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以读者的身份观测...直至完结

目录:某中二的漫画家| 作者:某抖S的猫| 类别:网游动漫

    作为漫画家的责任编辑,谁都希望自己麾下有一个天才的漫画家……毕竟如果自己麾下的漫画家不给力,漫画无法通过连载会议,亦或者连载一段时间之后被腰斩什么的,可是会让同僚以及主编怀疑自己工作能力的说!

    漫画家新妻英二的天才之名,月刊的编辑侧自然也知道,因此见到雄二郎之后,几位编辑都下意识认为,这次新连载的漫画之中,必然有新妻英二的作品,这同样也意味着,是一个争取天才漫画家的机会……所以在看到了雄二郎参与到连载会议之后,几位主编的神色才会变得灼热起来!

    关于雄二郎的身份,作为月刊主编的佐佐木还没有介绍完,但是已经自行展开了脑补的月刊编辑侧,却是已经没有继续听下去的心思了,都在心中盘算着如何争取那位天才漫画家新妻英二!

    “主编大人,还是先来说一下新连载漫画稿的事情吧!”吉田之前也在月刊编辑侧混迹过一段时间,看着几位编辑侧同僚若有所思的样子,自然明白他们心中在想些什么……作为【腹黑星人】的吉田,这个时候当然要继续让编辑侧的同僚们彻底陷入误解,于是随意编造出了一个看似合理的借口进行着神补刀,“等会我和雄二郎还要参加周刊那边的连载会议,所以……”

    “这样啊……”主编仿佛毫不知情一样,略微看了一下吉田以及雄二郎之后,点头应允道,“那么就开始吧!”

    “咳,那么首先从漫画家静河流的漫画《斩》开始……”作为连载会议主持人的副主编,再向几位编辑分发了漫画稿之后,缓缓介绍起来,“这是由我们一组提交的新连载!漫画家静河流这个名字或许大家还不太熟悉,不过……”

    “诶?漫画家静河流?”某位编辑突然一脸惊愕地看着副主编,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道,“话说,漫画家静河流……不是漫画《食梦者》虚构的人物吗?我记得好像是前段时间才在漫画《食梦者》之中登场的角色吧?所以这次的新连载作者使用的是化名吗?”

    “不是化名……”向着一脸疑惑的同僚们炫耀式地做出了说明之后,吉田此刻突然有种优越感,“漫画家静河流之前,可是曾经在凤凰院凶真老师手下担任过一段时间的助手……之前阿诚,不,凤凰院凶真老师也曾经坦言,漫画中静河流的形象,正是源于当时还在担任助手的静河君!”

    “那也就是说,关于漫画中静河流的那个设定……”刚刚发出疑问的编辑,有些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不再理会正打算解释的吉田,快速翻看起手中《斩》的漫画稿来……

    “卧槽!这剧情转折得也太夸张了点吧?”

    “原本我还以为,塔兹米会与那群杀手恶战一番之后,带着那位大小姐踏上逃亡之路呢,没想到之后的剧情居然是这样……”

    “虽然说月刊上没有限制刊载漫画的类型,但是这种类型……这部漫画……”

    “暗杀集团吗?虽然对于各种场景处理得很不错,但是血腥暴力方面……”

    关于是否在月刊上连载这部漫画,争议很快便开始了!

    一位编辑说这部漫画太过血腥暴力,连载之后可能要承受到一些非议,也就是来自那些表面上披着【一切都是为了让下一代更健康更良好成长】‘大义’,私下却是在以【检查身体成长状况】亦或者【为了下一代更健康成长有必要开个房间传授某方面知识】之类借口对下一代进行‘特别授业’的存在们,所施展地的口诛笔伐,不应当进行连载……

    另一位编辑则是提出,虽然漫画的剧情可能有些篇向黑暗,并不属于‘王道’类型的漫画,但这部漫画仅仅是第一话的内容就出现了相当精彩的剧情转折,同时作为月刊上很少出现的类型,应该考虑给予连载的机会……

    编辑侧几位编辑争论得面红耳赤,吉田与雄二郎虽然被特别必准参与到这次的连载会议,但是两位来自周刊的编辑,却是一直保持着沉默,并没有做出任何发言!

    “那么……这部漫画有趣吗?”拥有最终决定权的主编,向着正在争执中的编辑侧提出了这个问题……

    最终,来自于漫画家静河流的漫画《斩》,在编辑侧全员给予‘有趣’的评价之下,直接被列入了连载候补的名单之中……

    “那么接下来的这部漫画……呃……”副主编拿起了桌子上的漫画稿,看了看旁边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吉田之后,嘴角有些抽搐地向着诸位缓缓开口说道,“是由二组提交的漫画《白兔糖》,漫画家是……是凤凰院凶真!”

    “果然是凤凰院凶真老师的漫画呀!”月刊的几位编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倒是没有太过于惊讶,毕竟看到吉田参与了这次连载会议之后,有过类似经历的几人,自然早就知道这次的新连载之中,会出现凤凰院凶真的新连载!

    不过……

    “话说《白兔糖》这个名字……”某位编辑嘴角不自觉地抽搐起来,看向吉田的目光也变得有些不善了,“我说吉田君,这次的漫画该不会和之前那部《lannad》一样,中间有各种各样的坑吧?”

    “撒,这个我也不知道!”吉田很无奈地摊了摊手,“毕竟阿诚现在仅仅完成了三话的内容而已,从目前的剧情来看,这是确实是一部很治愈也很温馨的漫画……至于之后会不会出现各种坑什么的,我又没有预言能力,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很治愈很温馨?凤凰院凶真老师的这部新漫画?”听到吉田所给出的这个评价之后,编辑侧几位编辑对视了一眼之后,一同将疑惑的目光抛向了吉田,以连载会议上从未出现过的【超高同步率】异口同声问道,“吉田君你是在开玩笑吧?绝对是在开玩笑吧!”

    “呃……”吉田被编辑侧这种异常的同步率吓了一跳,之后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其实一开始我也是不相信的,不过在看完漫画之后……我想你们大概会理解吧?而且……”

    “吉田你有什么要说的吗?”看着吉田欲言又止的样子,佐佐木主编并没有像其他编辑那样,心急火燎地翻看漫画,而是疑惑地开口问道,“是关于这部漫画的事情吗?”

    “该不会是凤凰院凶真老师又提出了什么任性的要求了吧?”某位正在翻看漫画稿的编辑,有些不爽地开口嘲讽起来,“虽然我也承认凤凰院凶真老师在漫画方面的能力,但是总不至于每次连载一部漫画就提出一个要求吧?这种做法也太过任性了吧?”

    “当然不是!”大声为高桥诚辩解一句之后,吉田脸上艰难犹豫地表情不见了,用异常严肃地口气向着主编以及其他编辑说道,“或许我接下来的话,可能会影响到诸位对漫画《白兔糖》的评价,不过我觉得有些事还是有必要和大家说一声!”

    “阿诚,也就是凤凰院凶真老师曾经说过,‘哪怕读者侧仅仅只剩下一人,作为漫画家的我,也会为了这个读者继续画下去’!”吉田回想着那天在高桥诚家里所听到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丝敬意,“所以……”

    “不管这部漫画是否能够通过连载会议在月刊上连载,也不管你们究竟是如何看待这部漫画的……我都会认真地看这部漫画!”

    “不论这部漫画将来究竟会有多坑,也不管这部漫画究竟是治愈系还是致郁系……我都会认认真真地看下去的!”

    “不是以责任编辑的身份去观测这部漫画,也不是站在审查漫画是否能够连载的角度去看……”

    “而是以一个读者的身份,以一个被漫画家所认真对待的读者身份看下去……直至这部漫画完结为止!”(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