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宫闱遗秘 第八百四十章 操心

目录:盛宠医品夫人| 作者:琴| 类别:散文诗词

    第2834章操心

    “皇上当时明确说过,所有银子都要充做七离军费。也是因为如此,我才将那部分银子去向隐瞒不报。”严弘文想起来也是纠结不已。

    “我不会后悔这个决定,即便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会做一样的事。”严弘文问心无愧。

    熙云公主又是感动又是担心,一时情急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徐若瑾则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分析着,“若真如你所言,知道这事的人应当不多。”

    严弘文点头,“将银子用在西北百姓身上是我的主意,知道的也都是信得过的人。”

    “这么说,那人是从别处得到的消息才对。”徐若瑾思索着。

    严弘文不置可否,“这事说起来难,其实也不难。”

    “嗯?”徐若瑾疑惑道。

    “至少西北不少百姓都知晓此事,他只要随意一打听便会有所耳闻。”严弘文说着话锋一转,“当然信口胡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徐若瑾深以为然,“我和公主商量过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查清楚这封信的来源。看看到底是谁要在背后算计你。”

    严弘文颔首,他对此并无惧意,“我自觉问心无愧,即便是捅到皇上那去,我也有应对之言。”

    当着熙云公主的面,严弘文还有半句话没说——只要不是涉及朝霞公主的事,怎么查他都不怕。

    熙云公主使劲点了点头,“没错!驸马行得正坐得端,皇上想查就查吧!”

    徐若瑾心生一计,“既然如此,也没什么不可说的,倒不如先下手为强,你干脆直接找皇上把话说清楚。”

    严弘文沉思片刻。

    熙云公主反而犹豫了一瞬,她没有急着开口,而是去看严弘文的反应。

    “我会考虑。”严弘文答应下来,“皇上那边若是有动静了,我再动作不迟。”

    徐若瑾也是这么想的,也就不再废话。

    严弘文亲自去和夜微言解释,比熙云公主冒失地冲进宫中要说法要好得多。

    熙云公主也明白过来,脸上不禁有点火辣辣的,对徐若瑾道:“多亏你拦着我,不然差点就给驸马帮了倒忙。”

    “他那颗心思可奸诈得很,你还用替他担心?!”徐若瑾挤兑着严弘文,想到二人最初相见时的一来二去,那时的严弘文和现在判若两人。

    但徐若瑾知道,这是因严弘文懂得了韬光养晦,懂得了隐忍藏匿,那些狠辣干脆的手段,他是不会露在明面上的。

    严弘文自觉无辜,但也无法反驳,时间不早,他则准备带着熙云公主,蒋明霜和严昕回府。

    严昕要和悠悠分开还有点不开心,一直都扁着嘴趴在蒋明霜的背上。

    悠悠则是乖乖地站在徐若瑾身边,高高兴兴和严昕挥手再见。

    严昕原本的那点不开心也都随着烟消云散,小脸洋溢着笑容,恋恋不舍地和悠悠再见。

    大人们看两个孩子感情这么好,也都被逗笑。

    “悠悠还是活泼些好,我都快要不认识她了。”熙云公主临走还不忘揶揄徐若瑾两句。

    徐若瑾卖起女儿来也是毫不手软,“就是这两天的事,不信你过一阵子再来,她保证打回原形。”

    悠悠虽然听不懂,但也隐约感觉不像是好话,很是不满地拽了拽徐若瑾的衣角。

    徐若瑾笑着摸摸悠悠的小脑瓜。

    “对了,品酒大会那天,我派人去接明霜和昕儿过来。就当是凑个热闹也好。”徐若瑾邀约道。

    熙云公主也想去但去不成,只能羡慕地看蒋明霜。

    蒋明霜自是求之不得,抱着昕儿点头应下来。

    送走公主一行人,徐若瑾不仅没觉得累,反而身心轻松,像是解决了大麻烦一般。

    银花带悠悠去休息,方妈妈则来伺候徐若瑾。

    徐若瑾将袖中纸条拿出来给方妈妈看。

    “悠悠找回来之后给我的,她说是个嬷嬷给的。”徐若瑾简单地说了说前因后果。

    方妈妈蹙眉,当看到纸条上“后日相见”四个字时更加震惊。

    “我怀疑是朝霞公主派人来送的。”徐若瑾直截了当道:“明日就是约定之日。”

    “可这纸条上除了日子什么都没有,这……”方妈妈担忧道。

    “所以我不打算理睬此事。”徐若瑾轻描淡写道。

    “嗯?”方妈妈一怔。

    徐若瑾打了个哈欠,“她想来就来,我反正就在这也跑不了。若是不来就算了,我不去操那份心。”

    徐若瑾说到做到,把字条撕成几条直接扔了。

    方妈妈兴许是被徐若瑾的态度感染,竟也没觉得有何不妥。她只烦心一件事,“朝霞公主三番几次这么作下去也不是办法。”

    “不急,等着就是。”徐若瑾已经看开了,“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品酒大会。”

    方妈妈跟着点头。

    “也不知灵阁和佳鼎楼准备得如何了。”徐若瑾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还有时间,不如郡主明日去看看?”方妈妈出主意。

    徐若瑾也正有此意,“嗯,正好我也去看看酒方子派上用场了没。”

    “佳鼎楼都按您的吩咐在布置。”方妈妈去看过几次,被惊艳了一把。

    “那就好。”徐若瑾完全是按自己记忆中酒会该有的样子在置办,对大魏来说肯定过于前卫了,但她也顾不上那么多,只要能引起轰动就好。

    一夜无梦,第二天一早徐若瑾就叫来银花,“去拿小苏打来!”

    银花一听愣了,不解道:“郡主,小苏打是何物啊?”

    “呃……”徐若瑾一着急竟忘了这码事,忙改口道:“碱面!我说的其实是碱面。”

    这次银花听明白了,“哎!奴婢这就去拿。”

    徐若瑾松一口气,虚惊一场,差点解释不过去。

    银花很快就把碱面取来,慢慢一袋子,“郡主您看这些够吗?”

    徐若瑾点头,“够了够了,用不了的用。”

    “对了,之前宫里赏赐的水果还有吗?”徐若瑾走了两步又问道。

    银花虽然不明就里,但仍是乖乖回答,“还有不少,都很新鲜。”

    “统统带上。”徐若瑾一声令下,说完就走。

    银花来不及多问,匆匆去吩咐人收拾水果。

    水果和碱面都放上马车,银花怎么看怎么纳闷,郡主要这两样东西做什么?她是真一点头绪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