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狂傲资本

目录:妖娆毒仙| 作者:傲月暖颜| 类别:散文诗词

    刷刷刷,一道道剑光飞闪而来……完全没有想到这林中冷冽的剑光,居然是冲着自己而来!

    红衣少女冷笑一声,这绝对是密谋的刺杀,并不是毫无目的的突然袭击!

    而是有预谋,有目标,有针对性……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可以知道这些人是敌不是友,更重要的是这个时候自己刚灵气已接近耗尽,虽然没有受到重伤,但是灵契也是受到冲击的,现在这种时候正是自己灵气需要补充虚弱的时候,在这个时候攻击还真是找准时间。

    “真是没想到这么麻烦,咱们的主上何必要这样麻烦,去安排杀手盟的人……要知道。咱们家的公子,可是能力强大,根本就不需要借助这些人的实力,但是这一次为了隐藏还必须要做的,这样,神不知鬼不觉!”

    而此时此刻,有一个非常温和,眉眼之间,透着一股温柔气势的翩翩公子走了过来,这个男人明明是握着一只,长笛,但是给人感觉温润如玉中,却又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凛冽……

    “是你,你要干什么?谢谢你救了我。”突然之间感觉到那长笛发出的声音让周围逐渐安静下来。

    而此时此刻,看到面前的几个黑衣的暗卫,以及不远处那几个,穿着淡黄色的统一服饰的女子,手握长剑,握着自己武器出现惊恐。

    突然出现惊恐和不安的神情。

    可是,突然,前面的一个女子转过弯来,望着自己的长剑插入自己的,胸膛……怎么回事?而这群人根本就不是杀手盟的人,是伪装成杀手盟的人……

    他们的脸色都有些难看,苍白中透着一些惶恐,尤其是望着面前这个温柔一步步走来,表面上清淡如水,泄漏着杀机的人,他们感觉到巨大的惶恐,往后推去,到吐一口鲜血……

    这个温润如玉,温润如水的男人,到底是谁?他们不知道,却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有一种强大的气势,他们根本就抵抗不了,根本不敢多说一个字,多说一句话,唯恐害怕泄露了什么……

    可等到他们想要反驳的时候,终于,被自己发动攻击的长剑给,拍飞了!

    而此时此刻,飞鸽传书的一封又一封的信,传到了一个青衣男子的手上,看着这些信,脸色已经很难看,那张一向温润清秀的脸上,出现一抹与面色不相符合的严厉和怒色……

    简直是太猖獗了,居然让那个女子受伤了……

    要知道,苏氏家族可本来就欠着那个女子的……现在还敢这样,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真是不知廉耻!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这个时候不可能,被表面蒙蔽……

    “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难道不知道吗?明明是几大宗门所有家族的人围攻红衣少女,却后来被红衣少女逃脱了,不仅如此,红衣少女反而名声大噪,出现了异常的情况,听说那天两大神兽都围着红衣少女……”

    一个年龄大概七八岁的孩童,天真无邪的眼睛,睁睁眼……

    而一个女人眼神之中出现一抹有些,非常难看的神色,甚至有些稀奇古怪,盯着面前这个天真无邪的孩童。

    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你们知不知道不能乱嚼舌根者,不能乱说话,否则要严厉的处罚。”

    一个中年贵妇,这个时候脸色很是难看,双手狠狠的握成拳……脸上出现几分不悦的神色,可是面前这个年约七八岁的孩童,实在是可以说是天真无邪,更重要的是这个孩童还不能动,因为对方不是自己不能动的人,是七皇子派人将这个孩童带过来的……

    可是听着孩童说的这话,实在是太过欺人……

    简直就是截到自己心口上让自己心里更加心慌慌的,就是因为,这个孩童说的这些,如果真是红衣少女,根本就逃脱了,而且还是有了好的名声。

    那实在是太可气,太可恨了,中年女子脸上的神色实在是难以叵测……

    可是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一群人,匆匆禀报,其中一个人还面如死灰,天,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不是受伤了吗?不是应该去找大夫去医治吗?你们说什么?”

    “那个女人不但没有半点受伤,而且还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在阵法之中也没有被困住,具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但是就连,杀手盟的人也与杀而归了……”

    而这个时候,中年女子听到自己派出的人,偷偷的在自己耳边汇报所有听到说汇报这些,整个人快要晕倒过去!

    而红衣少女此时此刻,也非常好奇,为什么总觉得自己身边的人,好像多了一个人。

    而且这个人有一双居心叵测嫉妒的眼眸……到底是谁呢?总觉得这个人似曾相识,非常熟悉,又觉得这个人好像一直想要将自己推下悬崖。

    如果不解决这个人,那么可能就是有些心腹大患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不远处一个丫鬟突然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神情。

    “怎么回事?每一次都被这个女人察觉了,可是自己明明没有露出什么破绽的。“

    “是真的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吗?还是假的?“

    “香草,你帮我准备的这些药单怎么好像东西不太齐全,哦,对了,好像有些东西多了,香草,你到底有没有仔细听我说那些药材的成分啊……”

    突然,一道冷厉中带着温和的声音传来,温润得让看起来天真无邪的眼眸之中透着观察她!

    穿着月白色衣裙的女子顿时跪在地上,丫鬟的打扮眼神之中,却也是一抹嫉妒和犀利。

    “苏小姐,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这些哪里没有找齐,可能是我弄错了吧。”

    “是吗?如果真是没有找齐也没有关系,我倒是想问你这多出来的其中药材各不相同稀缺你是从哪儿得到的?”

    这个面对着红衣少女的追问。

    这个丫鬟顿时感觉到更加颤抖了,怎么可能对方怎么能发现对方不是不精通这些的吗?

    普通的炼丹师不会去管药材的属性和成分,顶多是对于药材的来源好奇一些。

    可是这个少女却连药材,多一点少一点,这点小事都详细的发现了……

    这些不都是一般的是懒得去管的事情,不是都交给手下的人去操心吗?

    这也是炼丹师恃才傲物的一面,不太去管自己手下的杂活……

    可,为什么这个少女好像对这一切漠不关心,又好像对这些细节的小事都分外在乎,好像所有的一切都逃不过这少女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