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白无常死了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秦子骞十五岁就辍学,他的母亲在他五岁时重病去世,自己被四处打工的父亲拉扯长大。就在三年前,父亲刚刚在江州买下一套90平方的旧房子,就在上班的星空夜总会出了意外,被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火烧死了。

    父亲的死,对于刚步入社会的二十岁的他打击很大,没有学历的他也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没怎么走出这间屋子。

    身边的亲戚知道他是个奇怪的孩子,都是冷眼相看,与他逐渐断绝了来往,除了现在这个已经死去,正在洗衣机里翻滚的姐姐。

    “你收拾一下吧。”他淡然的回答,从地上站起,将自己的烟头踩灭。

    “是。”谢璧瑶恭敬的回着,撩起袖子,取出拖把,开始打扫地上飞溅的血渍。说起身边的这个美貌的白无常,就是秦子骞的噩运。

    自打记事起,这个女孩就伴随自己成长,除了自己,谁也看不见。正如此,秦子骞从会说话开始,就会因为撒谎而没少挨揍。

    “阎罗大人,这月起,您真的得找其他阎王大人了。崔判官这么做,就是在催促您哪!”谢璧瑶说道。

    对了,自己还有一个强加的任务,就是依靠自己的神感和神力,去寻找转世的其他九位阎王。

    “我受够了要听命崔判官,我不干了。我已经厌倦总是按他的话去做,像我这个年纪,应该去读书,我在做什么?劈鬼、抓鬼、抓鬼、劈鬼,我已经二十岁了,知道吗?我连自己名字都不太会写!”秦子骞怒吼着。

    “大人是说文书么?您不需要写。”谢璧瑶笑着,“事实上,您只需要发号施令,自然有人会做。”

    “有鬼做吧?崔判官需要的是个听话的木偶,不是上司!”

    “大人进步神速,会用上司这个词了。”谢璧瑶停下夸赞,“我就知道,跟随大人一定对,大人是做大事的人......”

    秦子骞翻了白眼,没有回话。

    “地府没了十殿阎王,受困的孤魂野鬼都会重返人世,您觉得它们会到哪里去?”

    “我不知道,也不在乎,这不关我事。璧瑶,我只想做个人。真实活着的人,就当职位空缺了吧,你要是在乎,你下地府去做这个阎王好了。”

    “大人......”谢璧瑶还想劝几句,被秦子骞伸手阻止,“我要出去喝点酒,你好好收拾吧。给我钱。”

    谢璧瑶长叹一声,从保险柜里取出一小摞,“这箱子的密码大人记住了么?”

    秦子骞穿起西服,将钱塞进兜里,“有你在,谁都会发大财,记这破密码做什么?反正你会给我。”

    他走出房子,狠狠甩上了房门......

    半个小时后,房间里传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

    谢璧瑶在房间地上红的灿烂,喉咙处被切了一道深深的刀口,汩汩的冒着血,睁圆着一双惊恐的双眼,手指颤动了两下,身体逐渐冰冷,不再动了。

    而远在四、五条街区外酒吧里烂醉如泥的秦子骞,看不到这一幕。

    这个活在阳间的地下阎罗,即将面临着一场牢狱之灾,不但要解释为何有一个美丽女人在他家被杀,而且还有保险柜里巨额款项的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