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章 师父,救命啊

目录:天庭小狱卒| 作者:零九二五| 类别:都市言情

    “一年几十亿上下?那还凑合。顶点小说 US.C更新最快”刘浪点点头,波澜不惊道。到了他这个境界,钱财已经完全不放在眼里,之所以,还在经营着那几个公司,无非是想完成爷爷的遗愿。

    爷爷当年创办刘氏集团时,便立志让刘氏集团成为一家百年企业,中间虽然经历了很大的波折,但如今,刘氏集团的框架总算又起来了,刘浪会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将中宇旅游等几个公司,整合成为新的刘氏集团,然后交由信托公司管理。

    如此才能可以安心修炼,以求早日飞升天界。

    任又锋本以为一番自我介绍,可以镇住刘浪,没想到,刘浪反应却是不大,这让任又锋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

    “一年几十亿的确是凑合。”任又锋强压下心中的不爽,淡淡笑道:“不知道刘先生的公司一年能有多少收益,少于几十亿,可是没资格追求宋拉拉的。”

    “追求宋拉拉?”刘浪一愣,马上明白,任又锋为什么在自己面前装b了,原来,他是将自己当情敌了。

    “我和宋拉拉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刘浪觉得这枪躺得有点莫名其妙,故而直接了当地向任又锋说明情况。

    然而任又锋并不信,呵呵笑道:“宋拉拉身边的很多男人,都这样说,但是心里怎么想的,就不知道了,人贵有自知之明,希望刘先生懂得进退,没有那个能力,就不要做非分之想。”

    刘浪一时无语,有些跳到黄河洗不清的感觉。

    就在这时,接完电话的宋拉拉走了回来。

    刘浪不想再跟任又锋废话,于是跟宋拉拉说道:“拉拉,走吧,住宿就在楼上。”

    “好。”宋拉拉点头。

    “拉拉,你要住在这里?”任又锋听到这个话茬,立刻问道。

    “对。”宋拉拉说道。

    “那你跟我说啊!我是济丰园的最高级会员,之前在京城的时候,就常住济丰园,这样,我打个电话,让他们给你安排一间总统套房。”任又锋热情地说道。

    “不用任先生费心了。我是济丰园的股东,说话,似乎比你这个最高级会员管用一些。”见宋拉拉一脸不耐烦,却又不好说什么的样子,刘浪主动挡在两人中间,对任又锋说道。

    任又锋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刘浪这摆明了是破坏,他和宋拉拉拉近关系。

    不过,这也难不倒任又锋。

    因为,任又锋还有一个杀手锏,足以留下宋拉拉。

    “拉拉,你知道,那包厢里是谁吗?”任又锋指着自己刚刚出来的包厢,问宋拉拉。

    “这跟我没什么关系吧?”搁在以前,宋拉拉早一脚把任又锋这狗皮膏药踹开了,但是现在,她代表着整个旭岩集团,很多事情,要一力承担,所以,不可避免地要懂得一些人情世故,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任性。

    “怎么能没关系?”任又锋眉飞色舞地说道:“我今天请到的是u国王子,旭岩集团的能源项目要想顺利建设,可少不了这种人脉,不如,我介绍你和王子殿下认识?”

    “u国的王子?”宋拉拉心中一动。

    “没错。”任又锋认真地点点头。

    “那要不,我进去见见吧!”宋拉拉虽然是跟任又锋说话,但是却望向刘浪。

    “见见也好。我在旁边屋里等你。”刘浪知道关系着旭岩集团的大项目,所以,也不好阻拦。

    “只是认识一下,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宋拉拉跟刘浪说了一句,然后跟着任又锋到了旁边的包厢。

    而刘浪,则是回到刚才吃饭的包厢坐下等候。

    宋拉拉跟在任又锋后面,迈步走进包厢。

    不过,一进包厢,她就后悔了。

    因为,包厢内乌烟瘴气。

    宋拉拉扫了一眼,屋内除了三个中东人之外,还有六个年轻的女人,每个中东人旁边,都有两个年轻的女人相陪,那些年轻的女人,穿着十分暴露,一眼就能看出职业。

    “任总,这是你带来的新货色?”坐在中间主位上的中东人,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到任又锋身后的宋拉拉,顿时眼前一亮。

    用蹩脚的英语问任又锋。

    “不不不。”任又锋赶紧解释,“这是我的朋友,他的公司刚刚在u国,接了能源项目,希望王子殿下能照顾一下。”

    “好说,好说。”那王子示意身边的两个女人去别地坐着,然后,对宋拉拉说道:“来,到这里坐下。”

    宋拉拉英语很一般,但是坐下这句话,还是能听懂的。

    任又锋也在旁边小声提醒道:“王子叫你坐到他的身边。”

    “坐他身边?”宋拉拉顿时有些抵触,不过来都来了,坐哪也无所谓了,于是,迈步走到u国王子身边坐下。

    “王子殿下,我叫宋拉拉,我的公司叫旭岩集团,马上要在您的国家,建设一个能源项目,希望您多多支持。这杯酒,我敬你。”宋拉拉不想多呆,当当当一通讲,然后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任又锋则是在旁充当翻译。

    见宋拉拉这么豪爽,中东王子更加兴奋了,他往宋拉拉那边靠了靠,拉着宋拉拉的手说道:“只要你好好的陪我,支持是没有问题的。”

    宋拉拉腾地站了起来,一下就把手抽了回来。

    “你干什么?”宋拉拉喝问道。

    “拉拉,别激动,别激动!”任又锋脸色一下就变了,他没有料到,那中东王子竟然上来就动手动脚。

    可是,这种时候,他又不敢多说什么,因为,一旦得罪了这位u国王子,他家里的企业,可就要遭殃了,u国可不讲什么法律,王室就是最大的。

    “别以为,我一点听不懂,这王八蛋肯定是想占我便宜!”宋拉拉一甩袖子,抽身向外走去。

    中东王子一使眼色,他那两个小弟,立刻堵住了门口。

    宋拉拉也是干过保安的人,自认为有两下子,见去路被拦,抬腿就是一脚。

    不过,他却低估了那俩中东人。其中一个中东人,身形一闪,便到了宋拉拉身后,将宋拉拉的胳膊往后一拉,吃痛之下,宋拉拉瞬间失去了反抗能力。

    “师父,救命啊!”想到刘浪就在旁边的屋里,宋拉拉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