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二三章 太子叔衡

目录:纨绔邪皇| 作者:开荒| 类别:散文诗词

    兰若寺都天镇元大阵之内,嬴月儿一枪捣碎了大方道人的头颅,却并未有任何血光溅出。蜂拥的黑焰,只须臾间就将此人的身躯,全数燃为灰烬。

    随后她的枪势,也终于指向了针后上官青!

    此时诸人中,以太阳刀李光源的实力最弱。可这位的遁速,却是唯一能勉强与她比肩者。

    嬴月儿料到自己要诛杀此人,需得废不少时间气力不可。此时便干脆先放过了此人,将目标换成了遁法逊她数筹的上官青。

    当赤魔甲再次疾驰,就好似黑色的电光闪烁,后方处更带起了万千星光。

    ——这些星光,其实是加诸于嬴月儿身上的星力锁链,来源于那位由‘玄圣北辰’降神附体的那位玄修。在这短短时间内,这位已是连续打出了七道‘周天星锁’。叠加在了嬴月儿的周身,也多多少少起到了作用,与嬴月儿周身的‘撼世神炎’,已形成了抗衡之势。

    可这并未能救下上官青的性命,魔焰枪所指之处,前方那千万针潮,瞬时一片披靡,溃不成军。随后嬴月儿,就这么强顶着数位伪开国的攻伐牵制,将那针后上官青的头颅,碎为粉尘!

    薛云凰见得此景,眼眸中顿时闪现出痛苦之色。

    ——这是静池剑斋一千年来,首次有太上长老死于外敌之手!

    之前死去的伪开国中,除了神护天王李多洛是宗门布置已久的棋子之外,其余之人或为外援,或为盟友,都不能使她动容。

    可针后上官青之死,却真是令薛云凰难以接受,

    只是此时在她眼中,那一身黑焰席卷,气势膨胀汹涌的嬴月儿,就好似是从地狱中爬出的魔头,带给人无尽的绝望。

    “你这人很烦耶!”

    嬴月儿并未在意薛云凰那愤恨绝望的目光,此时她转过身,神情不满地看着那由玄圣北辰附身的黑衣玄修。

    “真以为你藏在别处,我就杀不得你?”

    那些星力锁链虽是奈何不得她,可当叠加到现下这个程度之后,却已开始影响到了她的速度,已经到了不能置之不理的程度。

    可那黑衣玄修仍未言语,径自在准备第八道‘周天星锁’,嬴月儿不禁一声冷哼,身影幻化飘逝,又一次带起了无数的残影与星光。这些图像滞留于人的目中,看似美奂美轮,却含蕴着无穷的杀机。

    也依然是那么霸道简单,嬴月儿所过之处,一路的所有阻障,要么是轻松避开,要么是被直接轰飞。

    只仅仅一个刹那,嬴月儿就已飞至到黑衣玄修的眼前。一枪甩出,砸破了那一重重的防护禁法,轰在了这玄修的脸颊上。可这一枪下去,竟未将这人的头颅轰碎,只是将这人扫飞百丈,狠狠砸落到了地面,引发烟尘飞扬,地坑塌陷。

    ‘嘿’的一声,嬴月儿又径自踏空追觅而去。而待她再次来到那黑衣人近前之时,只见这位一身黑袍早已破碎。里面却是一尊毫无生命气息的女性尸躯,双眼无神,面色苍白。之前虽被嬴月儿一枪轰中面颊,可此时那里除了一个浅印之外,就再无其他明显的伤处。

    嬴月儿对这一幕却是早有所料,眼中现出厌恶之色,

    “我就知是灵尸之法!”

    ——别的倒是没什么,只是感觉会脏了她的魔焰枪。

    然后当嬴月儿长枪再出时,那枪尖之上,却赫然生出了奇异的紫电。之前那女尸一直都是呆板漠然的神色,可当见得这紫电之时,却是身躯震颤。拼了命的往后飞撤着。

    可嬴月儿的枪势,却更快一筹。

    “这是五雷正法!别以为只有你一家,才通玄术!”

    随着轰的一声炸鸣,那女尸的腰部被魔焰枪轰中,然后整个身躯都被一分两段,体内无数的黑色血点,向四面八方炸散开来,也使得周围以太阳刀李光源,灵云仙子灵紫英为首的几人,都不得不纷纷散开,以躲避这些飞射而来的煞尸毒液。

    随后众人耳中,也似听见从那远处虚空,传来的隐隐哀嚎。

    薛云凰看着这一幕,却只觉是无奈。如若连玄圣北辰,都奈何不得这位,那么他们这些人,就真的是再无法可想。只有在这嬴月儿的枪前,一一受死!

    目光赤红一片,薛云凰不断念动着平心静气的心决,以压制自身的情绪。可即便如此,那沮丧,恼恨与悔意等种种心绪,仍旧不断的在她意念之内滋生。

    最后看了嬴月儿的身影一眼,薛云凰就转过了身,直往那叶凌雪乘坐的那辆飞车直扑而去。

    此时既已无压制嬴月儿的可能,那么飞车之内的叶凌雪及李珂,就是他们唯一的生机!

    也就在这一刹那,那飞车的周围,就有九道身影显现,同样势如狂虎,往那车身处狂扑而去。

    ——这都是薛云凰调集过来,埋伏于此的镇国与上镇国强者。无力参与兰若寺内的这场大战,只能选择继续潜伏。

    而此时这几位唯一的目的,就是为薛云凰,牵制住越倾云等人,制造机会。

    嬴月儿此时亦有所觉,回头看了一眼,目现犹豫之色。

    此时那车队周围,虽有六位伪开国拱卫。可虞云仙九观这三位要主持都天镇元大阵,其实余力不多,只有防身之能。真正能全力出手的,就只有岳瑶,司马眉及越倾云三人而已。

    要应付一个六翅禅刀,加上**位权天强者,似乎也没什么问题,可难免会有意外发生——

    赢月儿正这般想着,就听最后那辆车上,传来了一声轻笑:“这次一直都没能帮上忙,这些人就交给孤如何?”

    话音未落,那车身之内就传出了‘嗡’的一声鸣响,音纹震荡。使得那飞扑而至的九位权天境,都同时发出了一声闷哼,浑身气元崩散,都无一例外,当场坠落在地。

    六翅禅刀薛云凰亦受影响,正气机大滞之时,身前那岳瑶的长枪蓦然疾刺而来。这使她心神大骇,刀光连斩,与岳瑶枪势硬拼了十数记,激起无数的火花溅射,罡风激荡。

    而薛云凰以上位伪开国之尊,此时竟反而是在岳瑶枪前处于下风,身影在这顷刻间飞退二十余丈。

    这狼狈之姿,也使越倾云大为心动。有心拔剑,立时取了这六翅禅刀的性命,可随即她就望见,那赤魔甲的观瞄孔往他投望过来。越倾云三思之后,还是打消了这念头。

    看来这位郡主,对薛云凰势在必得,并不欲假手于他人。

    而薛云凰立定之后,则是眼神错愕的望向那音纹的来处,目中满含艰涩之意:“伏羲琴之主,卫太子姬叔衡?”

    PS:最近有书友反应寄出去的杯子图案是倒过来的,这个必须让商家赔啊。有这情况的,麻烦在开荒的微信公众台上晒下图,核对之后重新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