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63.第963章 解决掉刘浪

目录:天庭小狱卒| 作者:零九二五| 类别:都市言情

    ♂

    “我靠!”刘浪心中一惊,他已经很小心了,没想到那年轻人仍然察觉到他的存在。

    不过,刘浪的反应速度也不是盖的,一矮身,便隐藏住了身躯,下一刻,意念一动,潜入到了无天圣碑之内。

    红色的板砖刚刚没入虚空,楼下的年轻人便出现在楼梯口,其行动速度之快,远远超出了刘浪的想象。

    “凝元境中期修为,怪不得!”刘浪安安稳稳地坐在无天圣碑里,望着外边,很快就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发现了。

    因为那年轻人,竟然有着凝元境中期的修为,还要超过他一个小境界,对战,他可能不落下风,但是想在高出自己一个小境界的修者面前,隐藏偷听,却不是那么简单的。好在,有无天圣碑,否则,就只能硬拼了。

    当然了,眼前的凝元境修者,实际上也不是什么年轻人,其年龄已经达到了七十多岁,只不过看起来像二十多岁而已。

    其实,如果按照凝元境一千岁的寿元来计算,七十多岁,其实还赶不上普通人的二十岁,在修真界完全可以算作年轻一代的天才人物。

    至于,这年轻人的名字,乃是森下久鸣,不用猜,也知道是森家之人。

    只不过,刘浪有点想不明白的是,森家为什么会派出凝元境的天才子弟,来主管世俗界的事物,这明显是大材小用啊!

    难道森家好好的修真世家不做,要到世俗界搞事情?

    “是错觉?”在刘浪暗暗思考之时,站在楼梯口的森下久鸣却是皱着眉头,满目的怀疑,他明明感觉到楼上有人,而且似乎看到了一个影子,怎么就没人了呢?

    不死心的他,挨个房间搜寻地一遍,确定空无一人之后,才若有所思地回到客厅里。

    藤田信刚等人,刚才亲眼看到,森下久鸣直接从客厅飞到了楼梯口,那可是十几米的距离,虽然他们都曾被森下家族的毒药折磨过,但是从来没想过,森下家族的人,会有飞天遁地之能,简直比功夫片还夸张。

    直到森下久鸣从楼下下来,他们的大脑仍然是一片空白。

    “土壤改良液的资料呢?”重新坐下之后,森下久鸣面沉似水地问叶添龙。

    作为森家年轻一代的二号人物,森下久鸣对家族安排他,到华夏管理世俗界的事物,是非常不满的。

    只不过森家家规严厉,他不得不从。

    “都在这里。”叶添龙赶紧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几大摞资料,同时,还有一个金黄色的盘,双手捧到森下久鸣面前。

    “藤田,你看看有问题吗?”森下久鸣并没有接下,而是扭头对一旁的藤田信刚说道。

    虽然,他是凝元境的修者,但是世俗界这些科研资料,却一点都看不懂。而藤田信刚主攻的就是生物学科,这土壤改良液在其专业范围之内。

    “是。”藤田信刚赶紧接下叶添龙带回来的资料,纸质版的翻开了一会儿后,又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打开后,将盘插上,仔细地翻阅起电子文档。

    等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森下久鸣皱着眉,不耐烦道:“还没看完?”

    藤田信刚吓得一哆嗦,“马上,马上!”

    其实,他还有一半的资料没看,但是见森下久鸣神色不善,他赶紧快读地翻看起来,用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将后面的内容粗略地了浏览了一遍后,藤田信刚合上电脑:“森下先生,已经看完了。”

    “怎么样?”森下久鸣问道。

    “这个技术,我之前没有接触过,所以,只能从理论上进行分析,是否有可行性,至于最后的效果需要实验来验证,单纯地看资料,没有办法下结论。”藤田信刚小心翼翼地说道。

    “也就是说,你看了半天,等于没看?”森下久鸣脸一下沉了下来。

    “不是,不是。”感受到森下久鸣身上的杀气,藤田信刚连连摆手。

    “那就告诉我,行,还是不行?”森下久鸣沉声问道。

    “行!”藤田信刚咬了咬牙说道。

    “好,以后你负责这个技术,出了问题,我就找你。”森下久鸣说道。

    藤田信刚不由得咽了一口吐沫,脸上满是冷汗。

    和藤田信刚说完话之后,森下久鸣又转向叶添龙,“你偷这些资料出来,那家公司知道吗?”

    叶添龙一怔,额头上也冒汗了。

    一看叶添龙的反应,森下久鸣怀疑道:“你的身份暴露了?”

    “我也不知道,刘浪是怎么被发现的。”叶添龙赶忙解释:“不过,我已经告诉他,森下家族实力十分强大,他根本就不敢反抗,我拿这些资料出来,都是他默许的。”

    “你竟然告诉了他内情?”森下久鸣声音一下冷下来。

    听森下久鸣语气不对,叶添龙慌忙说道:“我本来想劝他跟您合作的,可是他不同意,否则我就把他拉来京城了,那样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用这项技术。”

    “你还想把他拉来京城?”森下久鸣慢慢站起身起,“看起来,是藤田信刚没跟你讲明白,你的身份。”

    “我的身份?”叶添龙诧异道。

    “你的身份是奴隶,你以为,你想带谁来就带谁来?”森下久鸣冷笑道:“竟然还敢在外人面前提及森下家族,不可饶恕!”

    森下久鸣一伸手,外放的真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手掌,一下就扣住了叶添龙的头颅,微微用力,叶添龙的脑袋,就像熟过了的西瓜,凹向了中间,紧接着炸裂开来。

    鲜红的血液,溅得满地都是。

    藤田信刚,姜子林,和浅田一郎惊恐地望着慢慢瘫软到地上的死尸,脖子后面满是凉气。

    无天圣碑内的刘浪,看到叶添龙就这样死在森下良久手中,也是一阵惊愕。

    他早已下定决心,放叶添龙一马,没想到叶添龙还是逃不过死亡的命运。

    “华夏有个成语,叫做谨言慎行,你们以后做事之前,一定好好考虑一下,叶添龙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森下久鸣重新做回沙发,缓缓说道。

    “是。”

    “是。”

    藤田信刚等人赶紧应声。

    “刚才叶添龙说的那个人,叫刘浪对吧,既然他知道了内情,那就不能留了。”沉默了片刻,森下久鸣抬起头,说道:“找人解决掉刘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