人们,我白小纯又岂能在意自己的得失!”白小纯狠狠一咬牙,大有一种豁出去的感觉,神色凝重,步伐沉重,一步步向着行宫走去。

    心底深处,更是产生了一股悲壮之意,渐渐地走入行宫,看到了在那行宫深处,坐在那里,穿着一身粉色宫装,面无表情的公孙婉儿。

    似乎这一刻的公孙婉儿,与之前开口说出小哥哥时,已不是同一人,她冷冷的盯着白小纯,目中深处带着一抹寒芒。

    “除非你能永远使用你那卑鄙的术法,否则的话,只要你再对本宫用一次,我立刻发动北部所有力量,灭你云海州!”公孙婉儿缓缓开口,声音低沉,瞬间就让白小纯目中寒芒一闪,更是修为运转,实在是这一刻的公孙婉儿,给白小纯的感觉,似是曾经的鬼母!

    “你可以怀疑本宫的坚定,也可以去尝试一下看看。”公孙婉儿目光依旧冰寒,可那语气内蕴含的果决,好似斩钉切铁。

    白小纯皱起眉头,实在是眼前的公孙婉儿,与鬼母太像了,让他忍不住去怀疑,这公孙婉儿融合了鬼母后,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在他感觉,对方的性格似也变的有些陌生了。

    “不过对于这种冰冷性格的,我还是有些办法,当年宋君婉与周紫陌,一个个都很冷漠。”白小纯眨了眨眼后,神色瞬间肃然无比,看了眼公孙婉儿,他慢慢的背起了手,一股铁血之意,在其身上轰鸣爆发。

    随着爆发,他整个人的气势也都与之前不同,目光深沉的同时,声音也带着一抹天尊的至高无上之意,在这行宫内回荡。

    “你的确可以发动北部之力,灭我云海州,可白某当年尚是半神,就能擒你一次,如今……你说我能不能做到再擒你第二次!”

    不等公孙婉儿开口,白小纯话语再次传出。

    “而白某今天来此,不是与公孙婉儿你争执这些没用的话题,我云海州炼灵冠绝天下,圣皇朝内已声名赫赫,你北部数州,对于炼灵一样有所需要,只不过之前我云海州封锁,使得你北部之修,无法接触!”

    “今天,白某是准备开放云海州,与你商谈,并非是来恳求与哀求!所以你的姿态,也不要太过!”白小纯言辞如同利剑,将自己的需求改变,换成了是公孙婉儿的需求,这番话语一出,公孙婉儿目光更为犀利。

    “笑话,你拿了我手中一州,居然还这么一副好似施舍般的姿态,白小纯,你莫非修坏了脑袋!”公孙婉儿冷笑。

    “你也不用在意云海一州的得失,你的确是失了一州,可我还给你远远超出一州收益的炼灵贸易!”白小纯立刻开口,声音带着某种笃定之意。

    “贸易?你云海州是被我北部封锁,并非如你所说封锁我们,这贸易对你云海州有大用,可对本宫,没有半点作用!”公孙婉儿语气依旧冰寒。

    “没有作用?公孙婉儿,你如今不受邪皇信任,与其说是自行来了此地,不如说是边缘化在此,而白某处境与你相差不多,这一点,我们有相似之处,我不相信你不想破局,否则的话,你也不会来势汹汹的镇守北部,而我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让我们各自达成自己的腾飞目的,你我的合作,才是首选!”

    “开放贸易,让北部五洲内,有我云海州的炼灵之地,一方面可提升你北部战力,另一方面更可获得大量收益,如此一来,北部安稳后,甚至我可以让你成为云海州在邪皇朝的唯一权限者,整个邪皇朝的炼灵,都由你手中把控!”

    “如此合作,如此诚意,公孙婉儿,你告诉我,你有什么道理拒绝?”白小纯话语不断,一句句说出的同时,公孙婉儿那里也目中露出思索,实在是白小纯的说法,的的确确符合她的需要,而云海州的炼灵发展,她自然看在眼中,尤其是白小纯最后的提议,对她来说,利益之大,无法形容!

    甚至更可改变她在邪皇朝的地位,这一切都让公孙婉儿这里,不得不冷静下来,开始仔细思索白小纯所说的贸易之事。

    而她虽一眼就看出白小纯刻意的颠倒与扭曲需求,不过身为天尊,这些事情哪怕看透,可若真的有利益,那么一切并非不可谈。

    白小纯眼看公孙婉儿开始思索,心底也松了口气,更有一些庆幸,他琢磨着还是这个样子的公孙婉儿,比较理智,容易沟通。

    “此事本宫需仔细衡量一二,明天给你答复!”半晌后,公孙婉儿抬起头,的向着白小纯开口。

    白小纯眼睛一亮,知道此事成功的可能极大,也明白对方需要判断思索,能告诉自己明天有答复,已经是很有诚意了。

    “时间短暂,白某也就不回云海州了,在此地城池内等待明日清晨,再来打扰。”白小纯点了点头,正要告辞离去,公孙婉儿目光一闪,右手抬起一挥,顿时从行宫内,就走出一个貌美的侍女,这侍女快步走来,向着公孙婉儿一拜。

    “青儿,通天王远来是客,你将其安排好。”说完,公孙婉儿起身一晃,消失在了原地,白小纯摸了摸鼻子,虽说这个样子的公孙婉儿,适合谈事,可他心底还是觉得称呼自己小哥哥时的她,虽有些不讲道理,可还是让人怀念。

    “不行,以后尽可能的远离这公孙婉儿,她性格变化太大了。”白小纯赶紧打消自己怀念的想法,看了看身边的那叫做青儿的小丫头,这小丫头俏丽无比,看起来似秀色可餐的样子。

    青儿被白小纯目光一扫,有些害怕,赶紧欠身一拜,引领白小纯离开了行宫,走在了行宫旁的客居阁楼。

    公孙婉儿的行宫,是在一座山峰上,站在那里,向下一看,就可看到下方此州的大城。

    那城池是所在州的第一大城,与云海城的规模相当,此刻虽是黄昏,可看去也都极为热闹,熙熙攘攘,人群不少。

    眼看白小纯目光看向城池,青儿一边带着白小纯去阁楼休息,一边忍不住好奇的多看了白小纯几眼,似欲言又止,直至将白小纯带到了阁楼后,白小纯笑了笑,看向青儿。

    “有什么要问我的么?”

    听到白小纯的话语,青儿深吸口气,忍不住问了起来。

    “大人身为通天世界第一强者,传说更是第一炼灵大师……青儿对于炼灵很好奇,也看到过几次,很神秘玄妙的样子,都说炼灵需通天世界血脉才可,这是真的么?”

    “你见过炼灵?”白小纯闻言问了一句。

    “是啊,城池内的周大师,名气之大仅次于通天王您了,他每次炼灵,我只要有时间就会去看。”青儿点头,目中掩饰不住的露出崇拜之意,似对于炼灵师,很是崇敬。

    “周大师?”白小纯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