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第384章 我不能走(第四更)

目录:天庭小狱卒| 作者:零九二五| 类别:都市言情

    ♂,

    望着那名少年,刘浪的脸上满是古怪之色,因为他用真实之眼一扫,发现那名少年并非是R国名字,而是一个华夏名字——白羽,更为关键的是,少年竟然是一名修者,虽然修为只有淬体境初期,处于刚入门的阶段。

    一个华夏修者帮着R国人来对付华夏人,这就让人费解了。

    张凯刚的脸色有些难看,因为,他刚才清楚的看到,那少年轻描淡写地就将两名选手击倒。

    而那两名选手,还是在赛前就被看好的种子选手,这意味着,换其他的选手上来,照样通不过少年的阻拦。

    渡边新名设置的根本不是一个关卡,而是一堵墙,真不知道那少年是渡边新名从哪寻摸来的。

    如果那少年不是渡边那一边的,而是个华夏人,张凯刚会毫不犹豫地选他做自己新电影的男主角。

    因为无论是外形,还是身手,少年都是上上之选。只可惜,这个上上之选,现在是他的敌人。

    “我可以理解为渡边先生是在故意捣乱吗?场务,叫保安进场,将捣乱的人请出去。不要影响节目的正常拍摄。”明明打不过,要是还要硬上的话,那可就是傻叉了,张凯刚脑筋稍微一转,就想到了方法。

    “张君,你对你挑选出来的那些选手就这么没有信心吗?”渡边新名摇摇头,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几个嘉宾评委,“不过想想也是,评委都是一群有名无实的家伙,选手又能强到哪去?”

    “你说谁有名无实?”

    本来不打算掺和这事的程杰顿时炸了。

    “我认识你,你叫程杰吧?好像在华夏还挺有名的,不过你的功夫,在我眼里,只是花架子,上不了台面的。”渡边新名撇撇嘴,不屑地说道。

    “花架子?”程杰这一下更不能忍了,他生平最恨的就是别人说他花架子,要知道,程杰可是科班出身,曾经拿过三届的全国散打冠军,他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完全是一拳一拳打出来的。

    “我让你看看我是不是花架子!”程杰径直朝着那少年走去。

    张凯刚眼前一亮。

    对于程杰的实力,他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只不过程杰身份在那摆着,去对付一个无名少年,显得以大欺小,所以,之前张凯刚才打算让保安解决问题,现在程杰主动出头,如果打爆那少年,也算是给华夏功夫争了一口气。

    所以,张凯刚根本不会阻拦。

    “等一下!”就在这时,刘浪却喊了一声。

    虽然之前跟程杰有一点小摩擦,但那只是人民内部矛盾,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程杰上去丢人现眼。

    听到刘浪的喊声,程杰停下脚步,“有事?”

    “那个少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别太冲动。”刘浪略微思考一个措辞,比较委婉地说道。

    “说得跟你多懂一样!”然而,程杰并不领情,甩下一句话,再次走向那黑衣少年。

    主要是刚才录节目的时候,刘浪那酱油打的太溜了,一句专业点的话没说,这让程杰下意识地认为刘浪是个彻头彻尾的外行,之前刘浪说自己对付一般人没问题,更是不攻自破地谎言。

    “……”

    刘浪顿时无语了,这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不过让程杰碰碰壁也好,省得他整天鼻孔朝天。

    “小子,要不咱俩上擂台上比划比划?”程杰觉得在下面打,不符合他的身份,竟然主动提议登上擂台。

    刘浪现在只能用一句英语来形容程杰,那就是nozonodie。

    黑衣少年望了渡边新名一眼,似乎是在请示渡边新名,渡边新名哈哈一笑,“他说上擂台,那就上擂台,正好让大家看清你的本事。”

    少年没说话,只是点点头。紧接着,他一个空翻,便跃上了擂台。

    “呃……”本来信心满满地程杰心头一颤,单看那个空翻,这少年明显是个高手啊!

    “程杰,加油!”

    “程杰,加油!”

    程杰有些后悔趟这场浑水了,不过台下的观众已经欢呼起来,他现在是骑虎难下,运了运气,程杰登上擂台。

    将外套闪掉,程杰摆出了一个标准的散打姿势。

    “来吧!”程杰对着那少年勾了勾手。

    少年闻声而动,一个跨步就来程杰面前,一掌推向了程杰的胸膛。

    程杰用胳膊一挡,下一刻,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从他的胳膊上传来,紧跟着,他整个人都跟着飞了出来。

    “砰……”

    一秒钟之后,程杰直接落到了擂台下面,而且是趴着下去的。

    好在擂台周围扑在红毯,而且落差也不太高,所以摔的并不是很严重,程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是功夫巨星啊,竟然被人家一下给轰了下来,虽然有自己大意的缘故,但是结果实在是难以让人接受。

    “哗……”

    台下的观众也是一片哗然,平常无所不能的功夫巨星程杰怎么一下就被秒了,这也太不科学了。

    张凯刚一脸愕然。他印象之中程杰没这么弱啊,难道是成名后,被酒色掏空了身体?他倒是知道程杰爱逛夜店。

    渡边新正一愣,随即兴奋地挥舞起拳头,很明显,少年的实力超出了他的想象。

    也只有刘浪觉得这样的结果理所应当,凡人与修者之间就是这种差距,而且从少年的出手动作来看,他肯定师出有门。

    刘浪知道,这时候,必须由自己来收拾局面了,如果这少年不想走,即便是整个农庄的保安加起来,也奈何不了他。

    在人们还惊讶于程杰的惨败时,刘浪已经悠然上台。

    甚至没有人看清刘浪是怎么上去的。

    刘浪上台之后,没有直接开打,他盯着那黑衣少年,淡声说道:“你是华夏人,为什么要帮R国人?”

    少年立刻露出了震惊之色。

    “你怎么知道我是华夏人?”

    刘浪呵呵一笑,压低声音道:“我知道的事多了,比如,我还知道,你是一名修者……”

    听到修者两个字,少年仿佛触电一般,沉声道:“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想告诉你,这里是普通人的世界,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你现在走,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刘浪说道。

    少年盯着刘浪,神色变了几变,最终却是摇摇头,“我不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