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第91章 再入虚村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我到这里,就是为此来的。”周晴神情黯淡,“事情还是没有考虑周全,转轮王薛弘济虽然替我解决不少麻烦,但是也同样对神力痴迷。他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没有回秦西大学,失踪了。”

    “我知道,他在虚村的门口......”蒋雅南说完脸上变色,“不是为了灵筹,去虚村找那个变态了吧!”

    “老薛头还真不要命,新月伊始,为了抢在我前面拿到灵筹,跑到虚村里去了。”秦子骞皱眉道。

    “所以,他可能有湮灭的危险。倘若他被人所害,神力也会被人夺走,若是被鬼怪所害,立刻就成了妖魔。”周晴忧心的说道。

    “你给我解惑,就是让我去救他的?他揍得我好惨,我凭什么救他?”

    “我需要他来帮我。你也想尽快知道谁是真凶吧?你去虚村,我留下来看董若兮的眼伤,保护她的安全,不过,这个村子十分凶险,因为处在人界和地界的中间地带。”

    “那不行,我信不过你!我进虚村挂了,不是正和你意?”

    “我跟你一起去!”蒋雅南站起来回应。

    “不行,雅南,你不能去。那个地方,我都瞧不见你!秦子骞要是再进去,法力都会被吸光!”周晴惊呼道。

    “看吧,你就想坑我一把。我不去。”

    “秦子骞,你就想让董若兮一直瞎下去吗?别说了,我去!”蒋雅南坚决的说道,“是我把赵峻熙留在虚村,这件事我有责任。而且,我得知道虚村发生了什么事。妈,你还记得萧元恺么?”

    “萧元恺?怎么了?”周晴疑惑着问道。

    “他毕业后进了石油公司,是地质调查员,就失踪在那儿。无论他是人是鬼,我得找出来!”

    周晴皱紧了眉头,“八竿子打不着,你爸都不同意你们一起的事,我更不允许!你不准去!马上给我回家呆着!要不然,我就关了你的侦探事务所!”

    秦子骞撇撇嘴,就在这个空档,周晴突然坐到了床边,一把捏了董若兮的脖子,“我没空太跟你们扯,雅南给我回家!至于你,去虚村,不然我就先把她送回地府去!”

    这一声威胁,让秦子骞猛地一愣,想起她的手段,气得不打一处来,“你敢动她,我跟你拼了!”

    “你去不去!”周晴一字一顿,摆明了态度。

    “好,你跟我说说,虚村有什么不同。”秦子骞咬紧了牙关。

    周晴见蒋雅南还站在面前不动,又催促道:“回家!”

    蒋雅南这才悻悻的离开了。

    “这个村子的传说很多,真实的情况没人知道。传说最广的就是有道士作法失败,祭祀童男童女的故事。为什么叫虚,没人清楚,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进入虚村的人,即使是大罗神仙,也会无时无刻的被吸走神力及阳魄。最终只剩下阴魂。”

    “这样的无主阴魂地世间不少,每一个地方的传说都神乎其神,知道的人忌讳莫深,不知道的敬如鬼神。你进去后要不停的做好记号,发现不对,要及时返回,一定不能在哪里过夜。我知道的,就是这么多了。”

    “好了,我是阎王,怎么说神识也超出常人,我记得赵峻熙的位置,估计薛弘济不难找。你听着,我带他回来,要是若兮少了一根头发,我可不会放过你!”

    “这个当然。”周晴回答,“我一定让她好端端的。”

    秦子骞看了一眼董若兮,“小欧,你等我回来。”说罢,就走出了别墅。他不敢耽搁,直冲着虚村方向疾行。

    周晴见他听话,慢慢放下了手臂,长叹了一声。

    “阎君大人,你的法力高强,为什么自己不去?”董若兮侧过头来,内心有了一丝怀疑。她刚才是捏了她的脖子,但是一点力道都没有。

    周晴苦笑,“不知道地府现在是什么情形,我的法力再不断的削弱。现在的我,跟常人无异,就算给灵筹,只怕也不能保证,但是我只能用这个办法,我总不能看着薛弘济去死吧?你既然有感觉,为什么不说?”

    “我想和哥哥在人世间过完这辈子。他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为了我,他甘愿涉险。换做是他瞎,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我只是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为了我一个去做。我现在很高兴,很满足。要是他死,我也会到地下去陪他的。”

    “若兮,你的思想有些变态。”周晴苦笑道,“希望你不要把我失去神力的事情,告诉别人,会出乱子的。”

    “我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一闭上眼,就想起劈砍爸爸妈妈的场景,我的人生已经结束了。除了这个真心对我好的哥哥,什么都没剩。哥哥没有朋友,他要在世间活下去,必须要有朋友!希望薛老师能够真正成为他的第一个朋友。”

    “是啊。希望雅南也是,多一个文盲朋友。”

    “你不是让你女儿回家了吗?”

    “她要是听话,我早就不发愁了。上一次阎罗弄得天翻地覆,跟她就有关联。”

    “所以,她也是仙官?”欧若兮惊呼。

    “嗯,她是。”周晴算是给了回答。

    秦子骞到了树林边上,却看见蒋雅南在林中的石子路前笑嘻嘻的等候。

    “我跟你一起进去吧,这个地方没有童男女,我找不到。”

    “你要找初恋是吧?那个叫什么萧元恺的?”秦子骞一点也不奇怪。

    “是。”

    “有那么喜欢吗?那是一种什么感觉?”秦子骞边走边问。这可是她自己要去寻死的,不关他的事。

    “有感觉也都过去了,那时浑浑噩噩,不清不楚的,像是暧昧。”蒋雅南跟在他身后,边走边回答。

    秦子骞脸色微变,想起跟若兮相处,似乎只有对身体的那份渴望和交流,没有她所说的这种感觉,不由得有些失望。

    两人都好像忘记了,次次对骂的彼此。

    在秦子骞的带领下,虚村再一次出现。于此不同的是,白天的虚村看上去,没有太过压抑的阴郁。

    咕嘟一声,蒋雅南脚下踢中了一个黑乎乎的短棍,滚到了路边,磕在了路边的树桩上,那是一只沾满了泥土的手电筒。

    她弯下腰,在地上发现了一张纸片,那是一份半页的江洲日报,半截阴湿的报纸上,写了投资加油站的消息。

    这是一张两年前的报纸。

    蒋雅南又望了眼前雾气腾腾的虚村,喃喃的道:“萧元恺,你现在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