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17章 来迟一步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女鬼血淋淋的嘴巴,预示着他晚来了一步。

    在害过一条性命之后,她的下半身开始涌现,慢慢从地上站起,黑色而又幽深的双眼盯着秦子骞,惨白的脸上满是嘲讽。

    秦子骞努起嘴巴,“你死了多久了,老怪胎?长得真像我甩掉的一个喜欢角色扮演的那个......那个......”

    “吼——!”女鬼纵声怪叫,刺鼻的一股恶臭腥风,身上骨骼咯吱吱的响动,伴随着女鬼嘴里的呼哧之声,不过瞬间,就冲到了秦子骞的面前。

    “刷刷牙,我不喜欢呼哧着上床的女人,不清纯!”秦子骞忍住怒火,捏住巷子旁民居的入水管,咔嚓一声拧下。

    水管喷出水,尽数冲在女鬼的身上,女鬼的身体猛地一顿,呼地一根铁管,眼看就要敲在脑袋上。

    咚地一声,秦子骞虎口震得发麻,只见铁管穿过女鬼的身子,把水泥墙面磕下一块,女鬼没动,毫发无伤,“我就讨厌你们这些无形鬼。”秦子骞无奈的说道。

    “呼呼呼呼......”女鬼开心得笑着,一把抓起他的身体,丢到了身后,扑到了那孩子尸体边上,看着一地鲜红的血,秦子骞咬紧了牙关,将一旁的棉被扯了过来,盖住了宝宝的尸体。

    “听着,我是阎王。你不过是个小鬼,不怕五雷轰顶,你尽管试试。”他回头过来,被女鬼的模样吓了一跳,通体发白的她顶着一个已经被劈开的头颅,一些灵活而又血淋淋的触角,在两半的脑壳肉里不住的甩出血水。

    钢管没用,能抓它的,只有自己的双手。

    “拜托,你是阿飘,这是正剧!又不是拍生化危机...”他迅捷出手,捏了几根她头颅里触角,使劲的向外撕扯。

    不想这一扯,女鬼身上并无重量,蹭地就似一块牛皮糖,又将他压倒在地。

    那冰冷、腥臭而又如水蛇一般的身体,迅速的将自己上下裹了一个严实,女鬼的头颅迅速闭合,全然不顾那几根被扯出的触角被合起来的头颅切断,又幻化成了一张女人的脸庞,张开巨口,直愣愣的冲他脖颈咬下。

    说时迟那时快,秦子骞双手松开触角,板住了那女鬼臭哄哄的嘴巴!

    女鬼哼哧哼哧的叫声,就像来自地狱的呜咽,不断冲着秦子骞的耳膜冲击,随着秦子骞的撕扯,逐渐将缠绕他的手足触角,缩了回去。

    “呀——!”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直到胳膊咔吧作响,才将那女鬼的嘴角撕开,这一来,女鬼好似嫩葱被拨掉了皮。凄厉的尖叫着被扯得魂飞魄散。

    见女鬼消亡,秦子骞也终于精疲力尽,躺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只是一只无形鬼,自己都如此费劲,难怪不是那个老学究的对手。

    再度醒来的第一个念头,让他头疼欲裂,睁开双眼,他嘲讽的笑笑,自己又回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警局。

    不用琢磨,都能知道,昏倒在那婴儿身边,不用说的,自己又变成了一个危险分子,成了重要的嫌犯。除非运用神力,否则再也不想能活着离开监狱了。

    想要将那个老学究情夫制服,只能从长计议。

    还是想办法接触到一个两个警察,消除影响,赶紧出去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