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章 市政厅的来信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一个半小时之后,一直守在电话机旁的罗兰总算收到了最后一份报告。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负责伏击的夜莺等人不仅没有放跑一个魔鬼,还缴获了一堆储存红雾的气罐。加上防空班组扫落的敌人,以及叶子俘获的一只坠入迷藏森林的狂魔,这次防御战可谓取得了超出预期的收获。

    首先最重要的便是重振了第一军的士气——尽管敌人不像骑士团或邪兽潮那么容易对付,但他们至少有了还击之力。而且传说中的魔鬼并非像古老故事里所记载的那般神通广大、强悍莫测。它们依然是**凡躯,只要被火器击中,其抵御能力并不比神罚军要好上多少。

    其次有了俘虏,无冬城的宣传工作也更容易展开了。罗兰相信,只需让那些迁移者看看魔鬼究竟长什么模样,对女巫留存的偏见便会不攻自破。一个和人类大相径庭,语言不通的怪物,又怎么可能腐化远在千里之外的女巫,让她们变成异族的爪牙?

    最后的收获则是敌人本身。

    由于魔力之血没法单独保存,其主体死亡后会迅速失活,他本没指望能把敌人的血液用于增添新的符印。没想到在爱葛莎未归的情况下,赛琳主动揽过了制作符印的工作。按她当时的话来说,整个探秘会里,爱葛莎的确是最出众的那一批,但基本的符印制作对于探秘会正式成员而言算是必须要掌握的知识。

    另外符印的质量除了跟魔石、血液的品质有关外,脉络的刻画也是一大关键,虽说没有前两者那么重要,紧急的时候直接用木棍划拉一条直线都行,但细腻而均匀的多段脉络更能发挥出魔石的效能。

    想要做到这一点,没有什么比触手更为精准的了——无论是触感、力道还是数量,触须对比手指都有不可比拟的优势。

    听到赛琳的这段“自夸”,罗兰花了好一阵子才把自己层出不穷的念头扭转过来,还好意识沟通并不能看到这些深层思绪,不然他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当然,此次防卫战带来的也不全是好消息。

    马克一型重机枪用于对空只能称作勉强堪用,纵观全局便可发现,对魔鬼造成最大杀伤的,正是目标靠近城墙时的齐射。由于根本没料到会遭受攻击,魔鬼的队形分成两波,相互之间靠得十分紧密,且速度平缓,算是最为理想的靶子。结果十二只恐兽仅有四只被击落,之后以不规则轨迹进入投矛范围时,更是没有一只中弹。

    幸运的是,狂魔的最佳投掷距离差不多在两百米内,马克一型几乎平直的弹道使得命中率又有所回升,三头恐兽先后毙命,这也让剩余的魔鬼放弃了缠斗,选择立刻撤离。换句话说,如果敌人的射程再远一点,或是从一开始就以分散队列蛇形前进,这场战斗无疑会艰难许多。

    毕竟对于来去自由的空中力量而言,地面防空本身就处于先天性的弱势地位。

    今后马克一型还能进行的改进无非是增设防护钢板,或干脆做成炮台模样,以保证对付空中敌人时利于不败之地,同时进一步扩大生产量,以应付红月降临后的正式战争。可罗兰心里明白,没有一支同样能来去自由的空军,就不可能真正消除恐兽的威胁。

    不过今天先暂时把这些都放到一边去吧!他放下手中的鹅毛笔,长出了一口气,自己总归是胜利了,哪怕再微不足道,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靠热兵器获胜的防空战役。

    想到这里,罗兰命人把巴罗夫.蒙斯叫了过来。

    “今天晚上在中央广场举行一场庆祝典礼,按胜利日的标准来,尽可能办热闹点。这也是宣传的一部分,明白了吗?”

    “遵命,陛下。”老总管抚胸道。

    *******************

    庆典结束五天后,蛇牙接到了一封来自市政厅的信函。

    “刚才敲门的是谁?”身后传来虎爪迷糊的问话声,“今天不是休班日么?”

    “放心,不是工头,你接着睡吧。”

    蛇牙回到矮桌旁,探头望了眼窗外,此时的天空才蒙蒙发亮,仿佛覆盖着一片淡青色的薄纱。

    尽管被叫醒时仍泛着瞌睡,但此刻他已睡意全无。望着盖有市政厅蜡印的红色封条,蛇牙心中已隐隐猜到了纸袋里的东西。

    这一年半来,他的生活状态有了显而易见的变化——自从迁到边陲镇后,他再也不用过着老鼠般的生活,而像大多数人那样,开始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在拿到第一份全额薪酬之前,他原以为这是永远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剥削、克扣、拖欠不过是雇佣者最常用的把戏,像他这样的外来户,更是被压榨的对象,但出乎意料的,每月薪酬不单准时发放,而且一个子都不少。

    如此一来,生活的改善便成了可以确切计算得到的事情。

    一个月的薪酬是十二枚银狼,那么九个月就能攒下一枚金龙有余,这也是无冬城住宅区最便宜房屋的首付款价格……如果再接一份额外的活,这个目标还能再缩短不少。日子可以计算,人便有了期待。

    当初陛下给出的允诺如今正在逐一实现,他所怀的期待也越来越多。

    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函,蛇牙将里面的东西悉数倒在桌上——那是三张颜色不一、大小各异的纸片。

    第一张最厚,差不多巴掌大小,上面只有寥寥几行字,却让他的心猛地跳了一下。

    这无疑是张无冬城正式居民的身份证明。

    比起临时的身份卡,该张纸片全身被一层透明的硬壳薄膜所包裹,看起来光洁无比。证件上除开记有他的名字与出生年月外,还配上了一张栩栩如生的肖像画,对照一看就知道是他本人。

    他终于成为了这个城市中的一员——一位被国王陛下认可的领民!

    蛇牙压下激动的心情,将目光移向第二页纸张。

    那是一张通知文书,由于平时只能抽时间上夜校的缘故,上面有许多段落他还无法流畅地通读,但看懂大致内容却没什么问题。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般,前往迷藏森林修建铁路工程的申请,被市政厅通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