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08.第808章 怕个鸡毛

目录:天庭小狱卒| 作者:零九二五| 类别:都市言情

    ♂

    “你就是刘浪吧?”那个身穿官袍的神仙正色问道。

    “正是。”刘浪答道。

    “我乃天庭仙狱新任狱长何唯枫。这是我的证件。”官袍神仙自我介绍道。说着,拿出一个玉牌在刘浪面前晃动了一下。

    这玉牌相当于是工作证,刘浪之前见过王大锤的,何唯枫手里这个,除了名字和王大锤不同,其他地方一模一样。

    “见过何狱长。”虽然隐约意识到这官袍神仙是新任狱长,但是真正证实之后,刘浪还是感觉非常意外。

    天庭的办事效率这也太高了。才一天,新任狱长就走马上任了,他还以为王大锤递交证据之后,选拔新任狱长的事情会被拖延下来。

    不过来都来了,刘浪只能小心伺候着。

    万一沉冤得雪之后,王大锤回不到天庭仙狱当狱长,而是转去别处任职,那这个何唯枫可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了。

    何唯枫作为新任狱长,来凡间仙狱,刘浪可以理解,毕竟之前傅清嵘来的时候说过,等新任狱长就任,才会进行工作交接,而交接完毕后,他才能走。

    但是孙宗良跟着凑什么热闹。

    刘浪算了算,自己跟孙宗良好像就见过一次面,也就是之前天庭考察团来的时候,那时候孙宗良是考察团的成员。

    虽然小有摩擦,但是也没到你死我活的程度。

    他一直好奇,孙宗良为什么要策划这次卷宗丢失事件。针对自己,理由似乎不够充分,针对王大锤,似乎在天庭仙狱弄更好,跑来凡间仙狱,完全是舍近求远。

    “刘浪,我们又见面了。”就在刘浪思考之际,一直站在何唯枫旁边的孙宗良说话了。

    “我去凡间仙狱四下转转。了解一下情况。你们既然认识,先聊着。”何唯枫似乎是有意躲开,孙宗良一开口,随便找了个理由,就没了影子。

    大厅里就只剩下刘浪和孙宗良两个人。

    “孙大人比上次来的时候,好像瘦了一些。”刘浪信口胡诌道。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完成和何唯枫的交接,所以,理论上,那张处罚决定书还没有完全生效,他还是天庭正式员工,所以,对孙宗良也没有什么畏惧。

    而且,孙宗良马上就要悲剧了,他怕个鸡毛。

    “是你的错觉吧,我最近心情好,似乎还胖了一点。”孙宗良笑吟吟的望着刘浪,虽然身高和刘浪差不多,但是却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胜利者对于失败者,都是这样。

    “心情好?孙大人遇到什么好事了,能不能给我讲讲?”刘浪顺着话茬问道。

    “当然能讲,我今天来就是给你讲讲我遇到的好事。要不咱坐下说?”孙宗良望着刘浪满脸的笑意。

    “对,坐下说。”刘浪拉个把椅子送到孙宗良屁股,享受到刘浪的服务,孙宗良心里别提有多痛快了。

    孙宗良坐下之后,刘浪也拉了把椅子,坐到孙宗良的对面,一脸期待地望着孙宗良。

    他有一种预感,自己心中的谜团,孙宗良会亲口给出答案。

    “在跟你分享我的高兴事之前,我得先给你讲讲我的经历。”孙宗良翘着二郎腿,“我十岁成就淬体境,成为一名修者,而后被大衍宗列为重点培养对象,十九岁成就炼气境,三十五岁成就凝元境,一百零二岁玄丹境,三百七十岁玄丹境大圆满,五百六十一岁成功踏过天劫,飞升天界,一到天庭,我就被一位大能看中,破格录取为天庭正式员工,八百三十三岁,成功提干,成为天庭的基层官员,一千一百五十二岁晋级大仙境界,被天庭上的领导委以更重要的职务。”

    “一路走来,我都是顺风顺水。但是随着一个人出现,我预想中的轨迹发生了偏转。”说到这,孙宗良的面目有些狰狞起来。

    “哦,竟然能够影响到孙大人的发展,这个人肯定很厉害吧?”刘浪非常配合地问道。

    “不是很厉害,是非常厉害。”孙宗良望着刘浪笑了,不过那笑容有些渗人,“这个人未成仙,以凡人之躯便位列仙班,那是我努力将近六百年才能达到的成就,除此之外,他还得到众多大佬的厚爱,天庭上为他摇旗呐喊的金仙不计其数,甚至能和天尊扯上关系,在他出现之前,我一直是天庭官场上最耀眼的新星,但是他出现之后,就没有人再关心我了。”

    “这不是说的我吗?”刘浪有些诧异,这么看来,这一次卷宗丢失,孙宗良的目标就是自己,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自己是无辜躺枪的。

    可是就因为自己的风头盖过孙宗良,孙宗良就搞出这么多事来,这神仙的情商未免太低了,刘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见孙宗良仍然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似乎还有话说,刘浪没言语,继续听孙宗良讲述。

    “我承认,我心胸不够宽广,但是如果仅是如此,也没事,反正风头不能当饭吃,抢不到就抢不到吧。可是,那个人却一步步的挑战着我的底线。”

    “四个月前,我面临工作调动,而负责的领导先天缺陷,一直没有子嗣,于是,我去了天元商会的拍卖会,准备拍下龙鞭,孝敬给那位领导,然而,最后龙鞭竟然被人抢走了,正因为如此,我没有如愿以偿地得到更好的职位,而是平调到了天庭监察局,天天受那群老头老太太的气。”

    “拍卖会时,大家都蒙着脸,谁也认不出谁,但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后来,我终于查到了抢走我龙鞭的那个人是谁!”孙宗良眼睛扫在刘浪身上,满是怒火。

    “咳咳……”刘浪尴尬地咳嗽了几声。

    他没想到那次拍卖会上和自己竞价的黑袍神仙,竟然就是孙宗良,天地良心,他从来没想过要针对孙宗良,那一次纯属是意外。

    “如果只是抢走我的龙鞭,我或许会继续忍耐下来。”孙宗良沉默了片刻,咬着牙说道:“可是没过几个月,他又抢走了我另外一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