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8.第318章 踏为肉泥(第三更)

目录:纨绔邪皇| 作者:开荒| 类别:散文诗词

    PS:第三更,**求月票订阅推荐!数据惨淡,不求基本没票,希望大家看到这句后能顺手给开荒一点支持。

    ※※※※

    “孽障,你是早就有意为之?”

    嬴定顿时神色再变:“这是吴不悔的阴阳术!”

    这天象毫无预兆,分明就是有阴阳士在施展道法。那狂风飞沙虽不能伤人,可嬴定却可见对面许多武阳嬴氏的士卒,已经睁不开眼睛。雨水渐止,则有利于弓弩。

    此时苍南寇军的那位阴阳士,多半已死于‘出手金银’原半山及虞云仙之手。也就意味武阳嬴氏,根本就拿不出可与吴不悔抗衡的存在,

    ——可要施展这样的阴阳道法,至少也需半个时辰的准备才可!也就是说,早在他们遭遇武阳嬴氏大军之前,吴不悔就已准备就绪,布置好了阵坛。

    嬴冲则只回以淡淡一句:“这岂非是显而易见?”

    他今日故意放纵那些贼寇逃走,又刻意放缓了追击之速,就是为等到夜间,等到武阳嬴氏的大军,主动阻拦在他的面前。

    嬴定不由倒吸了口寒气,痛心疾首的劝说:“若你还认我这祖父,就给我收回军令!嬴弃疾他们是做的不对,可也没必要自相残杀,使亲者痛,仇者快!”

    在他看来,今日这两家,无论是何方胜了,输的都只会是嬴氏子孙,血脉相残!

    更知嬴冲今日必定是有着极大把握,才会悍然发难。对面武阳嬴氏虽也准备周全,可在他孙儿嬴冲这样的用兵奇才面前,真未必就能全身而退。

    这次嬴冲干脆不说话,只是讽刺的笑了笑。心想那嬴弃疾等人,****夜夜,都在谋算着他,想要将安国府置之死地。难道他还要坐以待毙,抱那妇人之仁不成?

    至于什么亲者痛,仇者快,更是无稽之谈。他可不会认为对面那些害死他父母的畜牲,是自己的血亲。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这番变起仓促,仅仅一瞬。而就在二人对话之刻,嬴冲的军令,已经传达全军。

    李广麾下的神策军,与武阳地方毫无牵扯,自然也最无顾忌。奉命之刻,只只略一迟疑,就已从军中推出了那数百辆盾车,步步为营的往前推进着,

    ——那些盾车,竟都是厚重结实,内为重木,外嵌钢板,绝非是临时制作。之后还有数以二百计的弩车,都搭载有千牛重弩,其中大半皆是从苍南寇军的手中缴获,此时都已上弦,二百二十支闪着锋锐寒芒的重箭,气势凌人!

    之后是安国前镇与安国后镇,折克行与关胜两位镇将,同样只犹豫片刻,就也拥兵向前。

    二镇的兵源将领,大多都来自关东,与武阳地方并无联系。方才他们之所以迟疑,并非是不愿下手,而是因嬴冲之命并不合理。

    对面战阵气象森严,部分要地,更是结寨而守。绝非是一时之间,能够拿下。更有两千‘铁龙骑’,时刻威胁着侧翼,只需一次应对不当,就可能被冲垮全军。

    此刻大军向前,不留后手,孤注一掷,并不合用兵之道。

    可既然嬴冲下了军令,那就必有缘由,所以折克行等诸镇镇将,虽都疑惑不解,可也未有置疑之意。

    此时已不同于一日之前,众人只是面上敬服而已。庙塘镇之战全胜之后,嬴冲威望已立。

    故而哪怕是叶凌武与叶凌德这两个刺头,也是凛然听命,不敢有违。

    随后是其余附从五镇,这些人也没迟疑太久,亦随后跟上。只是前进之时,因想法各异,配合不当,彼此间略有脱节。

    这些人的念头,倒是更为简单。此时的安国公,是以神策军与自家的安国府军为先导,他们只是附之骥尾。故而哪怕今日此战败了,首先遭难的也只会是安国府,而不会是他们。

    只是许多人,暗暗心惊于嬴冲的霸道凶悍,专横跋扈。

    接近到七里之地,对面的嬴氏族军,就又是一阵气势磅礴的箭雨射至。而嬴冲麾下诸军,亦同样还以颜色,缴获自苍南寇军的弓弩,使安国府军的箭雨,比之对面更为密集,数量超出对方一倍以上!

    而之前吴不悔刮起的狂风,也使安国府一方占尽优势。不但使对方箭手难以睁目,箭程大减,本身弓弩的力道与射程,也在那风力助益之下,超出平常之时近半。

    只第一轮对射,对面就已倒下近千兵卒。反倒是安国府这方,因嬴冲准备充足之故,损失少而又少,只有不到二十尊五星墨甲被摧毁,三百人死伤。

    嬴元度神情狼狈的退回到了自家阵内,满眼都是不敢置信,还有着丝丝惧恨怒火。他没想到,这嬴冲还真敢动手攻杀!

    ——方才至少有着一百六十把百牛弓,二十具千牛弩对他攒射!错非是他还防着一手,事先在周身加持道法,此刻就已被万箭穿心而亡!

    “传命嬴双城,从敌军左阵突入,直破那竖子中军!”

    嬴元度胸膛剧烈起伏,目光无比阴戾的看向嬴冲,又渐渐透出了讥讽笑意。

    他不知嬴冲到底是走了什么****运,才能大胜苍南寇军。可此时看来,那家伙的用兵之法,也不过如此!

    那左阵二万七千人,阵列间脱节严重,此时哪怕不用‘铁龙骑’,只需区区一支一千五百具左右的五星墨甲,以擅于冲阵的强将统之,就可将那左翼诸阵强行洞穿打散!

    只凭这阴阳士引发的的西风,就自以为胜券在握,何其可笑?

    云空中的嬴弃疾,亦同样意外不已,蹙着眉望向下方。他却比嬴元度,还要更多出几分防备。

    毕竟他与嬴冲明争暗斗至今,武阳嬴氏从没占过什么便宜。无论是出于何等因故,都足见那嬴冲的智慧,确实非同寻常。

    今日这位一开始就全军压上,不留半点余地,显然是有着一定因故,而非是头脑发昏之举。

    莫非是欲令那几位权天位,亲自出手?若嬴冲真有此意,他会不惜一切代价,让那虞原二人,知难而退!

    就在嬴弃疾凝思之际,北面那座名为‘飞龙山’的小山丘上,二千位‘铁龙骑士’齐齐策动战马,从半山腰处奔腾而下。初时不紧不慢,可到距离山脚一百丈时,却陡然加速。蹄声如雷,奔腾之时竟使地动山摇,气势万钧!

    远隔着数里之距,就已使得安国府左翼诸军,面色惨变。一些从未上过战场的新兵,更是身躯颤抖,几乎拿不稳兵刃。

    可也就在这刻,这支声势磅礴的骑军,却毫无预兆的一个转向。两千‘铁龙骑’,都动作整齐划一的,猛然撞入到了武阳嬴氏的右翼军中。从右后侧处杀入,狂烈的战马,厚重的大枪,所向披靡!

    无论是那些五星战甲,还是嬴氏阵中的天位,都不能阻其片刻。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所有四阶之下,尽皆踏为肉泥!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