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金盏大王(二)

目录:一指成仙| 作者:潭子| 类别:都市言情

    刘雨不知道自己怎么出来的,远远看到才进化神中期的金戈被砍得鬼哭狼嚎,好像危险万分的样子,她再没像以前那样,急急上前解救。

    一心看大门的惫懒小子,被一群人打着吓着,顺顺利利在五百年里爬到化神中期,这在当年的三千界域,简直不敢想。

    或许,这真是泡泡的另一种教徒智慧吧!

    “师伯救我!”

    金戈看到刘雨,哪能不求救?

    “大哥,梅枝师伯的药液已经调得差不多了。”刘雨下意识地拦在中间,“您透风的时间已经过了,再不回去,梅枝师伯一生气,万一弄错点什么……”

    “那你帮我看他,好好练刀。”

    金盏的一身皮,全指着梅枝,哪敢不上心?

    而且砍金戈的时候,他也发现,这懒人的懒筋虽然没被抽了,可是架不住身边人一个比一个厉害,这个师兄扯一把,那个师姐拉一把,不论是身法还是刀法,一次比一次进步。

    能一直看到这样的进步,他也就勉强算他过关了。

    不过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嘴上说的又是一回事,“金戈,下次再出来的时候,十三式刀域要是还没有进步,你就等着被削吧,要是不小心被本王削死了,本王最多跟你师父说声对不住,帮他再找两个徒弟。”

    “……”

    金戈抖了抖,师父不喜欢他,真被黑盏大王的刀削了,师父肯定也不会怎么样。

    “大王放心,我一定把十三式刀域练好。”

    只有练好了,才能争取在他的刀网下,多撑一会时间。

    金戈非常郁闷,他都不知道前世作了什么孽,有了那样的师父后,还被这把要命大刀王盯上。

    此时,他只能心里诅咒他,下次出来,还是五彩的,诅咒他,被安安看上,然后问他,金盏爷爷,这五彩色她能不能染啊!

    上一次,安安想要的粉红色出来时,他看得清楚,大刀王缩在家里,生怕被安安看到了。

    金盏大王不知这小混蛋的诅咒,得到准确答复,如一道黑线,转瞬便消失在半山的那片宫宇中。

    “师伯,您下次可要早点出来。”

    金戈在刘雨看过来时,忙摆了个哭脸,“要不然,我真的会没命的,十三式刀域可难练了。”

    “……难练啊?”刘雨轻轻一叹,“那就多练练吧!”

    想当初,谁管她啊?

    资质平庸的她,最大的目标是筑基,进一线天时,甚至做好了陨落在那里的准备。

    能活着从那里出来,真是多亏了卢悦。

    刘雨有些意兴阑珊,“金戈,当年在边境小坊市看大门的时候,你想过,有一天会进阶到化神中期吗?”

    “呃……”

    “做梦都没想过是吧?”

    刘雨斜他一眼,“恐怕你做过最好的梦,便是在那里进阶到结丹,得五百寿终吧?”

    当初她最好的一次梦,就是结丹的五百寿。

    “是!”金戈低头。

    不过,他虽然低头了,却也不觉得,五百寿的人生有什么不好,看大门的日子有多逍遥自在啊?

    哪像现在……

    从被逼拜师的那天起,不是修炼,就是被打,在各种打中,努力逃,或者说努力学习让自己挨得轻些。

    “外仙域战场上出事了。”刘雨看他的那幅死样子,莫名地也有些生气了,“金戈,你是不是觉得,那离你的生活,还很远很远,远到,你根本不必去考虑?”

    难道不是吗?

    金戈有些诧异地望了一眼这位师伯。

    外仙域那里,连天仙修士都少有,真正在那里顶大梁的是玉仙,他一个小小的化神小修士,有必要去考虑吗?

    “……你只想过你的小日子,可想过,你幸福的小日子是怎么来的?”

    怎么来的?

    以前,金戈就算知道,也觉得那不是他能考虑的,可是现在……

    三千城有不少人在外仙域战场上,而曾经训练过他的师长中,就有三个在不久前,也离开了酬悦峰去了那里。

    金戈明白这位师伯要说什么了,“师伯,我会好好练十三式刀域的。”

    “我相信你!”

    刘雨轻叹一声,“金戈,其实自从你拜泡泡为师,就注定了此生再不可能得平常人的小幸福。

    如果你到现在,还心心念那些,还抵触修练,那我告诉你,只会让你自己过得更艰难。”

    有大好机缘,却一点也不珍惜,她觉得,她也可以好好教训教训他了。

    “弟子……弟子知道了。”

    金戈看到这位师伯眼中也闪起那种让他心悸的光时,吓得马上应下。

    所谓识实务者为俊杰,他虽然不是俊杰,可是怕打,更怕被收拾。

    偏偏整个逍遥门,上上下下,都不知道有多少收拾人的手段,每次被刷新三观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在狼窝里活到现在的。

    唉!

    金戈在心里偷偷叹了一口气,想要在这里看大门,也得有本事啊!

    “下去吧!好好练刀。”

    不管这怂小子是不是大哥曾经的主人转世,可谁让他现在就叫这个名字了呢?

    刘雨摆摆手,迎向姗姗来迟的苏淡水,“苏师姐,你来迟了。”

    “这不是有你吗?都解决了吧?”

    苏淡水要不是顾忌着师父,才不管金盏的鬼哭狼嚎呢,“这次又是什么颜色?”

    “黑!”

    “有进步啊!”

    “……”刘雨真不知道怎么说了,这师徒俩不愧是一脉相承的。

    “看看你什么表情?不满意?”

    “我哪有不满意?”刘雨可不敢承认这话,连忙揉了揉脸,“你可不能胡乱冤枉人。”

    “冤枉你?呵呵!”苏淡水笑着拍拍她的肩,“怎么还是这么老实?我还以为你在外面混了那些年,有长劲了呢。”

    “……”又被说老实?这真有些扎心了。

    刘雨翻了个白眼,“跟你苏狐狸比起来,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是老实的吧!”

    她在外面可以以狠辣邪修的样子示人,可逍遥门是外面吗?

    一个个都这么妖孽,要比狠,她还真多有不如。

    刘雨觉得,哪怕她是条过江龙,在这酬悦山也不能不盘着。

    “过段时间我还要闭个小关,梅枝师伯和金盏大哥那里,可就管不了了。”

    “行,我来呗!”苏淡水笑咪咪地塞过一个丹瓶到她手里,“中品玉清丹,这次开炉运气特别好。”

    “谢了!”

    刘雨稍为欣喜,“我还有一些上次没拿出来的灵药……”

    “都给我。”苏淡水忙拉着她往她的洞府去,“你也看到了,我师父现在根本没时间。”

    “老规则,一半一半。”

    “你不说,我不说,我师父哪里知道?”

    “我一闭关,一服丹药,她就知道了。”刘雨可不想被梅枝师伯满山的追着打,“上次林芳华被她追杀,连你也跟着签了一堆的不平等条约,是不是忘了?”

    “……”

    哪里能忘?

    苏淡水狠狠吁出一口气,“行了行了,一半就一半吧!”

    有个同是丹师的师父,真不知道是倒霉呢还是倒霉呢。

    哪怕师父现在根本没时间炼丹,也把大家的灵草什么的,全都管得死死的,她只能分一半儿。

    唉!

    “刘雨,我们关系不错吧?你们在星罗洲弄的灵草,其实不止我师父说的那些吧?”

    “苏师姐,这话你不应该问我。”

    刘雨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你自个都怕梅枝师伯,还指望我们帮你顶住她,觉得可能吗?”

    “……”

    果然学奸诈了。

    唉!

    苏淡水又叹了一口气,“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了,但做为师妹,你是不是也应该孝敬师姐一两颗灵草?”

    师父仗着长辈的身份,让大家在分灵草前,先把孝敬的给了,可怜她每次都吃亏。

    “师姐,我不是林芳华,你收我孝敬是不是太过了?”

    “呵呵,过了吗?”苏淡水的笑容特别的真诚,“那我们互赠总行了吧?我拿好丹药给你,你拿几颗秘不示人的……,嘿嘿,我们互赠,我师父肯定不能说什么。”

    “那……先把你的好东西,拿出来瞅瞅。”

    灵草什么的,当然是给自家人炼更放心,既然玉清丹都能出中品的了,其他的想来也不会太差。

    “哈哈,自然会给你瞅好。”

    两人一路飚过,全然不知,梅枝经过无数次的失败,真的转往最简单的地方走。

    男人黑点就黑点,反正回复不了以前的金色,稍为黑那么一点点的男人色,金盏勉强也能接受,所以,难得配合的很。

    “行了,到时间了,出来试试。”

    金盏从咕嘟咕嘟冒泡的炉中出来变身,“这么快?梅枝,当初可是说好的,你不能把我扔半道上。”

    这些年,他知道,耽误她炼丹了。

    但是,身上要命的颜色不弄好,他怎么出去行走江湖?

    “我要把你扔半道,早扔过了。”梅枝打过一面水镜,“看看,这黑色淡了不少吧?”

    咦?

    这一次居然能在水镜中,看到明显的五官了。

    真是不容易啊!

    金盏在水镜前转了个身,“还能再淡些吗?”

    “自然!”

    梅枝接着调配另两种药水的比例,“现在我们一点点地试,我就不相信了。”

    没过一会,金盏再次回到咕嘟咕嘟冒泡的炉中。

    半个时辰后,他再次变身出来。

    身体的颜色第一次没往其他不可控的方向滑,金盏再看梅枝调药液的手时,忍不住咽了一大口吐沫。

    “刚刚不是调两种的吗?这次怎么又加了一份?”

    如果完全没有希望,他也就随她了,可是现在,难得见到点希望啊!

    “我是丹师,还是你是丹师?”

    梅枝小心地在配好的药水中,加上半滴紫红药液,“进去吧,如果不行,我再把它中和掉。”

    “……”

    变回本体后,金盏小心地再躺回时冒泡的炉中。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嘟……

    在掐好的时间里,他再次跳出来,黑色再次淡了一点儿,让人兴奋的是,不仅是黑色淡了一点儿,他变身后的身体,居然出现了一点肉色。

    “啊啊,就是这样!”

    “嘘!小声点儿。”

    梅枝也非常满意,“金盏,为了好看,我们要不要再试一下?”

    再试一下?

    金盏微有踌躇,“要不,这一次,你把黑再去一点看看。”

    “行!”

    一天一夜后,酬悦峰上,突然暴出一阵狂笑,那畅快的笑意,带了种特别的穿透力,闭关不出的申生,本来还想忍一会的,可是好一会后,发现这混蛋居然借器之特性,一直把那‘哈哈哈’,好像带魔力的得意,留在了他的阵门上。

    真是……

    他吹着胡子冲到梅枝那。

    “哈哈哈!看看,看看,本王现在像正常人了吧?”

    把所有人都吵出来的金盏,在众人面前,得意地展示他与正常人差不多的肤色,“申生,恭喜啊,你怎么一句恭喜都不知道说?”

    “恭喜!”申生把恭喜二字给了自个师妹,“梅枝,你终于解脱了,快去三千城的天幸图修炼吧!”

    他们大家都是玉仙修为了,只师妹一个还是天仙,他都为她急得慌。

    “嗯!正准备去。”梅枝倒是不急,反正她是丹师,“现在三千城管事的是谁?”

    “林芳华!”

    “她怎么到那去了?”

    梅枝吃惊。

    “她到那边好几个月了。”苏淡水笑,“流烟仙子不厚道,把三千城丢给卢悦,带谷令则三人翘家了,卢师妹不耐烦管事,不找林芳华能找谁?”

    “……那丫头真可怜!”

    金盏好感慨,“金戈,你个懒骨头,你师姐那么可怜,都不知道帮帮吗?梅枝,去三千城把这臭小子也带着,让他帮……”

    “我还在炼十三式刀域呢。”

    金戈吓坏了,卢师伯在三千城,泡泡师父一定也在那里,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小人一样的师父一板脸。

    “他帮不上什么忙。”梅枝看到申生朝她眨眼,忍不住失笑,“倒是你,金盏,要不然,你去外仙域把洛夕儿三个,随便换一个回来吧!”

    他?

    金盏摸摸他才修的漂亮胡子,“本大王当然可以重出江湖,不过,你们是不是都要有点表示啊?”看了他这么多年的笑话,总要收点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