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57章 妮妮卡身世

目录:斗魄星辰| 作者:将军开印| 类别:玄幻魔法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妮妮卡身世

    将这缕灵魂体暴吸而入,那枚珠子之上的强光己经暗淡了下来,不在旋转不在有光亮产生,冰冷死亡气息,自其内散发而出。

    妮妮卡此时睁着漆黑的大眼睛,站在一个熟悉的地方,这里是他的家,恢弘的城堡之前,两道熟悉的身影朝着她摆手招呼。

    当然不是妮妮卡怀经恢复了,这只是她的灵魂记己所产生的幻境,而那两个朝她招手的微笑男女,正是她的父母。

    一身高贵的袍服,笼罩在一位长相出众中年男人的身上,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磅礴灵力能量之中,无不透射出绝对的威严,和净上的高贵,他就是灵族的帝王,灵王。

    女人三十多岁的模样,模样魄丽高贵中,透射出一抹成熟的气质。她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将那丰满不失苗条的身材,给勾勒的美伦美换。

    “快来妮妮卡,到爸爸妈妈这边来,有好玩的给你。”红衣女子朝妮妮卡招呼着雪白手掌。

    蹦蹦跳跳的小姑娘,天真烂熳的笑容密布其上,对着父母奔跑了过去。

    她出生在一个高贵至尊的王者之家,是未来灵族的女王,但是接下来的事情,确将会推向人生的无底深渊,犹如被投入无间地狱一样永远也爬不出那绝望的地底。

    似乎上苍并没有将妮妮卡抛弃,让得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人,那是来自斗魄大陆的男人,万紫红出现在她人生十字路口,带领着她一路前行,不离不充的充当着好的指路灯,才最终没有让她盲目而丢失自我。

    其实当时紫红闯重门城时,初遇妮妮卡时,后者正在做着与杀死父母仇人准备一决死战的想法,真是如她所愿的话,恐怕就没有现在她和紫红的一系列肝胆照的伙伴情缘了。

    最后她看到了希望,从这个男人身上发现了那可以扫灭一切阴冷困境的强大,所以她要将自己的希望放在他的身上,将报仇的可能赌在了他们的合作上。

    事实证明她的想法是正确的,紫红并没有令她失望,将那个万恶的仇人给最终手刃,而并没有把她放弃,誓死也要将之复活回来。

    一个黑色的男人,站在一个被阴暗掩盖的角落当中,而此人的年纪,明显要比妮妮卡父亲大上好多,脸庞之上透着一丝苍老,阴森的光芒闪烁在眼底。

    这个年纪颇大的男人,就是改为妮妮卡日后一生的大伯,她父亲的亲哥哥。

    本来年纪最张的他,是可以继承灵族皇统的,但是确是因为天赋的不济,最终的皇位被妮妮卡父亲给继承了过去。

    灵族是一个视本族最大利益化的种族,天赋与力量决下着自己的命运和前途,选择妮妮卡父亲为王,并不是后者的抢取,而是整个家族的共同选择。

    但是身为一胞之哥的伯父,确没有正常的去那样想,而是将愤怒与怨毒的目光,只是投向了这一个同样与他血脉相连的家庭,将决情的恐怖之后,悄悄的投向了他们。

    十岁的妮妮卡一日快乐的回到家中,推开栅栏木门之后,院子内格外的安静,白天强芒笼罩着院内,确让她感觉不到有丝豪的应有温暖,而反是股不详的阴冷,瞬间侵入她的心灵,让她本能的崩紧了神经。

    她大声呼唤了几声,她的父母,还有照顾她的叔叔阿姨的名字,那些人都是她的仆人与家丁,但是回应她的仍旧是寂静的气氛,没有半丝的声响,好似时间让这一切都停下了动静,只有她那咚咚心脏的跳动声。

    必竟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她并没有成年人应有的戒备与应变能力,豪不知情的她,最终一步步走上了家里厅门前,嫩弱的小手将木轻轻的推了开来。

    弱小的灵心顿时凝固成一舵冰块,双眼骤然紧缩,浑身的毛发就此倒竖了起来,看到的一幕,让她终身徘徊在血腥恐怖的痛苦的记忆当中。

    干净的木板之上,洒满了血液,几具尸体就趴在上面,深深见黑的血,就是从这些己经变的僵冰的身体之中流趟出来的。

    死的这几人,正是妮妮卡的一家。她的父母,还有那些自小陪其玩耍的熟悉的几张面孔,全部己经彻底失去了气息,扭曲的面孔之上,瞪视着死不瞑目的可怕的眼神,充满着绝望与恐惧。

    她终于要暴发了,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嘶吼,但是被一道苍哑的男子给断打了去,“不要在叫,不然就让你随同他们一块去天堂。”

    一个高大的身影己经站在了妮妮卡面前,就好像是一个只鬼魅一样,散发着绝情和冰冷气息的五旬男人正垂视着她。

    看着这眼前的男人,妮妮卡顿时神情为之一怔,这张熟悉的面孔,自小对她疼爱不少于父母的男人,就是她的伯父。

    可是她再也无法从这面前男人身上,寻找出一丝的慈祥与湿情,只有那来自地狱才该有的恐怖的冰冷,她后退,一双小腿颤抖的没法看。

    男人一步上前,一把紧紧的抓住了她瘦小的身体,将之扛在了那庞大的肩傍之上,然后就被扛了出来,涌入其耳旁是那种无情的冷酷声音,“你父母的死,只怪他们无能。是他们将灵族从高峰进入了谷低,我会带着灵族重新进入一个新的高度。而你伯父,会拿你身的皇族之血进行试验,让你为灵族做最后的贡献,哈哈哈.......”

    从此之后,一个失去童年快乐的女孩,一年年的生长,没有同伴的快乐,没有父母与家人的疼爱,不断的遭受着冰冷机器的各种试验,鲜艳的液体,自她的血管当中,循环往潜的通过输进其皮肤中的长长的管道,被源源不断的传入那巨大的冰冷的机器中,然后就是那令她熟悉到想吐的巨大嗡鸣的声响,试验灵族血液的机器照常运转了起来。

    她从那时候开始,心己经渐渐被陡然转变的身世给渲染成了真正的冰冷,有的只是复仇与无情。但是事情并没有朝她想的那么发展,她的实力在不随着年纪的增长而暴涨,但是那个拿着她血液不断做试验的仇人,确是借助着她的力量,实力更加的是水涨船高,令她望尘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