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905章 问法(一更)

目录: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类别:散文诗词

    他扭头道:“定如何在?”

    “定如师弟正在寺内。”定性和尚笑道:“要唤他过来么?”

    “罢了,我去见他。”心寂道。

    定性和尚道:“定如师弟把虹光经拿走,这一招妙得很,大瓦轮寺再厉害也拿伏魔殿没办法。”

    现在的伏魔殿近乎独步天下,魔宗十二门竟然无人能掠其锋,而魔宗十二门虽势微,武学却是精绝,天下罕有,魔宗高手也绝不好惹。

    心寂露出一丝笑容,脚步从容往前:“嗯。”

    定性和尚道:“方丈,大华严经到底怎么被盗的,难道是心光师祖……?”

    “不是他。”心寂轻轻摇头。

    定性和尚蹙眉道:“那就麻烦了,除了心光师祖还有别人。”

    心寂脸上笑容犹在,淡淡道:“此事不急,总能查出来。”

    他已然走到楚离的禅院前,定性和尚忙上前敲门。

    楚离已然站在门口,拉开门合什一礼。

    心寂举步进了小院,扫一眼正摆在院中央石桌上的佛经:“如何?”

    楚离赞叹:“果然不愧是虹光经,智慧无穷,奥妙精妙,堪为无上妙法。”

    心寂道:“确实是无上妙法,可惜与咱们大慈恩寺的佛法不合,所获得的益处不够大,老衲一直想从虹光经上逆推出大瓦轮寺的精髓,从而两脉合一,成就至高无上的佛法之基。”

    楚离皱眉道:“方丈,从虹光经上逆推大瓦轮寺佛法,还不如直接偷得大瓦轮寺佛法呢,找人潜伏进去,就像心光师祖那般。”

    心寂缓缓摇头,叹一口气。

    楚离恍然:“方丈试过,却没成功?”

    心寂道:“曾试过几次,可惜大瓦轮寺阵法精妙,但凡有一点儿异样心思,便能知晓,从而暴露,一直没能得到其嫡传心法。”

    定性和尚瞪大眼睛。

    他没想到方丈还真会这么做,委实有失大慈恩寺仁慈宽厚之风。

    楚离沉吟道:“方丈为何不找几个大瓦轮寺弟子,从他们身上得到心法?”

    “没用。”心寂摇头道:“他们都悍不畏死,而且有秘术,一旦不妙直接寂灭而去。”

    “他心通也不成?”楚离问。

    心寂摇头:“大瓦轮寺心法能隔绝他心通。”

    楚离神色渐渐肃然:“看来大瓦轮寺的底蕴深厚超乎想象。”

    “可以理解。”心寂道:“无外乎是大瓦轮寺的前辈们通过虚空加持,数界的力量加持,咱们大慈恩寺也有这般力量,他们也别想得到咱们的心法。”

    楚离道:“所以想得到大瓦轮寺心法,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去偷学,一个是从虹光经上逆推?”

    “正是。”心寂道:“可惜老衲无能,这两条路皆无所得。”

    楚离若有所思,怔然出神。

    心寂停住话头不动,定性和尚也停下来一动不动,免得打扰了楚离。

    片刻后,楚离道:“方丈,我想试试,找个大瓦轮寺弟子,我看能不能看出心法。”

    “也好。”心寂点点头。

    楚离如今不同往日,身怀圆光神能,这可是功德圆满才能凝出的神通,而且需要天纵奇才,此神通妙用无穷,能克制其他的神通。

    所以楚离现在确定无疑是大慈恩寺的第一高手,他们做不到的事,楚离可以一试。

    定性和尚道:“方丈,那咱们的大华严经怎么办?”

    “只要能悟透虹光经,获得大瓦轮寺心法,那便不足为虑。”心寂道。

    两人告辞离开,楚离继续参悟虹光经。

    虹光经上蕴着无数灵光,每一道灵光都是智慧的结晶,他透过这些灵光,对佛法感悟更深,身后的圆光越发的明亮与明显。

    ——

    第二天,他正在修炼之际,定性和尚敲门进来,告诉他已然找到了一个大瓦轮寺弟子。

    楚离与他一闪身出了大慈恩寺,来到了一座山峰半腰的竹屋。

    这座竹屋位于一片竹海深处,周围没有人烟,不会有人过来,所以极为宁静,周围只有鸟兽之声,竹海簌簌宛如。

    竹屋内盘膝坐着一个红袍中年和尚,神色肃然庄严,一动不动。

    楚离进来之际,他睁开眼睛,宛如冷电闪动。

    “还好。”楚离满意的点点头。

    定性和尚道:“这可是咱们付出偌大代价,折损了两位弟子才捉得。”

    楚离道:“他没用秘术脱身?”

    “可能还想看看到底是谁捉他,还没死心吧。”定性和尚深深看一眼这红袍中年和尚。

    红袍中年和尚沉声道:“两位和尚为何要暗算贫僧?”

    楚离道:“小僧大慈恩寺定如。”

    “伏魔殿殿主?”红袍和尚沉声道。

    楚离缓缓点头。

    红袍和尚道:“贫僧妙智。”

    楚离上前一步轻轻一点他胸口。

    妙智和尚顿时一僵,一动不能动,仅仅能眨眼,嘴巴也不能动,周身上下的内力也停止了流转,好像化为一具雕像。

    楚离微笑道:“还是别用秘术的好。”

    妙智和尚一听到楚离的法号,毫不犹豫的催动秘术,便要解脱而去,却被楚离看破,直接封住。

    楚离道:“贵寺的心法号称秘传,绝不传于六耳,小僧却是想知道一二。”

    妙智和尚目光中泛出嘲笑之意。

    大瓦轮寺的心法都是神通加持的,不可能被人得去,法不传六耳,这是确定无疑,千万年来从没有人能破例,定如虽厉害,伏魔殿殿主,但伏魔殿殿主历代都很厉害,也得不到大瓦轮寺心法。

    楚离道:“大瓦轮寺的根本法是虹光经吧?”

    妙智和尚眨了眨眼。

    楚离道:“虹光经的下手处是哪一篇佛经?”

    他随后点点头:“唔,是普耀经。”

    妙智和尚瞪大眼睛,难以置信。

    楚离脑后圆光灼灼闪动,宛如真实的镜子在映照着明媚阳光。

    “普耀经却是寻常得很。”楚离沉吟道:“只是没想到却是下手法。”

    “如何读普耀经?”

    “原来如此,还需要与增阿含经相合。”

    楚离一口气说到这里,摇头不已。

    大瓦轮寺的入门心法确实玄妙,竟然是两部佛经的相合,而且需要放到一起来读,来参悟,从而找到适合自己的心法。

    这需要自己领悟,而不是旁人的教导,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心法,学了别人的心法是毫无用处的,所以这些年来,大瓦轮寺的心法不会外传。

    不知道读经之法无用,即使精研两部佛经,也是白费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