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轮回之战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积蓄力量

目录:大逆之门| 作者:知白| 类别:都市言情

    “你是谁?!”

    青龙站起来看着紫萝,紫萝倒是想解释一下自己是谁,可是也解释不清啊。

    “你先出来再说。”

    “出不去。”

    “你这人怎么这么倔强,出来再说。”

    “出不去。”

    紫萝也算是服了气了,传说之中青龙就是一个清高冷傲之人,现在这一见果然人如其名啊......紫萝蹲在那一脸的真诚:“你看我这样子就知道我不是坏人了,我千辛万苦的找到你也不是为了我自己,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你出来就行。”

    青龙看傻子一样看着紫萝:“我说过了,我出不去。”

    紫萝猛的站起来:“你不出来那我就想办法打开这结界。”

    然后他双手猛的朝着结界抓了过去,青龙坐下来冷冷淡淡的看着他,当紫萝双手触及到结界的那一瞬间就暴起一团血光,两只手上的血肉几乎被瞬间绞碎,紫萝一声痛呼,把手撤回来的时候,左手基本上没有好地方了,肉已经被剔光了一样,只剩下血糊糊的指骨,而右手稍稍好一些,手背上最起码还留下了一块肉在。

    紫萝这家伙疼的龇牙咧嘴,可居然还是那么大的心:“难道是因为我右手用的比较多?”

    他手不行,肩膀一低朝着结界撞了过去。

    “你会死的。”

    青莲依然那冷冷淡淡的模样。

    巨大的反震之力将紫萝震飞了出去,落地的时候肩膀上已经血肉模糊,那结界太强,远超紫萝现在的修为境界所能抵御的极限,如果修为之力管用的话紫萝当然不会这样傻乎乎的用肉身撞过去,他之前已经试探过,修为之力进入结界之后犹如石沉大海,一点作用都没有。

    紫萝咧着嘴笑,嘴里都是震出来的血。

    “死之前也得把要做的事做完。”

    他王后退了几步,然后加速冲过去用另一边肩膀狠狠的撞在结界上,又是一声巨响,紫萝的半边身子都被炸的几乎碎裂,倒飞出去至少百米摔落在地上,一口气险些上不来。

    “疯子。”

    青龙为之变色,他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如此执着。

    “朱雀不来,谁也打不开这个结界,我也打不开。”

    青龙一摆手:“你走吧,若是你找到朱雀或许还有机会。”

    “好!”

    紫萝挣扎着站起来:“那我就去找朱雀。”

    “不用你找了。”

    朱雀和薛狂徒从紫萝背后飘落下来,薛狂徒看到那血糊糊的紫萝吓了一跳:“我去,大出血。”

    紫萝回头看了他一眼:“哪位啊你,午饭吃的屎?”

    薛狂徒瞪了紫萝一眼:“要不是看你现在这个德行,我要与你一战。”

    紫萝:“我自废双臂双腿也能用屁股坐死你。”

    薛狂徒:“我去......来来来,咱俩先打一架。”

    紫萝:“傻逼......”

    朱雀看了紫萝一眼:“你是谁?”

    紫萝甩了甩头发,在女人面前总是保持一些风度的,虽然他现在这样看起来狼狈的已经不能更狼狈了,衣服破破烂烂的,身上血糊糊的,脸也是肿的,甩头发用的力度又稍稍大了些,差一点把自己扔出去。

    “最帅仙帝紫萝就是我了。”

    “哦。”

    朱雀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你为什么要把他放出来。”

    紫萝:“我说看他骨骼清奇想收他做小弟你信吗。”

    朱雀心说这个家伙难道是白痴吗?

    青莲看到朱雀出现的时候脸色就变了,站起来快步走到结界边上,眼睛里只有她一人:“你回来了。”

    朱雀脸微微一红:“回来了,你且稍等,我把你放出来,但我现在实力境界跌落的太多了,一我一个人的力量只怕不行。”

    紫萝:“需要帮忙吗?论小时计费。”

    朱雀:“......”

    薛狂徒看着紫萝哈哈大笑:“就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想帮忙,你这心可真他妈的大......”

    紫萝:“信不信让你尝尝仙帝一腚的威力?”

    薛狂徒道:“有本事就来。”

    朱雀:“够了!”

    她走到结界旁边伸手触碰了一下,结界上随即荡漾出去一圈涟漪,这结界本就是她很强大的时候亲手布下的,自然不会反噬她,但是要想将结界全部解开,以她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到。

    “你们俩把力量都给我。”

    朱雀毋庸置疑的吩咐了一句。

    薛狂徒:“凭什么?”

    紫萝:“好啊。”

    薛狂徒看向紫萝,心说这个家伙莫不是撞傻了吧。

    朱雀道:“这里是我的洞府,薛狂徒,你若是不答应,我杀你会更快些。”

    薛狂徒:“我这个人就不喜欢别人威胁,若是你好好讲道理也就罢了,这样威胁我的话我还偏偏就不答应了,你倒是杀了我啊,杀了我看看剩下这个白痴能不能帮你打开结界。”

    紫萝:“嘴下留德。”

    薛狂徒:“抱歉是,顺嘴就出来了。”

    紫萝道:“你看她一个弱女子,如此诚恳的求到你了,你身为男子汉大丈夫难道不应该帮帮弱女子吗?虽然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那是也是你崇高品德的一种彰显。”

    薛狂徒:“你说的对,我答应了。”

    朱雀:“......”

    与此同时,在燕城,安争他们已经回到了天启宗。

    安争把灵族之果交给曲流兮,让她看看能不能破解出来,这灵族之果是一种血脉之力,灵族至纯的力量,曲流兮将灵族之果接过去后仔细看了看:“是一种血脉之力加上很复杂的阵法,破解不是不能,但需要时间,我得先以凰曲丹炉将这血脉之力里独特的属性去掉,然后再想办法。”

    安争又将那些类似于糖果似的东西取出来:“先别急着去,看看这是什么。”

    曲流兮把东西接过来之后脸色就变了:“好精纯的能量......这里面的力量并没有灵族的特殊气息,而是人类修行者的,用很高超的手段炼制成丹......这种炼丹术我做不到,可能任何一个人族的医道修行者都做不到,匪夷所思。”

    “修行者的力量?提炼出来的吗?”

    安争忽然想到灵族占据的那片古战场,曾经陨落了太多太多的强大古修,那些古修的骸骨也被灵族的那些孩子拿去啃食,这些精纯的力量会不会是灵族的人以特殊的方式从那些古修的尸体上提取出来的?

    “已经去掉了各种元素属性,是最单纯的力量,直接可以吞噬。”

    曲流兮道:“这应该是灵族的人提取出来用来提升自己的力量的,但是他们为什么没有用?”

    “后继无人。”

    安争想到灵族那败落的样子:“灵族之中的强者寥寥无几,我看到他们在以古修的骸骨来喂食他们的孩子,应该是想培育出来全新的一种灵族后代,即便是最精纯的人类修行者的力量,估计着他们也难以直接吸收,所以挑选出来一批孩子从小就啃食古修骸骨来改变他们的体质,等到成长到一定地步之后再吃掉这些东西。”

    “每人一粒还有富余。”

    曲流兮把手里的那些能量丹药分给众人:“其中蕴含的力量极为庞大,吃下去之后需要立刻闭关,不然的话可能会导致经脉错乱。”

    众人点头,这东西确实太珍贵了,而且得来的刚好对时机。

    安争握着一颗丹药没有立刻吃下去:“你们先去闭关,我守着燕城,等你们出关之后我再服用。”

    杜瘦瘦他们知道必须得有人留守,想和安争争一下也是没可能的,所以还不如干脆尽快闭关,然后尽快出来为安争守着。

    众人散去,曲流兮也没有吃下丹药,而是将灵族之果放进了凰曲丹炉中。

    “这个不急,你先去闭关吧。”

    安争拉了她一下。

    曲流兮笑起来:“不,我和你一起。”

    安争也笑起来:“好。”

    曲流兮将灵族之果放进凰曲丹炉之中,掌心里随即出现一团紫色的火焰,凰曲丹炉之中随即升腾起来一阵阵淡紫色的雾气,那灵族之果在凰曲丹炉之中发出一阵阵很凄厉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冲出来似的。

    只片刻,曲流兮的额头上就冒出来一层细密的汗珠,她咬着牙坚持着,灵族之果开始在凰曲丹炉之中胡乱冲撞,叮叮当当的声音大到震的人耳朵里都一阵阵发麻。

    安争走过去伸手贴在曲流兮的后背,一阵柔和的修为之力注入进曲流兮的身体里,她掌心里的紫火随即更加稳定起来,凰曲丹炉也不再摇晃。

    南海。

    紫萝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起来比之前还要狼狈了,此时此刻他的修为之力近乎清空,没有十天只怕都难以复原,所以身上的伤就更疼了。

    薛狂徒一屁股坐在紫萝身边,伸手在紫萝的伤口上轻轻点了点头:“嘴还硬吗?”

    紫萝:“你信不信将来会遭天打雷劈?”

    薛狂徒哼了一声:“我现在还能动而你已经动不了了,你再嘴硬我现在打你一顿你能反抗吗?”

    紫萝:“你不是那样的薛狂徒!”

    薛狂徒竟是开心起来:“算你了解我!”

    紫萝心中暗想真是惊险啊......

    就在此时朱雀已经打开了结界,然后冲进去和青龙紧紧的抱在一起,两个人很久都没有分开。

    薛狂徒:“咱俩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就为了看这个?”

    紫萝:“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