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踩在脚下

目录:最后一个使徒| 作者:卷土| 类别:玄幻魔法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自然是因为双方之间的力量差距太大,有道是一力降十会就是这个道理,不过杜瑜琦终究没有拥有柔道那样的专业擒抱能力,也没有街霸的伏虎霸王拳这种专业追击倒地敌人的秘技,所以一摔之下就立即后退了两步,避免对方恼羞成怒下骤然反击。

    果然,盖达尔被狠摔在了地上不到半秒钟,身上就炸出来了一道白色的光柱,其中有一条隐隐约约的龙魂盘旋缭绕而丧,不是别的,正是狂龙之吼道具,倘若刚才杜瑜琦趁势追击的话,那么相信已经被炸飞了。

    然后盖达尔就直接跳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对准杜瑜琦冲了上来,脸色已经完全涨红!先前的被摔倒令他感觉到了极大的羞辱,因为在盖达尔的心中,杜瑜琦一直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虽然之前盖达尔他自己面对杜瑜琦都铩羽而归,但盖达尔也是认为都有原因的,第一次是风林这老头子以大欺小拉偏架,第二次则是杜教士卑鄙无耻的与素盏夕一起偷袭!

    所以刚刚的这一下,盖达尔选择性的无视了那一股让自己根本就无法抗拒的力量,他张开双手对准了杜瑜琦直冲过来,凶相毕露!杜瑜琦笑了笑,平静的从腰间抽出了那一把卡露亚的教导:裁决,然后随意的站在了原地。

    盖达尔发力狂冲以后,看似已经是怒火上头,但实际上相当谨慎,在距离杜瑜琦四米的时候一下子就消失了。而这个距离也是他精心谋划过的,因为四米的距离不长不短,恰好是剑魂发起攻击的最佳距离,倘若杜瑜琦沉不住气一下子出手的话,那么这就落入到了盖达尔的预判当中。

    盖达尔的消失便是因为一个技能:瞬步!

    骤然朝着前方高速移动,倘若没有注意的话,甚至能起到瞬移一样的效果。

    所以,当盖达尔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是在杜瑜琦的面前!虽然发觉杜瑜琦没有上当,但拳头一攥就要出手,只是在这时候,盖达尔忽然脑海当中出现了杜瑜琦之前那轻描淡写的一抓传来的巨力,他心中一凛,强行抑制住了进袭的**,居然又施展出来了闪步,直接以高速退了回去。

    做事十分谨慎,这就是盖达尔的特点。

    也是这个张狂无比的家伙虽然树敌无数,却能活到现在的原因。

    “这一次你还不上当?”盖达尔施展出来了闪步以后,忍不住咬着牙齿这样猜想。

    的确,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在发觉敌人竟然已经逼近到了面前,这就真的是很难忍住不出手了,一旦出手的话,却只能打到盖达尔的影子,露出一个巨大的破绽,届时盖达尔可是并不缺乏中距离的攻击手段,比如说念气波,抛沙,铁山靠,金刚碎等等招数,都是可以攻击到前方十来米之内的敌人。

    事实上,哪怕是对于所有的格斗家来说,瞬步和闪步应用得好不好,那完全就是一道不折不扣的分水岭,用得好就是神,用不好就被打成傻子。

    可是杜瑜琦依然很随意的站在那里,手里面满不在乎的提着卡露亚.裁决,他的表情似笑非笑的很是奇特,看盖达尔的样子简直就像是在看耍猴戏卖唱的一般,见到了盖达尔在那里突前又回缩,那些风拳流道场的弟子本来十分担心,但见到了杜瑜琦的镇定模样,不知道怎么的就忍不住觉得盖达尔的前冲后退就像小丑一样,十分滑稽,忍不住有笑出声来的。

    杜瑜琦此时也是叹了一口气,看着盖达尔道:

    “打不打啊?不打我去撒个尿先?”

    盖达尔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只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当下已经觉得自己无法再忍受了,怒吼一声就再次扑上,哪怕是这样,他也是跃起了以后对准了杜瑜琦一脚点了过来,脚尖上面氤氲着一点寒芒,正是格斗家的“鹰踏”这一招,而这一招威力大,很容易打出破招的效果,更重要的是,哪怕是失手以后露出来的破绽也是非常小,不容易给对方乘势反扑的机会。

    可是,就在盖达尔一动的时候,杜瑜琦竟然也动了,他手腕一翻,剑尖便直接敲了起来朝着上方,倘若盖达尔的鹰踏继续踏出的话,便会一点不差的踩到卡露亚.裁决的剑尖上!

    盖达尔在瞬间脊背上就冒出来了一股寒意:这家伙的剑术什么时候居然突飞猛进到了这样的地步?在这样刻不容缓之际,居然可以如此精准的针对自己的攻击?

    显然一脚踩在剑尖上不会让人获得什么愉快的体验,所以盖达尔只能中途变招,右臂探出在道场半空的悬梁上一抓,然后重新拔升了半米,重新换了个方向对准杜瑜琦一脚踏下!

    这一次,杜瑜琦横剑而立,施展出来了格挡,盖达尔的这一脚便点在了剑锋上,卡露亚.裁决的剑锋朝着内凹进去了一个很小的幅度,然后盖达尔就借势重新弹起,紧接着又是一脚点下,这蜻蜓点水也似的姿态深得鹰踏这一招的精髓。

    但是,这一次盖达尔一脚踏下之后,居然很尴尬的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杜瑜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后退了两步,而他这两步退开的距离则仿佛像是用尺子一点一点的卡着量过似的,恰好是落在了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外!

    只差上一厘米的距离,盖达尔就觉得自己可以踏到杜瑜琦的胸口,然而就是这么一厘米的差距,他的脚尖就直接落了个空。

    “不会的,一定是巧合,一定是巧合!!”盖达尔在心中狂叫着:“他怎么可能拥有如此精细的判断能力?”

    而就在盖达尔一脚踩空的时候,杜瑜琦已经是直接一发上挑斩将他挑飞了起来,不过这时候盖达尔却注意到杜瑜琦直接将手里面的武器换成了光剑,看起来很是普通,攻击力应该不高,于是就松了一口气。

    然而接下来盖达尔才知道,哪怕是普通的光剑在杜瑜琦的手里面,竟然也发挥出来了惊人的效果,当他被上挑斩挑飞以后,杜瑜琦迅速的接上了里.鬼剑术+十字斩+后跳斩+上挑+空中连斩+里.鬼剑术....

    这一套打下来的话一直都处在浮空状态的盖达尔可以说是苦不堪言,感觉自己就仿佛是置身于磅礴汹涌的海啸当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停的上下起伏,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最可怕的是,杜瑜琦此时施展出来的招数,可以说全部都是剑魂的一些基础招数,可是在他手中应用起来真的是若行云流水一般,更不要说还有很多旁人没有注意到的细节--------比如盖达尔一定是在被上挑斩挑到最高处的时候衔接上的里.鬼剑术,又比如说是盖达尔被里.鬼剑术的剑气斩中的部位一定是同一个地方......

    这些细节反馈出来的就只能用八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返璞归真,炉火纯青!成功获得了索德罗斯的剑术经验之后,杜瑜琦对距离上的把控,已经精确到了可以用厘米来计算的地步,这样的话,他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会让旁人生出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后果。

    最后,杜瑜琦直接就用一记裂波斩收招,将盖达尔斩飞了出去,虽然他使用的乃是一把普通的光剑,但在之前那一条的华丽连招下,盖达尔已是被重创,撞到了旁边的台阶上满头都是鲜血。

    在这种情况下,盖达尔居然都还强撑着想要跑路,杜瑜琦随意一踏,盖达尔立即就感觉仿佛自己脊背上被压了一座山下来似的,一下子就“吧唧”的一声彻底动弹不得,眼前发黑直冒金星,连气都喘不过来了。

    这时候杜瑜琦才对着旁边的道馆弟子笑了笑道:

    “刚刚听这家伙说,风林老师待会儿就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