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沧海龙蛇舞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人性所在

目录:天刑纪| 作者:曳光| 类别:武侠修真

    感谢:0旖芳0的月票支持!

    ………………

    瑞祥踏空往前,霎时劲风扑面,雷光煌煌,天威莫测。他不由得心头一凛,被迫止住去势,旋即又挥动大袖,一道剑光呼之欲出。

    众所周知,天劫并非只是霹雳闪电,而是修仙之士的境界圆满,致使阴阳逆转,违背了天道,勾动气机回旋,故而触发雷霆以示惩戒。此乃天地规则,不容阻挠、也不容躲避,否则惩戒的威力必然倍增,而渡劫者亦将在暴怒的雷火中化为灰烬。

    而他明知如此,偏偏要从中作梗。他不能让某人的兄弟,成为像他一样的飞仙。他要借此良机,除掉一个心头大患。

    谁料恰于此时,远处的雷光犹在闪烁,阵阵雷鸣镇魂摄魄,却有一道淡淡的光芒擦肩而过,旋即呈现出一道人影,猛然转身而发出一声叱呵——

    “老东西,你是坏透了!”

    “无咎,你……”

    瑞祥蓦然一怔。

    三、五丈外,有人踏空而立,星眸生辉,剑眉倒竖,正气凛然。

    那不是无咎,又是谁?只不过他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且湿漉漉的身上,看不出丝毫的修为。而他的手上又不见了拐杖,却显然并非如同想象中的虚弱无力。

    “你……你伤势已愈,恢复了修为?”

    此前亲眼所见,某人摔倒在沙滩上。那狼狈的样子,毫无虚假啊啊。便是海浪都禁受不住的一个人,岂能施展遁法而判若两人呢?

    瑞祥很是难以置信。

    无咎却撇着嘴角,微微点头道:“嗯!”

    简短的一个字,是矜持,还是自傲?或猖狂,目中无人?

    瑞祥的眼光中寒意一闪,哼道:“你竟敢蓄意欺瞒,咎由自取……”

    话音未落,他抬手一指。

    却见无咎的眉梢一挑,漠然道:“哦,你要杀我?”

    瑞祥的脸色微变,诧异道:“你……你是如何破解了精血魂禁?”

    他催动魂禁,毫无回应,非但如此,某人的眼光中还闪现出一丝带有嘲讽的怒色。

    “砰——”

    即使雷劫轰鸣,浪涛喧嚣,而威势爆发的声响,还是如此的清晰。只见几丈之外的无咎,周身上下突然炸开一层水雾,湿漉漉的长衫瞬间随风鼓荡,一股强横的威势沛然而出……

    瑞祥诧然失声——

    “短短三年,你……你竟然修至飞仙……”

    “啊——”

    惨叫声传来,数百丈外,穆丁与师戒终于支撑不住,相继被铁斧劈中,肉身崩毁,先后栽下半空。而与此刹那,一个老妇人飞身而去,抬手打出禁制,并趁势祭出两团真火。两个金色小人正要远遁,被迫现出身形,旋即遭到真火的焚烧而灰飞烟灭。

    那是穆丁与师戒的元神,突然失去了肉身的庇护,修为大减,极为虚弱,被韦春花趁机出手灭杀。即使想要重新修炼,或转世轮回都不能……

    瑞祥猛然回过头来,惊愕道——

    “无咎,你杀了星海宗的长老,观海子他不会饶你!”

    “哼,若非你暗中授意,我怎会妄动杀机?若非你暗中蛊惑,他二人怎会知晓我带走了神獬,又岂敢阻挠天劫,企图加害韦尚呢?如今倒是遂了你心愿,不知你又将如何?”

    无咎不再是病怏怏的模样,而是一扫三年来的颓废沮丧。尤其他话语犀利,字字诛心!

    瑞祥被道破了心思,揭穿了虚伪的假象,而他却并未有所尴尬,反倒是面皮抽搐,摇头道:“飞仙一层而已,你并非我的对手……”

    他好像沉浸在错愕中难以自拔,却突然挥袖一甩,剑光闪烁,凌厉的杀机猛然爆发。

    当无咎显示修为的那一刻,他颇感震惊。不过他也看出了无咎的短处,那便是刚刚突破飞仙境界,根基未稳,一旦遭遇打击,根本施展不出飞仙应有的法力神通。恰遇此际,他绝不会心慈手软。因为除掉的并非一个对手,他还要借助天劫之力而彻底葬送韦尚的性命!

    “瑞祥,你也不过是飞仙二层,真敢动手……”

    话虽如此,无咎还是禁不住回头张望,已不复方才的淡定洒脱。正如瑞祥的猜测,他此时空有境界,却不便动用法力,否则动摇根基,后果难以想象。这也是他始终隐忍的缘故。而身后便是天劫雷霆所在,韦尚的渡劫已到了生死关头。他要么躲闪,要么硬拼……

    “夺——”

    瑞祥将无咎的神态看在眼里,更加坚定了杀心,而正当他全力以赴之际,脚下突然传来一声叱呵。与之瞬间,一层无形的法力霍然而至。他猝不及防,顿时僵在半空。却见一个金色的小人,从翻滚的海浪中激射而出,随手祭出一道黑影,再次叱呵——

    “禁——”

    元神分身?

    那人的分身,早已命丧白溪潭,何时又修出一具分神、分身?虽然仅有地仙**层的修为,却异常的刁钻凶狠。尤其他祭出的黑影,是何宝物?

    瑞祥强驱法力,“砰”的挣破了禁制束缚,而那道黑影快如闪电,便如一条黑色的毒蛇,瞬间已将他的双腿腰身、继而双臂,死死缠缚,且力道凶猛。他只觉得筋骨酸痛,莫名的禁制之力愈来愈紧,彷如要将他碾轧粉碎,偏偏又挣脱不得。他顿时慌乱起来,急忙催动护体元力而拼命挣扎……

    与之同时,金色小人没了。

    而某位先生,却恢复了他的骄狂张扬,飞身而至,抬腿便是狠狠一脚踢了出去。

    瑞祥尚自挣扎,根本无从躲避,被直接踢落半空,“砰”的砸在海岛的沙滩上。

    众多的元天门弟子,亲眼目睹门主遭殃,早已惊得一个个目瞪口呆。

    而其中的两位老者,分别叫作元吉、元惠,乃是瑞祥的嫡传弟子,眼看着师父受难,竟然不顾一切扑了过来。原本只是人仙九层的高手,突然呈现出了地仙二、三层的威势……

    灵儿犹在海边观望,暗暗松了口气。

    那个坏小子,仅仅用了三年,便修至飞仙境界,破解了精血魂禁,也骗了所有的人……

    灵儿尚自庆幸,眼光一闪,不作迟疑,急忙闪身阻拦……

    却见十余道人影从天而降,瞬间挡住了两位老者的去路。

    随即又是一道人影飞身而下,猛地扑在瑞祥的身上,挥拳便打,口中怒骂——

    “老东西,你欺负了我二十余年,逼着我兄弟卖命不说,还要将我与韦尚置于死地,我打……”

    一腔的愤怒,化作铁拳如雨。

    “砰、砰、砰——”

    瑞祥如同被铁链禁锢,趴在沙堆中,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凭借护体元力而顽强支撑。而势大力沉的铁拳,不是痛打腰腹,便是猛击脑袋,均为防御的薄弱之处。

    他不禁暗暗叫苦:原本已胜算在握,怎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那人恢复修为也就罢了,却修至飞仙,破解了魂禁;而破解魂禁也就罢了,却暗中偷袭;而偷袭也就罢了,偏偏佯作虚弱,自始至终不露破绽,叫人根本无从防备。而阴险诡诈也就罢了,终究是根基不稳,施展不出强大的神弓,却不想他又祭出一件匪夷所思的法宝,猝不及防之下遭致暗算……

    “砰、砰、砰——”

    拳打脚踢,犹不解恨。

    无咎返身从月族的兄弟手中抓过一根铁棒,抡起来便是一通猛砸。他虽然不便施展法力修为,而他的力气尚在。玄铁棒啊,比起拳头更加坚硬、也更加的凶猛。

    “砰、砰、砰——”

    “老东西,我不打断你的双腿,你不知道本先生的心头之恨……”

    “砰、砰、砰——”

    “你串通鬼妖二族,设计害我,又将我兄弟玩弄于鼓掌之中,却可曾想过今日,我打……”

    沙滩上,被捆缚手脚的瑞祥,左右翻滚,极为的狼狈不堪。面对疯狂的重击,他既不能躲避,也无能施展神通,唯有凭借护体元力而苦苦支撑。

    无咎则是抡起双臂,一棒接着一棒,只要将多年来的苦闷与憋屈,尽情发泄出来。

    元吉与元惠,也就是瑞祥的徒弟,本想解救师父,而面对十二位凶猛的壮汉,以及灵儿与韦春花,再不敢往前一步。余下的弟子们,更是惶惶而立不知所措。

    “喀——”

    瑞祥的护体元力,固然坚韧,却架不住连番的铁棒痛击,终于随着法力的损耗而呈现出崩溃的迹象。他暗暗心惊,被迫出声——

    “无咎,手下留情……”

    “哼,你此前何曾心慈手软?”

    瑞祥的半截身子,已被砸得陷入沙滩之中。而凶猛的铁棒,依然毫不留情。

    “利害攸关,理当顾惜自身,此乃人性所在,你又怨我何来?”

    “所言有理,我打……”

    “喀——”

    瑞祥的护体元力,又崩开一条缝隙。而某人的铁棒,力道更猛。一旦他元力崩溃,后果可想而知。

    “无咎……即便要了我的这条老命,与你有何益处……”

    “砰、砰、砰——”

    “你可知天书的存在,金吒峰那座阵法的用处,还有玉神殿的真实企图……”

    “砰、砰——”

    “……金吒峰下,藏有大量的五色石,何妨联手一回呢,你得到五色石,我得到部洲……”

    “砰——”

    “恩恩怨怨,不外乎过眼云烟,大道恒久,方为修仙真谛所在……”

    便于此时,灵儿发出一声惊呼——

    “哎呀,九重天劫将至!”

    无咎放下铁棒,循声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