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八章:火中砾生

目录:斗魄星辰| 作者:将军开印| 类别:玄幻魔法

    强大的魄力之光环绕天地间,在这片独特的天间之间,浮立着一只五层不同光泽的魄力能量球,它就是魄师身体内最重要的部分,形同于生命根源,魄力之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每次魄力升级之后,它都会以不同的方式发生着变化,最主要的变动,除了外质坚硬以外,还是体积的放大。

    少年体内的魄丹,正在膨胀然后再缩小,彼此起伏的来回着无沿的循环。这就蕴味着它要进步,它要变化,它要成为那脱僵之马,跃于魄能世界的广阔天地之间,望山跑死马般的向前不停的前奔。

    一旦再次膨胀定型之后,就是它真正的升级完成。但是在这关健的时刻,它第一步的运行,都其实是种无法想象的艰难,转化成本体的痛苦,这只是真实经历它无往进程的战魄师本人,才能深刻的理解到这种真真地感觉。

    浮坐于大火启天的天境之中的紫红,闭目养神般的静立保持着修行的姿势,实际上他的体肤中的一切,确是在饱受着无间的痛和疼所带来的苦楚。

    他必须保持着平静,保持着无痛的假像,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是名合格战魄师的正常形象,如果连这种苦都无以吃得,那他的未来之路也走的不会久远。

    神心完全静之下来,紫红仿佛坐在火海的中央,周遭不断地翻起汹涌的火焰巨浪,恐怖的足以吞噬掉一切的物质。灼热的温度,在这个热环境里,一跃达到了超万度的高温,这是种可以超阳的热度。

    神奇少年仍旧威风凛凛的站在火水之上,像位屹立不倒的少侠,行于天地间的正常道路之上,他又仿佛是太阳之子,也只有他可以在这种高温内保持着平静不溶。

    缭绕的黑烟在四面八方里突突地直冒,滚烫的火水在脚下趟流,虽然下面切实很热又烫,但少年不怕不惧,他热着强行的滚热,向着走去。

    他站在火海之央,不沉不落,就像一片海面上的纸或者是叶,向前飘动一样缓慢的行走,高温铺天盖地的压力,仿佛要将周围的空气烧破,完成变成火的世界。

    滚滚汗水糟粕样地流下,他擦去面目上的汗水,向前不停的走去,每踏行一步,都能听到那嗞嗞入耳的恐怖声响,那是火水烧断其身上豪毛和肌肤的声音,灼力疯亢的传进紫红的身体。

    灼热带来的种种痛疼,让得他在背部上发冷、发凉,可怕的感觉,让真实的热度没有感觉,他只能感到彻冷到心怀中的冰冷,是从后面的脊背上流传而来。

    这种火热的痛苦是一种永恒之定,当他完全适应下来了这种痛苦节奏之后,他将无往不胜的继续前行,一直走到那想要去的彼岸。

    但是继然来到这种历练的火洋之中,只有眼前这么点阻碍,似乎是不太现实,也不合乎逻辑与常理,因为入圣之后的每突一级,都是种无比的艰苦和难以想象。

    火力肆虐,烟起勳天,少年不断的从妖绕的黑烟丛中,走出来再进入,然后再重新行走出来,踏着火红的液体向前走着。

    无限无距的火力海洋,仿佛的真的摸不着边际,走了不知道有多少时候,在紫红此刻的感觉里,像是走了一万年,仍旧是火海无边无岸,向前继续越走越有着种走不出的负面感觉,让他的信心也变的阴暗起来。

    宛如平静的海洋之中,有微风刮过,扫开他额前两缕青丝,让得受到了微微的享用感觉,虽然只是微微,确无比的舒服和通畅。

    噗,一声惊天火浪翻天而起,从中扑出一只狰狞的红鳞怪兽,它家伙外肤可抵御着万度高温,咆开那獠牙大嘴,扑向少年,要把它一口吞进嘴中。

    手中突然感觉有一丝冰凉,他低头一看,不知道怎么的就握着一柄长长的红剑,剑体像是用红晶制成,从内至外放射着狰亮的红光。

    他灵活的避过怪兽的一扑,像牛般巨大的身躯扑下,砸去一个巨大的坑启,荡的火面涟漪一片片**,扩散成圈成圈而去。

    提剑发威的少年,怒步前移,紫红一剑狠狠地刺入好怪兽还带着火焰的屁股,一剑穿红带出那滚荡火热的绿色血液,就像是强酸一样的血,顺着宝刃滴入焰海里,立即发了嗞嗞之声,妖烟四起。

    怒声一声的巨怪,摆转身子,再发扑去,锋利的巨爪,怒拍而下,向着那少年的脑袋压去。感受着突来的风压,紫红不急不燥,就那么风轻云淡的避开了兽爪的拍击,但是看着他所有的动作,都是正常而缓慢。

    两者之间的速度差距,惊异怪诞,也视乎不合情理,但是他确真实的发生了,因为这少年没有用上一丝超出物理范围的力量和动作。

    怪物拍下一击,由于怒和力量的完全投入,硕大的鳞脑就深深的扎进火海之中,只露出脖颈一下的巨大躯体。这怪物的整个身躯就像只狗熊,确披着火烧不动的鳄鱼样的铠甲,头部如黑色的牦牛一般。

    魄兽怪异千千之万,它确没有半丁点魄力感觉,完全是种决对的火物,紫红心知这是在修练的海洋之中,是一种超出真实的幻境之中,所以眼前的一切物事,不可以常理喻之。

    没有一点怜悯之心,他暴戾的杀心顿起,双握紧握剑柄,顺势的翻转下滴血的那道铁刃,高高的悬举过头顶,向着猛虎然的刺了下去。

    一声震撼人心的刺破皮肤的声音雀起,紫红不断的用尽力量,压下剑柄,向着不断的扎刺,每进一剑之寸,就能产生巨大的阻力,并带起这种震惊神经的嗡鸣声响。

    那紧握剑柄的双手之上,暴起蜿蜒的精暴使筋,一直把剑柄完全插进怪兽的皮肉之内,不能再动弹一豪半厘,他才稳定下继续强杀的心劲,于是敢紧调转身体,握剑再进。

    嗞啦!一声惊耳的声响,寒光剑刃划破巨兽的一半劲肤,切出那脖子内的翻飞血肉,巨大的红流腥臭扑出,飙射了少年的一脸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