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第286章 番外 不该发生的故事

目录:茅山捉鬼笔记| 作者:时间2011| 类别:散文诗词

    ♂

    紫鸢公主和金英勋在婚后的确过了一段很幸福的日子,就像童话故事的结尾那样,从此,美丽的公主和年轻英俊的国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紫鸢公主就发现金英勋专横强势,而公主也是蜜罐子里泡大的,不懂得谦让,两个强势的人在一起势必不会很幸福。两个人开始为一些琐事争吵,渐渐地,隔阂越来越大,双方开始同床异梦。尽管他们也知道自己很爱对方,可是还是不能好好地在一起。

    紫鸢公主开始想念那个对她百依百顺的左维忠,女人是需要宠需要惯需要迁就的,可是金英勋强势惯了,哪里懂得女人的小心思。而且身为国王的他每天忙于国事,也根本没时间琢磨妻子的感受。

    很多时候,国王忙碌一天,兴冲冲地回到王宫,看见的却是紫鸢公主冷冰冰的脸,因为公主还在为昨天的一件琐碎小事生气而我们的国王因为太忙,早就把那件小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样一来,做丈夫的也为自己忙碌一天回到家里还要看妻子的冷脸而感到烦闷不已。

    左维忠越来越憔悴颓废的事,公主当然早有耳闻。

    一天,紫鸢公主出去买花,在她身后跟着两个贴身侍女和几个侍卫。

    花店的花真是太美了,姹紫嫣红,看得人眼花缭乱。

    紫鸢公主下令买一束蓝色妖姬,再买一大束红色玫瑰花和一大束香水百合。

    总是闷在王宫里,出来买花顺便散散心,花拿回去还可以装饰客厅,倒也一举两得。

    买完花之后,紫鸢公主带着侍卫们在街上闲逛。

    百姓们都认得紫鸢公主,大家一起挤在街上看美人。

    当他们路过一间酒馆的时候,一个人被人像球一般地从酒馆里踹出来。

    然后那个被踹出来的人就像条死狗那样四仰八叉地躺在街上。

    “打!给我狠狠地打!”

    从酒馆里跑出几个小伙计围着那醉得不省人事的家伙大喊。

    紫鸢公主看见那人英俊消瘦的脸庞时,立刻惊呆了。

    原来那躺在地上的不是别人,正是左维忠。

    紫鸢公主喝道,“住手!”

    侍卫道,“你们都是什么人?竟敢在大街上撒野?没看见王后正路过此地吗?”

    几个小伙计吓得一起跪在地上,“对不住了,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王后,罪该万死。”

    紫鸢公主道,“你们为什么打他?”

    小伙计低声道,“回王后的话,这人喝酒不给钱,我们是小本生意,请不起霸王酒。”

    紫鸢公主道,“好,我知道了。他欠你们的酒钱,就算我账上好了。”

    看见昔日情人为了自己变得如此凄惨,公主立刻心生恻隐,她吩咐侍卫送他回家。然后自己偷偷乔装出门,跑到左维忠家里去探望他。

    左维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紫鸢公主,真的是你吗?”

    紫鸢公主哽咽道,“是的,是我。可是你怎么会变成这幅样子?你看看你又瘦又憔悴,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

    醉得迷迷糊糊的左维忠再次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他抓牢公主的小手,哭的像个孩子。

    平时沉默寡言的左维忠终于有机会向自己所爱的人一吐心事,他憔悴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没有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你就是我的生命,你就是我活着的全部意义。”

    “亲爱的公主,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在你离开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这些话,我终于有机会说给你听了。就是明天让我死去,我也此生无憾了。老天爷毕竟还是公平的,他至少给了我一个向你说出心里话的机会。”

    这些滚烫的痴情话一句句地涌进紫鸢公主的耳朵,他是如此爱她,她又怎会不知?可是,现在说这些是不是太迟了?如果在她生气离开他的那晚他肯追出去而不是喝的烂醉的话,那么他们现在会不会是最幸福的一对?

    以上这些话,紫鸢公主很想说给他听,可是已经太迟了。

    一切已经不同了,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那个人还是一国之君,她现在的身份是万叶国的王后。王后必须是圣洁的、专一的,必须是万叶国所有女性的楷模。万叶国的女性将以她为榜样,度过自己的人生。

    这样的她又怎么可以再去想别的男人?

    理智渐渐占了上风,紫鸢公主努力挣脱他,“不要这样,可是我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

    她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以上那句话。

    尽管他和她是多么留恋之前的那段情,可那毕竟是过去了。

    左维忠把紫鸢公主搂进怀里,看着她的美眸道,“不,我亲爱的公主,我的美人,你爱的人是我,不是他。这是你跟我都知道的事实。”

    紫鸢公主摇摇头,“不,你疯了。”

    左维忠抱紧了公主,对准她的樱唇深情地吻了下去。

    紫鸢公主想要推开他,他还是执拗地吻了下去。

    他的舌头像条湿润的小蛇敏捷地滑进她的嘴里,那熟悉的战栗感再度攫住了她,她没有勇气再拒绝他。

    “亲爱的紫鸢公主,这一次,我绝不会让自己再失去你。”左维忠说着,把公主压在自己身下。

    紫鸢公主这才明白自己不该来看他,她急急忙忙地想要推开他,可是她哪里推得开,左维忠借着酒劲,疯狂地占有了她。

    “美丽的公主,你本来就是我的!”事后,左维忠说着胡话,沉沉地睡去。

    紫鸢公主跌跌撞撞地离开左维忠的家,她知道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回到家,她借口生病,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谁都不见。她尤其不敢再见金英勋,她知道自己愧对他,她不敢再用自己吻过左维忠的嘴唇再去吻自己的丈夫——金英勋。更不敢再用自己被左维忠亲吻抚摸过的身体去跟自己的丈夫亲热。

    她觉得自己已经不洁了。

    金英勋因为太忙,再加上那时候紫鸢公主已经有了身孕,同房的话也怕动了胎气,金英勋嘱咐公主安心养胎,好好调养身子。

    接下来,紫鸢公主每天都在以泪洗面,她恨自己,她觉得自己真是太任性了,居然这样冒冒失失地去找左维忠,现在搞成这样,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丈夫和万叶国的所有百姓。

    她担心国王知道自己不忠的事,担心他不会原谅自己,她根本食欲全无,为了腹中的胎儿才逼着自己把食物往肚子里吞。

    单纯的侍女们和善良的国王以为紫鸢公主患了孕妇抑郁症才食欲差和经常哭泣,他们谁也没想到是因为左维忠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