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九章

目录: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作者:东亚重工| 类别:玄幻魔法

    器灵,自称是命运石之门的器灵现身了,而且还是出现在螃蟹公执掌的天池之中。

    螃蟹公的念识所化的道人更是为了讨好石门的器灵,不惜蒸掉天池之中的蟹形人。螃蟹们都很震惊,他们可不想因此而死掉,而且死法也很滑稽啊。

    在此之前,螃蟹公也曾威胁说要煮熟蟹形人,可那都是玩笑话,不止是螃蟹公,池子里的螃蟹们也都没当真。然而这次不同了,天池之主动真格的了,他是真要杀掉蟹形人。

    “可恶,都是这中年汉子的错。他从哪里跳出来的啊。”

    “该死,要不是他,主公怎会动了杀念。”

    “我现在就能感觉到来自主人的强烈杀气,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主人是认真的,他真的想要杀了我们。”

    “管他是不是命运石之门的器灵,只要威胁到了我们的命,他就是渣渣。”

    “呵呵,他还自称是命运石之门的器灵,毫无博爱之心,焉能做器灵,我第一个不服他。”

    真到了生离死别之时,螃蟹们也是认真的,都开始为自己做打算了,也不再理会那第一高贵的器灵,您哪边凉快还是滚到哪里去。

    “螃蟹公。”中年汉子忽然道,“我待在你的天池之中并非心甘情愿。”

    “贫道还是知道一些内幕的。”紫色水泡之中的道人笑着回道,他向天池之中的蟹形人摆摆手,那群螃蟹自觉散开,与他们保持安全距离。

    “得救了,终于得救了!”

    “看来主人打算放过我们一马,和石门的器灵并无关系,是主人心胸宽广。”

    “螃蟹公就是螃蟹公,哪是什么器灵能比得了的。呵呵,石门的器灵躲在主公的天池之中,我猜他多半是中了埋伏,离不开此地。而他又不怕与螃蟹公起冲突,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低调做人。这次突然高调了,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低调惯了的人忽然高调,无非有两种原因,其一,他真的飞黄腾达,其二,他实力大增,已经能匹配自己的野心了。”

    “想来命运石之门的器灵是不再惧怕螃蟹公了,所以才跳出来与主公相见,为的就是……”

    “赶走螃蟹公,他独占天池吗!”

    “他可是命运石之门的器灵,还有什么他不敢做的吗,造型都那么辣眼,心里肯定也很扭曲,不是什么好人。”

    螃蟹们都在议论中年汉子,并且猜测他的意图。

    当然,这一切都是螃蟹公授意的,因为他也吃不准石门器灵的真正想法,可螃蟹公又不好意思直接询问,故而借助蟹形人的口问出其缘由来。

    中年汉子笑道:“螃蟹公,你说自己知道内幕,敢问你知道什么内幕,可否告知,兴许我自己都不清楚。”

    “传闻之中,你只能在天池与地池之中穿梭,看来是真的。而现在只剩下三座天池与一座地池,你活动的范围更有限了,贫道的天池太小了,恐怕容不下你这尊大神。”紫色水泡里的道人冷笑道。

    逐客令,螃蟹公这是在下逐客令,他的本体并不在天池之中。

    “哈哈哈,你能将我赶走吗。”中年汉子笑道,“我可是知道最后的天池与地池在哪里,螃蟹公,难道你不想知道吗。”

    “哼,除了怪虾的天池之外,就剩贫道的天池为人所知。而你却说清楚第三座天池以及仅剩的地池所在地,贫道如何相信你。”

    “你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因为你没得选。”中年汉子笑道,“我名藕霸,是莲藕之中的霸者,故曰藕霸。当然,你们这些小螃蟹们也能称呼我为欧巴,在下一点也不介意的。来吧,小的们,都叫我欧巴吧,帅气的欧巴。”

    呕!

    好恶心。

    这人还有完没完,居然让我们叫他欧巴。

    雾草,还有人脸皮这般厚实吗,比主公还不要脸。

    难怪这人能躲在螃蟹公的天池之中而不被发现,因为他的脸皮之厚胜于主公。

    蟹形人们都对命运石之门的器灵感到无语了,你丫明明是石门的器灵,想去哪里不行,非要待在天池之中,不是很滑稽吗。

    啪。忽然间,中年汉子一掌拍向自己的额头,并道:“小螃蟹们,你们不知我的内在也很美,甚至不逊色于外在美。可怜,你们都是没见过世面的螃蟹,被螃蟹公迷了心窍,不知什么是真善美。”

    叭嗒,叭嗒,叭嗒!忽然,几个水泡炸开,里面存放的螃蟹公的念识体也随之消散。明显的,螃蟹公也被命运石之门的器灵惊到了,在贫道的地盘上,你好歹低调点,这样贫道也能有台阶下。你这么不给面子,贫道也好为难啊,毕竟不能当着手下的面认怂。

    呼!

    遽然间,中年汉子,也就是那自称藕霸的大汉,他五指倏张,摄来一绿色的荷叶,并且荷叶在他指尖急旋,“去。”藕霸怒道。

    绿色的荷叶陡然旋出,斩向紫色的水泡,因为藕霸也看出来了,那里面的道人更有说话权,先将他毁了再说。

    “不好,石门的器灵动怒了,分明是做贼心虚。”

    “哼,他还没盗走主公的天池呢,就敢这么高调?他的依仗是什么?”

    “器灵,藕霸是命运石之门的器灵,只是这点就足够了。吾等毕竟生活在石门之中,而他又是器灵,整个石门都相当于是他家的花园。”

    “喂喂,你不要这样打击大家啊,他是器灵又怎么了,还不是被困在了天池之中。”马上有蟹形人跳出来表示反对,“这说明藕霸也不是那么自由。而现在石门里的天池、地池都是有数的,他活动的范围更窄了。”

    “有道理,你想说将他困在主公的天池里吗,废物!这不是引狼入室,哪有这样的做法。”

    砰!

    倏尔,紫色的水泡将绿色的荷叶给撞开了,可是水泡上也有了裂纹,而且触目惊心,因为裂纹的数量太多了,能不能挡下荷叶的第二次攻击还是一说。

    “藕霸,你不要太过分。”数百道声音同时响起,当然,都是螃蟹公的声音。“贫道的本体马上就会赶回,到时候非要与你做一场。”

    “哈哈哈,这才是主公!我们的螃蟹公。”

    “哪怕面对命运石之门的器灵,主公也不怂,说撕比就撕比。”

    “藕霸,你还是消停些,或者离开这座天池。怪虾不是死了吗,你可以占据他的天池,也没人会打扰你。”

    “然也,怪虾以及他的徒弟都不在他们的天池之中,你可趁机占领那座池子。”

    “主公,我们誓死守护这座天池,绝对不会让藕霸雀占鸠巢。”

    事情到了现在,蟹形人们已经是为了家园而战,不仅仅是为了螃蟹公。因为螃蟹公能离开天池,而蟹形人却不能。

    呼!

    荷叶再次斩向紫色的水泡,这次,水泡却逃开了,而不是与之对撞。“藕霸,你这是自找的,别怪贫道无情了。”螃蟹公冷笑道。

    “还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螃蟹公。否则等你回来,这座天池都变成死池子了,你来了也没用。”命运石之门的器灵叫嚣道,“我说到做到,你拦不住我的。”

    呼!呼!呼!

    中年汉子的身前,又有十几个荷叶成型了,它们小的只有茶杯口大,而大的却像是石磨。

    “看你还能逃到几时。”藕霸狂傲道。

    命运石之门的器灵,念头刚刚落下,而一片片荷叶旋转而出,迸开无数道涟漪,疯狂涌向紫色的水泡那边。砰砰砰,砰砰砰,近百个水泡炸开,里面的道人也随之湮灭,他们都在保护紫色水泡里的道人。

    “藕霸!”蓦地,道人冷笑道,“贫道既然知道你的存在,就有对付你的法子。你当贫道对你一无所知吗。”

    哗的一声,紫色水泡之中忽然有一道水浪迸涌而出,将几十片荷叶都给击碎了。而水浪之中还有一粒莲子,正是这粒特殊的莲子才能克制藕霸的荷叶。

    “哦,看来你真的做了不少准备,原来是真的想对付我。”命运石之门的器灵冷笑道,“可这样又能怎样,凡人终究是凡人,螃蟹公,兴许你比一般的凡人厉害些,可你毕竟生活在命运石之门里面,还是受到石门的制约。既是如此,我就能……”

    “你就能怎样!”紫色水泡里的道人冷笑道,“你就能制约贫道吗。哈哈哈,你太天真了,藕霸。”

    咻!咻!咻!咻!咻!

    紫色的水泡忽然裂开,而从里面飞出了上百粒莲子,这些莲子都是黑色的,迸射而出。

    “哼,这就是你的准备吗。”中年汉子笑道,“螃蟹公,我还是高看你了,真让人失望啊,你也就这点手段?”

    “住口,你这汉子,岂会知道我家主公的过人之处。”

    “螃蟹公说能治得了你,他就能。藕霸,你乖乖等死就好了,哪来那么多的废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藕霸,你现在该感到绝望才是,还有心情说闲话,说明你的恐惧还不够,待会螃蟹公会赐予你更多的恐惧,你准备好了吗。”

    “为何要提醒他做准备,这样的人就该被主公杀掉。螃蟹公会为天池正名的,什么石门的器灵,只能躲在天池之中,哪有什么荣耀可言。”

    “哈哈哈,藕霸你太可怜了,还没认清形势吗,既然在螃蟹公的屋檐下,你就该低头,就该收敛态度,就该拜在主公的脚下。”

    蟹形人们都在打击中年汉子的气焰,并且让他下跪,向螃蟹公投诚。

    可是藕霸冷笑不语,蓦地,他的绿色荷叶裙抖开,而那一粒粒迸射而来的黑色莲子都被无形气障给挡下来了,不能前进分毫。

    “嗯?”螃蟹公意念所化的道人稍稍吃惊道,“居然没有一粒莲子能穿过他的护体之气,不应该的。”

    “你知道为什么吗,螃蟹公。”藕霸笑了,“因为这里是天池!”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们都知道这里是天池,是主公的地盘。”

    “藕霸,你脑残,我们可不脑残,这里肯定是天池啊,难不成你当它是地池,眼睛呢!”

    “连天池与地池都不分,藕霸,你真是老糊涂了,乖乖投降吧,螃蟹公会善待你的。像我们这样的小人物主公都能容忍,何况你这样的器灵!”

    “你虽然落魄了,可毕竟是命运石之门的器灵,还是有些利用价值的。主公如果杀了你,有些浪费,还不如收了你。”

    “不,还是杀了他吧,我总觉得留着藕霸不是什么好事,他似乎还有什么瞒着我们。你们看,主公炼制的黑色莲子都伤不了他。”也有螃蟹很忧心忡忡,劝说同伴以及螃蟹公早些动手,送藕霸归西。

    “聒噪!”倏尔,中年汉子吼道。声浪迸开,向远处的蟹形人涌去,砰砰砰,将其撞飞,当然,也有几个不幸的蟹形人,蟹壳都裂开了,当场死掉。

    “裂了,我的脑袋裂了,不,是脑浆!我尝到了脑浆的味道。”

    “螃蟹的脑浆,你这孩子傻了吗。”

    “该死的藕霸,还真敢动手啊,当着主公的面动手,他根本不拿主公当回事。”

    “螃蟹公,杀了藕霸!”

    “杀了藕霸,让他知道谁才是天池真正的主人。”

    “螃蟹公,宰了藕霸,不能让他再嚣张下去了,他杀了我们的同伴,可恶。蟹膏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藕霸真要出手,死掉的蟹形人只会更多。可他的主要目标是螃蟹公,不是那些小丑一般的小螃蟹。“我不是问你了吗,螃蟹公这里是什么地方!”

    嗯?为何同样的问题他又问了一遍,其中有什么关系吗?螃蟹公的意念体奇怪道。

    天池?

    天池的器灵何在。螃蟹公的意念所化的道人随即道,“器灵,你还不出来见贫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哈哈哈。”中年汉子笑道,“螃蟹公,你这才反应过来吗,天池的器灵已经被我控制了,所以我才能天池行凶。”

    哗啦啦!

    天池之上,一道道水柱迸起,而碧浪翻滚,它们竟然听从藕霸的指挥。

    “器灵,天池的器灵被藕霸控制了?”

    “他什么时候抓走了天池的器灵!我们怎么没有任何察觉,不应该的,他的动作怎会如此迅速。”

    “卑鄙,藕霸太卑鄙了,简直不把主公放在眼里,当着主公的面他也敢绑走天池的器灵,还有没有王法,主公,动手吧,解决掉藕霸。”

    “藕霸,你成功引起众怒了。”

    “天池的器灵与螃蟹公称兄道弟,你怎敢将他抓走。”

    “你抓走了天池的器灵等于是剁了螃蟹公的手臂,主公岂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