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40章 方雅的麻烦

目录:天庭小狱卒| 作者:零九二五| 类别:都市言情

    ♂,

    厨房里的刘浪根本不知道,文潇潇已经在打他那道辣根炒面的主意了。

    看两个女人聊得正嗨,刘浪也没打扰,直接上楼睡觉了。

    第二天,刘浪和沐雪晴一同出门上班,只不过是各自开各自的车,为此,刘浪免不得唏嘘不已。如果没买车,他就堂而皇之的坐沐雪晴的奥迪A8,跟沐雪晴沟通感情了。

    不过自己开车的感觉也不错,至少比挤公交舒服了一百倍,速度也快了不少。

    和沐雪晴一样,刘浪八点半就到沐氏大厦前,比正常上班时间整整早了半个小时。

    “老大,你买车了!”曲明成从他的老宝来上下来,一眼就搭上了那俩大路虎,等看到路虎上下来的是刘浪时,小跑着就过来了。

    “前天刚提的。”终于又混成有车一族了,刘浪很是意气风发。

    不过曲明成这小子今天有点儿不上道,接下来的一个问题,给刘浪内心造成了1000+的暴击伤害。

    “沐总出的钱?”曲明成望着沐雪晴的背影说道。

    要是曾经的刘大少开辆路虎没什么,但现在刘大少只是沐氏集团的部门经理,一个月工资两万多,不吃不喝也得好几年的工资才能买这一辆路虎,关键刘浪上班才几天啊,第一个月工资都还没发呢!

    “老子长得就那么像吃软饭的吗?”刘浪怒道。

    “这个……老大这么帅,确实比较适合吃软饭。”跟刘浪熟了以后,曲明成说话也没什么顾忌的。

    “去你大爷的,这车老子自己买的,我去缅甸出差,赌石挣了一百五十万!”刘浪霸气十足道。

    “赌石?一百五十万?”听到这个数字,曲明成两眼放光,“老大,下次要是再去缅甸也带上我吧,我也赌一把。”

    “就怕你输得连内裤都不剩。”

    赌石这玩意全靠运气,如果不是幸运戒指在那一刻爆发,刘浪也不可能赌涨,普通人去缅甸赌石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这几天保安部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吧?”扯完淡,刘浪问起正事。

    “没事,都好着呢!那几个新来的女保安,表现也都不错,特别是宋拉拉上手最快,现在和各个部门的人混得都很熟。”曲明成将这几天的情况大概说了一遍。

    “和各部门的人都混得很熟……”刘浪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毫无疑问,宋拉拉是去各个部门寻常目标了,那妮子比色狼都色狼,这几天,不知占了多少美女的便宜。

    说曹操曹操就到。

    一辆红色的敞篷甲壳虫飞速冲了过来,最后一个急刹停在刘浪和曲明成面前。

    “师父,我给你打电话,你手机怎么关机了?”宋拉拉从甲壳虫上跳下来,火急火燎地说道。

    “关机了吗?可能是没电了。”刘浪掏出手机,果然关机了。

    “方雅出事了,你快帮我去救救她!”宋拉拉神色焦急道。

    “方雅?”刘浪眼前浮现出那个魅惑御姐的身影。

    “我刚刚看见她被人强行架到一辆商务车上。然后我就开车跟着,最后汽车开进了东郊的一家度假村。”宋拉拉解释道。只不过她没说自己为什么会在上班的途中碰到方雅。

    事实上,这几天宋拉拉一直都暗中跟踪方雅,试图找机会接近方雅,方雅是宋拉拉来沐氏集团的主要目的,不泡到方雅她誓不罢休。

    “那你怎么不报警?找我干什么?”刘浪问道。

    “师父,你不觉得这是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吗?只要我救了方雅,方雅说不定就会以身相许。报了警可就没我什么事了!”宋拉拉小声解释道。

    “你啊!方雅安全重要还是你泡妞重要!赶紧带路,去你说的那家度假村。”刘浪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然后一头钻进了汽车。

    “哇,新车啊,沐雪晴给你买的吧?”宋拉拉坐到了路虎副驾驶位置。

    “老子就一定要吃软饭吗?不能自己出钱买吗?”刘浪怒斥道,随后摇下车窗告诉曲明成在保安部等着,自己和宋拉拉有事先出去一趟。

    一脚油门,路虎就奔上了主路。

    在宋拉拉的指引下,汽车左拐右拐,很快就出了城区。

    “师父,没想到你车开得这么溜,真是太刺激了!”宋拉拉握着车门上边的把手,一脸地兴奋。

    刘浪看看时速表,接近二百了。不过为了救人,也顾不了什么交通规则了。

    好在他作为刘大少时,经常飙车,车技不错,而现在的反应能力和速度又超出常人一等,故而汽车虽快,但还在他的掌握之下。

    在刘浪的一再加速下,只用了不到十五分钟,他们赶到了宋拉拉所说的那家度假村。刚才还觉得刺激的宋拉拉已经脸色煞白,一下车就吐了起来。

    “还能坚持吗?不行你就在车上呆着。”刘浪皱了皱眉说道。

    “我能坚持!”宋拉拉抬起头,眼神十分坚定,为了泡到方雅,她什么痛苦都能承受。

    “好,那跟着我!”刘浪看到度假村的门紧紧关着,里面也没什么人,怕打草惊蛇,就带着宋拉拉绕到一边的院墙下。

    院墙有两米多高。

    刘浪一把拽过宋拉拉,轻轻往上一送,宋拉拉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骑到了墙头上,而刘浪自己一翻身就跳了过去。

    这种高度,对于淬体境中期的刘浪实在没有什么挑战。

    直到被刘浪从墙头上拽下来,宋拉拉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师父,你真是太牛了,你要是去参加奥运会跳高,一定能拿冠军。”

    “别废话了!赶紧找方雅在哪。”刘浪带着宋拉拉四下搜寻起来。

    这度假村面积不小,一排排都是客房,他们找了十多分钟,终于在一栋二层小楼前发现了那辆商务车。

    “就是这辆商务车!我记得车牌号。”宋拉拉说道。

    刘浪看了看这栋小楼,大门紧闭,显然进不去,往后一绕,他发现二楼的阳台是开放式的,比刚才的院墙也高不了太多,而且旁边还有空调架用来支撑,刘浪先把宋拉拉推上去,然后自己也登上阳台。

    由阳台一进入房间,刘浪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

    他拉着宋拉拉小心翼翼地循着声音找去,来到二楼楼梯口,下面就是一楼大厅,大厅里,一个女人被五花大绑在立柱上,正是方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