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6.第226章 意神突破

目录:纨绔邪皇| 作者:开荒| 类别:散文诗词

    PS:这里说个BUG,开荒时间算错,嬴冲婚期是两天后,不是先前郭嘉说的六天。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前文已修,万分抱歉!

    ※※※※

    吴不悔的态度,使嬴冲颇为惊奇,不过当他回想这位大禹之妻的生平之后,倒也释然了。

    心想就这方面而言,他与大禹倒是蛮相似的,眼里只有江山社稷。至于美人,并非是不可或缺。

    而在得知了这‘虎神’与‘虎神’的详情之后,嬴冲就暂时安心下来,开始专心一意,全力调养恢复着自己的伤势.

    自苏醒之后,嬴冲自己就可行气疗养,搬运气血,再配合吴不悔为他配制的汤药与妖丹,这一身伤势的恢复,就陡然增速。

    到了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嬴冲就已能从床榻上站起身,蹒跚行走了。

    不过吴不悔也说了,为防万一,这几日之内,他都最好不要与人动武,仍以静养为宜。

    嬴冲并不在意,他估计自己,也没有与人动武的机会。明日就可到咸阳,谁会不开眼在这地方对他下手?

    到了午时,嬴冲便连这一战损耗的元神念力,也恢复了大半。而正当他准备再次进入炼神壶,继续自己每日的修行功课时,就见嬴月儿,忽又提着一个魁梧异常,浑身黑毛的人形事物,走入到了马车内。

    嬴冲定目细看,就发现这是一只正在昏迷状态的风狒,浑身插着金针,贴着符箓。前者是为制住风狒的修为,使其昏迷,后者则是为限制住此妖的体型。

    “这是费惊神?”

    嬴冲颇为惊喜,他以为费惊神死了,却原来嬴宣娘与嬴完我等人,只是将此獠重伤制住。

    有这位在,那霸王枪从此就可再不受限。

    “除了他之外,还能是谁?”

    嬴月儿踢了踢身边这肉山般的兽躯道:“云真子的本事,也只能是这样了,再缩不下来。”

    嬴冲失笑,能将本体二十丈的巨型风狒,缩至三丈左右,那云真子的道法,已是很不错了。

    他心知月儿之意,当下毫不犹豫,就一只手抓着嬴月儿,一只手触着那费惊神的身体。然后一个念动,就带着月儿与这大妖,来到炼神壶内。

    此时这壶内,因关二十七给他带回来的‘太虚神石’之故,已经扩张到了二十三丈方圆,面积大为增长。

    而嬴冲在壶外虽是重伤在身,可壶内却是生龙活虎。

    而一当这‘身体’恢复到了全盛状态,嬴冲就发现了自身的变化,实力似大为增长了。主要是大自在玄功,虽因武脉未复之故,不能再晋阶,却发生了质的变化。一身气元,更如臂指使。

    还有那龙丹,竟然是在蜕变之中。看起来,似乎是真的要进入大天境了——

    说到这个,嬴冲就颇为奇怪。心想这身体,真的只是自己体内的镜像而已?难道这龙丹也能镜像复制不成?

    不过他不知炼神壶的详细,也就只能按‘安王’与月儿所说的那般以为了。

    进入了壶内,嬴月儿就迫不及待的提着费惊神,要去布阵血祭那霸王枪。

    这方面嬴冲帮不上忙,只能在旁等待。

    此时他干脆潜神观照着体内,体会着自己一身所有的变化,足足一刻,才若有所思的睁开眼。

    “原来如此,不止是修为,便连肉身也似蜕变了。不过增长最多的,还是意神决,我的神念——”

    此时嬴冲一个意动,就将旁边装着嬴月儿本体的木盒,凭空抬了起来。惹得嬴月儿回过头,给了他一个白眼。

    嬴冲吃了一惊,心想这意念外放,可是只有天位玄修才能办到的事情。别看那些施展道法的玄修,在天位之前以可调用天地元气,形成道法,可那也仅仅只是用‘内元外感’的手段而已。

    可这次他,却能直接将自身念力,放出体外——

    这门专用于修习神念的特殊法决,应该是晋阶了。可嬴冲完全不知,这到底是何缘由。

    只能臆测,心想自己的状态,莫非就是意神决中记载的,所谓打破的玄牝之门,见得古神?

    玄,乃幽远微妙之意;牝,则是只女性的阴*户,是生养之器。玄牝,也就是微妙化生之意,代指所谓的天地根与谷神,将生殖器作为“道”的象征。

    所以道书有云——谷神不死,是谓玄牝。

    而谷神中的谷,意谓山谷,空虚;因道的状态类似虚无,所以称其为谷,而‘谷神’,也同样代指由道质和道性所构成的大道,也可谓大自然,是天地万物的源头。谷神不死,因其从不失灭,

    而玄牝之门,则被道家玄修们,用来比喻通向大道之途,意为通向巨大深远的而不可见,却又神秘而可以生产万物之虚无的门户。

    练气士中无论是哪家流派,都深信每个人体内,都拥有着与谷神联系的通道,也就是所谓玄牝之门。

    而修士到了玄天境往上走的时候,就是在朝这个方向努力。每提升一阶,距离那谷神也就更近一步。

    嬴冲猜测,这多半是在自己与嬴唯我激战之时,极限的压力之下,使他无意识的打破了这门,短暂的与大道根性贴合,见得了‘谷神’,从而使自己的修为大增。

    到底实情是否如此,他仍不清楚。详细的原理,他嬴冲更说不上来,也无法推测出所以然。

    不过仔细想来,也就只有这个缘故了。

    嬴冲无意深究,只知这是件大好事。元神之力增长,可使他在面对高阶天位时,更显从容,不至于被他们的意念压迫。

    除此之外,在霸王枪内,他也能呆更久的世间,亦可炼化那些阶位更高的神甲。

    不过他显然是错估了这意神决提升,神念外放之后,对他是何等的意义。

    那嬴月儿原本也是没怎么在意的,等到嬴冲把她的本体放下之后,就没再理会。可瞬即之后,嬴月儿就又身躯僵住,猛回过头,眼神吃惊道:“念力外放,你的意神决已经突破了?”

    “看来是如此。”

    嬴冲微微颔首,并没在意。只心想这意神决突破之后,自己或可尝试一番,按照意神神决的法决,自己虚造一条假脉,冲击九脉武尊。

    ——这也是邪樱传承,最大的优势所在。

    还有墨甲,黑市里有这好几十套乾元阶的墨甲。主人已死,却无人出手炼化内中的血脉,所以价格低廉。其中不乏一些品质上佳的墨甲,售价才一百万金不到。

    不过他随即就发现,嬴月儿眼里,竟是透着狂喜之意:“居然会这么快?”

    嬴冲微一愣神,不解的看了过去:“有问题么?”

    不过看这丫头这惊喜的神情,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