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40章 地府阎君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蒋雅南再次醒来,脑袋一阵晕眩。

    所庆幸的是没有丢掉性命,除了父母在床边之外,还有一脸坏笑的秦子骞。

    “她醒了,你照顾她,我去叫大夫。”蒋勇说完,走出了房间。

    “我......昏了多久?”她恍惚的说道。

    周晴正要答话,却被秦子骞抢了先,“六年。”

    “什么?”

    “嘿嘿嘿嘿,”秦子骞低头邪笑,使她安下心来,白了他一眼,“你简直就是个混蛋。”

    “没事了。你可要好好休息,养到伤好,就不要做侦探这么危险的工作了。”周晴说道。

    蒋雅南沉默半晌,从来没有感觉母亲离自己如此遥远。

    在她手臂打上石膏时,麻醉针的药用已经淡化,那时,她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周晴和秦子骞的谈话。

    自己的妈妈到底是什么?她不清楚,但是明显和秦子骞出自同一个地方——她们口**同说的地府。

    这有可能是种暗喻。

    不过不断发生在身边周围的异常,使得她也相信,这两个貌似人的物体,其实都不是纯粹的人。

    “妈,你们是什么?”

    周晴吸了一口凉气,脸上表情登时严肃。看来还是被她知道了。

    “小时候,每次走到光明街的十字路口,你都会带着我绕行,你知道那里有什么,对么?”

    周晴长叹了一口气,蒋雅南的能力自己很清楚,她不受任何神力的影响,早晚都要知道。

    “其实,你也看到了,鬼实际是一种残存的能量,它确实存在,我和秦子骞的确是有特异功能的人。”

    秦子骞拧起眉毛,“啥?”

    “闭嘴。”周晴喝道,秦子骞空张着嘴巴,出不了声,只能闭上,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要蒋雅南知道,她也是神仙的事实呢?

    “我和子骞,其实都是某个组织的好手,作用就是让世界保持平衡,让这些能量消亡。所以,我们都有优秀的潜意识催眠知识。”

    “可能你无法理解,神经语言规划学,你应该听说过吧,你是心理学硕士,应该很知道暗示对一个人的影响会有多严重。事实上,子骞和我都有这种能力。可能对你来说,更像是魔术表演,实际暗示的催眠无处不在,齐天纵的枪一颗都没有打中,因为他已经被暗示催眠,根本打不中,只是秦子骞太喜欢表演了,才让你以为我们有那种能力。”

    秦子骞睁圆了双眼,想不到周晴说谎的本事,也是一套一套的。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说自己是阎王?是神?”

    “你清楚,我和子骞的童年同样比较艰难,他这么做,是让自己与众不同,让别人觉得无人能敌罢了。”

    “所以他说了谎?为什么你一直没告诉我,你属于秘密组织?”

    “怎么?你要我一个母亲告诉女儿,这世界有恶鬼吗?你也想与众不同?”周晴笑了一下,“我可不想我的亲生女儿神叨叨的。”

    也就是说,鬼是存在的,但是没有所谓的阎王,秦子骞不过是在自己面前演了一出出的好戏。用他高超的催眠手段。

    “别乱加入什么组织,妈妈,我更担忧你的安全。”蒋雅南说着,握住了母亲的手。

    周晴慈爱的摸住了女儿的头,“我自从当上市长,这个组织早就退出了。倒是你,别做侦探了,好吗?”

    蒋雅南没有回答。

    “我去看看你爸,你好好休息一下,”周晴站起,用命令般的眼神狠狠瞪了秦子骞一眼,离开了病房。

    “是我救的你。”秦子骞失去了压迫,冲她说道。

    “呼——,不管怎么说,是你救了我的命,要是没你在场,我一定死了,谢谢。”

    “没关系,你挺烦人,不过挺有趣,但是打击犯罪的事...嘿嘿,警局里也没什么人愿意跟你合作,以后还是我来吧。”

    “其实你妈说的话......”

    秦子骞还未说完,身后又猛地传来了压迫,那种不能自主的窒息又来了。

    是转轮王薛弘济!

    “小秦,阎罗天子,我警告过你,慎言慎行,你再胡说八道,我就真的送你一程!”

    “你想打吗?”秦子骞捏紧了拳头。

    “如果能,我早就打了,但是你别挑战我的极限。”身后传来薛弘济的声音不紧不慢。

    “她妈是什么?”

    “十殿阎王,都归地府阎君掌管。我劝你也别想惹她!”

    怪不得牛逼,搞了半天,周晴是自己的上司,难怪嘴巴骗起人不偿命。唉,在乎这些干嘛,反正自己要离任了,以后再也不是阎罗天子,糊弄一下,过我正常的生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