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42章 现在念

目录:一念永恒| 作者:耳| 类别:武侠修真

    随着新芽的出现,一股爆发般的波动,立刻就从这新芽上轰然而起,瞬间就充斥白小纯全身,所过之处,他的身体传来阵阵咔咔之声,甚至就连身躯,都凭空的生长了几分出来,甚至全身上下,不需要刻意,就有那玄妙的气息,扩散四方。

    这气息,正是念力的气息,如果是之前道种没有发芽前,它还是内敛的话,那么这一刻,随着新芽的出现,念力的气息也从内敛,到了外放的程度!

    这种境界,已经使得白小纯举手投足间,都好似能牵动世界之心,影响他四周众人的心绪变化,威力之大,诡异莫测!

    若仅仅如此,还不足以凸显出天尊中期的强悍,除了念力外,白小纯的修为,也在这一刻不断地攀升,整体的战力,竟比之前强出了十倍左右!

    如果是之前的白小纯,拿着北脉大剑,可以与天尊中期一战,甚至勉强能与天尊后期交手的话,那么现在的他,不需要北脉大剑,也可以做到这一点!

    而一旦加上北脉大剑,那么在天尊中期里,他已站在了巅峰!

    感受着体内修为的波动,体会着念力的扩散,分析着自己与之前的不同,白小纯内心振奋激动,更有感慨,他知道,若非是在玄九郡的机缘,自己想要突破,达到如今的这一步,怕是要耗费的时间与资源,百年积累,都算是快的。

    即便是有残扇在,亘古卷第一层的过去念,也需要积累到了最后,才可尝试,且还需等他走到了第一百关,彻底成为残扇主人,获得了传承后,方有可能获得突破。

    只是凭着天尊初期的修为,白小纯也心知肚明,五十关之后,对他来说,太难了,可如今则一切不同!

    “接下来,我的修为突破,将会更快……一百关后,我说不定能成为……天尊后期乃至大圆满!”白小纯一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眉飞色舞心头雀跃,实在是他画面太美好,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敢想象。

    “若有一天,我成为了残扇的主人,修为到了天尊大圆满,凭着残扇,凭着北脉大剑……我有没有可能……与太古抗衡!!”白小纯心跳加速,这个念头在他脑海里压抑不住的生长出来,实在是若真的有那么一天,白小纯虽不是太古,可依旧已经具备了……三分天下的资格!

    许久,白小纯才将这美好的念头,深深的埋在了心底,他明白这些都是对未来的幻想而已,在没有达到那一天前,再多的幻想,也都是无用。

    “这场机缘,让我的过去念大圆满,而现在虽踏入天尊中期,摆在我面前的,就是去创造出亘古卷的第二层,能让我从天尊中期突破,踏入天尊后期的功法,也就是亘古卷的第二层!”

    “亘古卷第一层,过去念……是为道种发芽所需的积蓄之力而创造!”

    “此刻的第二层,我需要的是道种在发芽后盛开道之花朵!”

    “如果说之前的一切,都是准备,故而也能称之为过去的话,那么如今的新芽盛开,就是当下之念!”白小纯喃喃低语,他明白自己不可能凭空去创造功法,过去念是依靠曾经的通天世界的经历与回忆为基础。

    而如今的亘古第二层,因他修为突破太快,还没有足够的基础,创造起来的难度更大,可白小纯目光闪动间,低头看向储物袋时,一拍之下,顿时第五十关的奖励,那枚竹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可我有它!”白小纯喃喃低语,他原本就没打算去真正传承这位仙界主宰的道源,他需要的只是借鉴的同时吸收,进而创造属于自己的道路。

    这竹简内若是蕴含完整的生死道源的话,白小纯想要感悟,力所不及,可如今只是部分生死道源,白小纯在感悟上,要轻松很多。

    他深吸口气,脑海放空,神识散开,融入竹简的两个符文上,轰鸣中,那死亡的气息再次浮现,随后当他神识放在第二个符文上时,一股蓬勃的朝气之感,又澎湃而起。

    在这生与死的交错下,在这初次接触道源中,白小纯渐渐沉浸在内,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忘记了所有,唯独没有忘记的,是他脑海里对于当先之念,也就是现在念的思索。

    时间流逝,不知过去了多久,白小纯依旧沉浸在感悟中没有苏醒,也不知道在他的身边,此刻无声无息间,那器灵化作的童子,从虚无内走出。

    这童子死死的盯着白小纯,偏偏又无可奈何,它身为器灵,虽能在关卡内干扰,且权限极大,可却对白小纯这里,没有什么作用。

    关卡内,白小纯的种种行为,让它一次又一次感觉到了挫折与绝望,至于关卡外……一想到这一点,童子就更为抓狂了。

    它可以对任何闯关者都采取制裁,偏偏对于拥有残扇部分印记的白小纯,无法运用,毕竟从某种程度上说,它只是器灵,而白小纯则是小半个主人!

    哪怕它不愿意承认,可事实就是如此,尤其是当白小纯闯过五十关后,一心突破的他,也都没时间去查看,实际上,这一刻的白小纯,他在某些方面的权限,已经与这童子,相差无几了。

    “这么下去,我该怎么办……”童子都要哭了,它一想到有一天,眼前这个作弊的无耻之人,成为了自己的主子,问自己叫什么名字时,自己该怎么回答,就心中纠结无比。

    实在是它之前曾发誓,若让白小纯度过了那一关,它就与白小纯一个姓。

    此刻心底长叹中,它再次咬牙切齿,盯着白小纯半晌,忽然一愣,又仔细的看了看后,童子眨了眨眼,顿时眉开眼笑。

    “哈哈,这个傻货,他居然在感悟时光之道?以生死道源为引,感悟时光?”

    “他死定了,输定了,这根本就不可能,时光之道,那可是至高道之一,生死都要被其操控,这个傻子,哈哈。”童子一拍手,激动了,又看了看,确定自己的分析无误后,他顿时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兴高采烈的转身哼着小曲离去。

    时间再次流逝,一个月后,盘膝打坐,一动不动的白小纯,他的身体突然一震,随着震动,他手中的蕴含生死道源的竹简,直接就化作了飞灰,他的双眼慢慢睁开时,他四周的虚无立刻扭曲,在这扭曲下,一股与过去念截然不同的波动,从白小纯的目中,释放出来。

    这波动,仿佛他在的地方,哪怕悠悠万古,也都是一念之间,哪怕站在时光的长河里,可他所在的地方,永远都是现在!

    一切时间流逝,似乎都无法从他这里掠夺丝毫光阴!

    甚至某种程度,他的念力,可以让时间……为之静止!

    “现在念,霸道之念!”白小纯轻声呢喃喃的同时,远处扇骨上,在白小纯看不到的地方,童子幻化出来,它之前感受到了一些生死道源的波动,这才出现,此刻在看到白小纯后,它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一脸的难以置信。

    “时光之道,天啊,这比生死道源还要高深,足以称之为大道的时光,居然会被这无耻的作弊者感悟成功!!”

    “老天爷你瞎了啊!”童子直欲抓狂,不甘心的嘶吼起来,眼睛赤红,他已经决定了,下一次,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一定一定要让这个无耻之人,彻底失败。

    “你给我等着!!”器灵童子狠狠的一抓头发,开始去找适合的关卡,准备大干一场,那样子像极了搏上一切奢望翻盘的绝望赌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