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五章

目录:云疏| 作者:纪柠语| 类别:都市言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绮罗闭了闭眼睛,将还在手中的匕首递给了微蓝,“那既然这样,你就杀了我吧!能死在你的手里,我总不会那么的伤心难过。”

    微蓝接过绮罗手中的匕首,眼睛眨也不眨,扬起便朝着绮罗的丹田刺去。哪怕是绮罗的鲜血溅到了她的脸上,也没有眨一下眼睛。

    绮罗就这么的死了,死的时候,面露微笑。

    而微蓝在将绮罗的丹田刺破之后,也跟着,突然的倒在了地上。

    林云蘅和萧疏作为这次事件的旁观者,全程保持了沉默。他们不知道这事情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这件事情也与他们没有任何干系,站在这儿,安静的看着就好。

    “实在是不好意思,府里出了一些小事情,还请了萧公子一道帮了忙,见笑了。”摇光看着面前的两具躯体,朝着林云蘅和萧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没有,我跟师兄,也没能帮得上什么忙。”林云蘅连忙笑着说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摇光城主都与他们这样子说这事情了,他们那儿还有不顺杆下滑的道理?怕师兄又不会说话,林云蘅抢过了话头,萧疏朝着她看了两眼,继续安静的站着,左右自己多说也会错,还不如就让云蘅师妹来说。

    不然,要是让摇光抓住了他们的什么言语里的失误的地方,以此来威胁他们,那可就不好了。

    “两位请稍等片刻,我将这事儿处理了,便带二位去传送阵处。这次传送阵的灵石,由我出了,还请不要拒绝,二位这就算交下了这个朋友,怎么样?”

    不愧是城主,摇光的话说得剔透玲珑,让人着实是挑不出理由来拒绝他,这样,一个人情便欠了下来。

    林云蘅感慨万分,此时,她莫名地想到了自己远在天边的哥哥林楚狂,他在和别的人说话的时候,会不会也是这样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呢?

    绮罗闭了闭眼睛,将还在手中的匕首递给了微蓝,“那既然这样,你就杀了我吧!能死在你的手里,我总不会那么的伤心难过。”

    微蓝接过绮罗手中的匕首,眼睛眨也不眨,扬起便朝着绮罗的丹田刺去。哪怕是绮罗的鲜血溅到了她的脸上,也没有眨一下眼睛。

    绮罗就这么的死了,死的时候,面露微笑。

    而微蓝在将绮罗的丹田刺破之后,也跟着,突然的倒在了地上。

    林云蘅和萧疏作为这次事件的旁观者,全程保持了沉默。他们不知道这事情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这件事情也与他们没有任何干系,站在这儿,安静的看着就好。

    “实在是不好意思,府里出了一些小事情,还请了萧公子一道帮了忙,见笑了。”摇光看着面前的两具躯体,朝着林云蘅和萧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没有,我跟师兄,也没能帮得上什么忙。”林云蘅连忙笑着说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摇光城主都与他们这样子说这事情了,他们那儿还有不顺杆下滑的道理?怕师兄又不会说话,林云蘅抢过了话头,萧疏朝着她看了两眼,继续安静的站着,左右自己多说也会错,还不如就让云蘅师妹来说。

    不然,要是让摇光抓住了他们的什么言语里的失误的地方,以此来威胁他们,那可就不好了。

    “两位请稍等片刻,我将这事儿处理了,便带二位去传送阵处。这次传送阵的灵石,由我出了,还请不要拒绝,二位这就算交下了这个朋友,怎么样?”

    不愧是城主,摇光的话说得剔透玲珑,让人着实是挑不出理由来拒绝他,这样,一个人情便欠了下来。

    林云蘅感慨万分,此时,她莫名地想到了自己远在天边的哥哥林楚狂,他在和别的人说话的时候,会不会也是这样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呢?

    同样想不明白的还有萧疏。他之前看到的绮罗的样貌,一直与林云蘅看到的不一样,他便怀疑之前出了什么问题,果然,刚刚绮罗被微蓝用匕首刺入丹田中之后,他朝着绮罗看了一眼,是,与微蓝长得一模一样,自然地,也就是跟曲靖从凡世带入宗门的那个丫鬟,长得一模一样。

    萧疏忍不住朝着那些摇光眼中的傀儡多看了几眼,等着摇光继续给他们将,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不只是有心还是无意,摇光说了她们都已经是傀儡的事情之后,便再也没有说与他们有关的一句话。

    真是让林云蘅和萧疏心痒难耐。

    不过,人家不说,自己总不能还逼着人家去说吧?也没有办法,林云蘅和萧疏保持沉默,等着摇光带他们去传送阵。

    摇光的两只手以极快的速度交叉重叠,以一种玄而又玄的姿势对着那些长得一模一样的傀儡。要是普通人见了摇光手上的动作,那就是只看到一些残影。

    林云蘅和萧疏惊奇的看到,随着摇光的手势,那些傀儡竟然开始动了起来,只是速度太快,饶是他们,也没有能看得懂这到底是个什么阵法。

    是的,随着摇光的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那些傀儡也静止着不动了,不过他们这时候,已经摆出了一个阵法。

    摇光转身,指着阵法对着林云蘅和萧疏说道,“传送阵在我当上城主的这几天,进行了些变动,只有通过这儿的阵法才可以抵达,这也是防止我放走的前任城主会卷土重来,在我的庆典上,出了什么幺蛾子。”

    语气诚挚诚恳,生怕林云蘅和萧疏不相信。

    “如果你们实在是信不过的话,可以让我现进这个阵法。”见林云蘅和萧疏沉默不语,摇光笑着说道。

    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配上他清秀的脸庞,竟然也有些魅惑了起来。

    林云蘅一个恍惚,差点就被他将注意力给拉走了,不由暗道一声,“真是妖孽啊!”

    “怎么样?”依旧是没有人回答他,摇光的表情有些受伤,他一脚踏进了这个阵法。

    “我们只是好奇这个阵法,刚刚被这个阵法给震撼到了,注意力全都被吸引过去了,并不是故意不回答你的问题的。”林云蘅忙说话打着圆场,不至于让摇光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说而显得尴尬。

    林云蘅一边说着,一边暗暗地推了推杵在那儿一动也不动的萧疏。

    萧疏知道林云蘅的林云蘅的意思,虽然依旧是很不爽,不想和摇光说话,不过林云蘅都已经推了他好几下了,为了防止云蘅师妹因为这个事情跟他置气,不情不愿的“嗯”了一声,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这样啊!”摇光笑着接话,“这个阵法是我用独家的方法摆的,你们刚刚看到的那些傀儡,都是我用来摆这个阵法的工具。”

    说到那些长得一模一样的傀儡的时候,摇光的口气很是轻松写意,显然是不将它们怎么放在心上,“即使这些工具出了些什么纰漏,我也可以在极快的速度再弄一个过来。”

    同样想不明白的还有萧疏。他之前看到的绮罗的样貌,一直与林云蘅看到的不一样,他便怀疑之前出了什么问题,果然,刚刚绮罗被微蓝用匕首刺入丹田中之后,他朝着绮罗看了一眼,是,与微蓝长得一模一样,自然地,也就是跟曲靖从凡世带入宗门的那个丫鬟,长得一模一样。

    萧疏忍不住朝着那些摇光眼中的傀儡多看了几眼,等着摇光继续给他们将,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不只是有心还是无意,摇光说了她们都已经是傀儡的事情之后,便再也没有说与他们有关的一句话。

    真是让林云蘅和萧疏心痒难耐。

    不过,人家不说,自己总不能还逼着人家去说吧?也没有办法,林云蘅和萧疏保持沉默,等着摇光带他们去传送阵。

    摇光的两只手以极快的速度交叉重叠,以一种玄而又玄的姿势对着那些长得一模一样的傀儡。要是普通人见了摇光手上的动作,那就是只看到一些残影。

    林云蘅和萧疏惊奇的看到,随着摇光的手势,那些傀儡竟然开始动了起来,只是速度太快,饶是他们,也没有能看得懂这到底是个什么阵法。

    是的,随着摇光的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那些傀儡也静止着不动了,不过他们这时候,已经摆出了一个阵法。

    摇光转身,指着阵法对着林云蘅和萧疏说道,“传送阵在我当上城主的这几天,进行了些变动,只有通过这儿的阵法才可以抵达,这也是防止我放走的前任城主会卷土重来,在我的庆典上,出了什么幺蛾子。”

    语气诚挚诚恳,生怕林云蘅和萧疏不相信。

    “如果你们实在是信不过的话,可以让我现进这个阵法。”见林云蘅和萧疏沉默不语,摇光笑着说道。

    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配上他清秀的脸庞,竟然也有些魅惑了起来。

    林云蘅一个恍惚,差点就被他将注意力给拉走了,不由暗道一声,“真是妖孽啊!”

    “怎么样?”依旧是没有人回答他,摇光的表情有些受伤,他一脚踏进了这个阵法。

    “我们只是好奇这个阵法,刚刚被这个阵法给震撼到了,注意力全都被吸引过去了,并不是故意不回答你的问题的。”林云蘅忙说话打着圆场,不至于让摇光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说而显得尴尬。

    林云蘅一边说着,一边暗暗地推了推杵在那儿一动也不动的萧疏。

    萧疏知道林云蘅的林云蘅的意思,虽然依旧是很不爽,不想和摇光说话,不过林云蘅都已经推了他好几下了,为了防止云蘅师妹因为这个事情跟他置气,不情不愿的“嗯”了一声,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这样啊!”摇光笑着接话,“这个阵法是我用独家的方法摆的,你们刚刚看到的那些傀儡,都是我用来摆这个阵法的工具。”

    说到那些长得一模一样的傀儡的时候,摇光的口气很是轻松写意,显然是不将它们怎么放在心上,“即使这些工具出了些什么纰漏,我也可以在极快的速度再弄一个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