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第205章 接风(第一更)

目录:天庭小狱卒| 作者:零九二五| 类别:都市言情

    ♂,

    南山国际机场。

    唐广胜和十多个江北省玄学分会的会员,聚集在出站口的位置,焦急地等待着。这些人都是当地富豪眼神的神仙人物,可是此刻,却一个个神色紧张,仿佛刚刚入学的小学生马上要见到班主任一般。

    约莫十五分钟之后,一个身穿道袍,手拿拂尘的中年道士从出站口走了出来,和其他人拉着各式拉杆箱不同,中年道士身上背着一个大包袱,单看形象的话,和周围格格不入,正因为如此,他也显得最耀眼。

    唐广胜等人很快就发现了中年道士,赶紧小跑着迎了上去,他们这帮人平均年龄都在七十岁以上了,但是跑起来的速度却丝毫不亚于二三十岁的小伙。

    “张真人!”

    “张真人!”

    一伙老头聚拢在中年道士的身边,兴奋地打招呼。

    这一番动静不小,立刻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实际上,类似的情况在机场里是时常出现的,只不过都是发生在年轻粉丝和明星之前,老头追星还是第一次见,关键那道士也不是明星啊!

    不过那道士虽然不是明星,但是表现地却比国际巨星还要淡定,任由那些老头呼喊,却只是微微点头致意。放眼华夏,能装B到这种程度的道士,也就是只有龙虎山正一宫的主持张天亦张真人了。

    “贫道行事一向低调,诸位下次可不要如此兴师动众了。”待唐广胜等人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一些后,张天亦才淡淡地说道。

    “明白,明白,此地不是讲话之所,我已经订好了酒店,还请张真人移步酒店一叙。”唐广胜恭恭敬敬地说道。

    在风水玄学这个行当里,张天亦那可是神明般的存在,唐广胜这些人,也就在地方上耍耍威风,一到外地就无人认识了,但是张道陵不同,那才是真正的风水玄学大师,走到哪里都会被无数人簇拥。

    这就是泥腿子与科班出身的区别。

    当然,张天亦能够得到整个圈子的追捧,也不单单是那些玄之又玄的除妖降魔秘法,在风水相术的理论研究上,他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唐广胜曾有幸去过一次龙山虎正一宫,听张天亦讲道,正因为有了那次镀金,他才开始从一个乡间的风水先生变成富豪们口中半仙人物。

    不夸张地说,是张天亦改变了唐广胜的命运。

    这次听说张天亦要来南山,唐广胜主动为张天亦安排衣食住行等一切事宜,之所以如此,一是为了表达感谢,二是因为江北省玄学分会马上就要换届选举了,张天亦是玄学总会的会长,在分会换届之中是极具话语权的。而唐广胜早就盯上了分会会长的位置。只要能爬上那个位置,他可就不单单是南山的大师了,而是整个江北省的大师,到时候请他的富豪会成倍增加。

    就算单看在钱的面子上,他也得好好供着张天亦。

    唐广胜预订的是金狮酒店,在南山来说,绝对是最高规格了。

    其实,最近刚刚开业的济丰园也不错,但是考虑到金狮在南山的名头更响,所以,最后唐广胜还是选择金狮。

    他们这些玄学学会的会员,平日里都是跟大老板打交道,所以,手头上都比较富裕,唐广胜的座驾便是一辆奔驰。

    将张天亦让上车后,车队离开南山机场,半个多小时之后,到达目的地金狮酒店。

    张天亦先到订好的房间收拾了一下,放下东西后,才跟随唐广胜等人来到楼下的包厢。

    “张真人,您坐!”唐广胜主动为张天亦抽出主位的椅子。

    然而张天亦看都没看,就坐在了旁边的次位上。

    唐广胜顿时有些尴尬,难道是自己哪里做错了?惹张真人不高兴了?唐广胜的心里不禁打起鼓来了。

    张天亦不坐主位,唐广胜就更不敢坐了,他只能坐到更次一级的位置上,然后恭恭敬敬地将菜单放到了张天亦的面前,“张真人,您先点菜吧!”

    “不急,还有人要来。”张天亦安安静静坐在次座上说道。

    “还有人?”唐广胜扫视了一下屋里的人,作为这次接待的组织人,他应该没有请其他人才对。再一看空着的主位,他立刻明白过来了,肯定是张天亦叫来的人,据他所知,张天亦应该没来过南山,这里有什么熟人呢?而且,到底什么样的人物,才能让神仙般的张真人将主位让出,在旁相陪?

    要知道张天亦跟那些身价数百亿甚至千亿的顶级富豪坐在一起,都是被人陪的。

    尽管满是好奇,但是,张天亦没有主动说,唐广胜也不敢问,只能一起默默地等待。

    不过,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

    唐广胜心里都有些着急了,可是一看张天亦,依旧气定神闲。这让他更加坚信,那即将来到的人肯定是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一开,一个年轻人走进来。

    “是你?”唐广胜一看进来的年轻人,立刻惊讶地站了起来。

    因为进来的年轻人,正是昨天在永安陵园和他发生过冲突,而且还留下一句玄之又玄的话的那个,到现在他都没有理解那句话的含义。

    “你来这里干什么?告诉你,即便你跟我赔礼道歉,我也不会让人卖给你墓地!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片刻以后,唐广胜沉着脸说道。

    “呃……”刘浪一时也有些蒙圈,因为张天亦只是说一起吃饭,可没说还有其他人。

    关键,这其他人中还有昨天在永安陵园见到的那位唐大师。

    张天亦眼神古怪地看了唐广胜一眼,听起来唐广胜和师叔有矛盾啊!虽然吃人家嘴短,但是关键时刻张天亦肯定要站在自家师叔一边。

    “休得无礼!”张天亦腾地站起身来,大声呵斥道。

    “对,休得无礼,你赶紧出去,惊扰了张真人我跟你没完!”唐广胜还以为张天亦是说未经允许就闯进来的刘浪呢!

    “唐广胜,我是让你休得无礼!”张天亦鼻子都快气歪了。

    “我?”唐广胜立刻变了颜色。

    在他震惊的目光中,本来高冷的张天亦脸上瞬间出现了亲切的笑容,然后屁颠屁颠地跑到刘浪面前,躬身说道:“师叔,您来了,快到里面坐。”

    “师叔?”唐广胜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他从来没听说过张天亦还有个这么年轻的师叔啊,关键是这师叔还和他有过过节。

    就在刚才,他还当着张天亦的面训斥人家。

    其他人也是一脸惊骇,张天亦乃是当代天师,他的师叔不应该也是道士吗?

    怎么穿着一身阿玛尼西装就跑出来了?关键这年纪也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