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92章 迷惑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老薛头——!”秦子骞站在村口,大吼一声,见村子一片寂静,连只虫叫都没有,皱了皱俊眉,又吼了一声,“老薛,”最后一个字还没出口,就被蒋雅南扯了一把,“干嘛呢你!”

    “我的命那么主贵,这是个吃人的村子,它会让人晕头转向,只要不进去,就不会迷路,实在找不到,我也没办法,尽力了。”

    “你认真一点行不行!我记得并不远,就在村口第一个十字路口的西边第五间民居。”

    破败的村屋,一栋挨着一栋,在雾气凝重的边缘,似乎就是那个村街道的十字路口。

    “萧元恺一定还在这里,不管是什么,我一定要把他找出来,不能像以前一样应付了!”

    “嗯...”秦子骞看着一脸严肃的她,“在这里神隐变鬼,一个活人在这里消失两年,不成鬼才怪!我看你就是存心爱找刺激。不如你先便宜我,这个地方没人看见,我们......”

    “滚蛋!”蒋雅南没好气的推他一把,但也咽下口水,在这里能见到那个人吗?

    真的能......再次见到他吗?

    好象是受到了某种召唤似的,她不自觉地迈动了步伐,一步步地向着那栋栋敞开了大门的村庄走去。

    整个村庄,弥漫着颓废、死亡的气息,脚下传来树杈的啪啪声响,每走一步,都听清晰的反馈到耳垂。走过一间民居,看着黑黢黢的门户内,仿佛能感受到房子里的阴冷,她有些害怕,“秦子骞...”。

    “干嘛,要吃奶?”

    还好,这个不要脸的还在。要是在这个村里消失,应该没人找得到吧。

    没多久,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了村子的第一个十字路口,蒋雅南忍不住伸出手去,握住了秦子骞。

    秦子骞默默的回头,身后是一团雾气,村口已经看不见了。

    不过直行的道路似乎没有必要做什么记号。

    蒋雅南借着印象,走到了十字路口西边的村屋。

    秦子骞看着完整的墙壁和走廊,紧皱起眉头,“我们是不是进错房间了?”

    “不。你瞧。”她指着面前的廊柱下,那里是一条被割断的绳索,“赵峻熙当时就被捆在这儿。”

    秦子骞松开她手,伸手抚摸斑驳而带着裂缝的黄色墙壁。可能因为年久,原本是白漆的墙壁,已经变色,到了墙角,更是发乌。

    昨天晚上,这个地方应该被他和薛弘济撞烂了才对,怎地还能恢复如初?可见整个村子,都非比寻常,周晴的话不无道理,村庄处在边缘。既不是阳间,也不是地下。

    “你过来看,这里有字。”蒋雅南在另一边的墙壁前说道,她紧紧盯着面前的字,泛起一阵鸡皮疙瘩。

    秦子骞凑过去瞧,短短几个字,歪歪斜斜的刻在墙上,笔划里布满了灰尘,不是新刻的:

    夜色引诱着我。

    水在呼唤着我。

    这是对的。

    不要摇。

    没有落款,没有其他,根本无法分辨,是男人还是女人写下的。

    “凭你多年的神经病经验,能看出什么吗?”

    “你才神经病,怎么说话呢。”秦子骞挤兑回去。

    “你不是自己说过经验丰富吗?”

    “咕咚!”一身沉重的响声,从楼上传来,像是什么东西倒了。

    “上去瞧瞧。”秦子骞说着,伸手在墙壁刻字的下方按出一个掌印,算是做了第一个记号。

    蒋雅南跟随着他,踩着咯吱吱的楼板,上了二楼。

    这里是阁楼,木制的地板上布满灰尘,堆放着各种杂物。

    这民居一点也不大,也就楼下占了两套房间而已。

    “这里还有字。”蒋雅南站在楼梯口,又发现了一串,秦子骞扭头看去,这次的字体十分娟秀,也比那歪斜的字更为工整,应该出自女人之手。

    “水声令我惊醒。该前进,还是回去。”

    “若是回去,这就是最后的机会。”

    “如果要回去,就是现在了。”蒋雅南轻轻读了一遍,打了一个寒颤。文字是最具穿透性的一种表达,两串奇怪的字,让人摸不到任何头绪。

    如果连着读,这更像是楼下的字的一种延续。

    夜色之中,一个人站在“水”的面前,被什么摇着。另一个女人也站在“水”的面前,恢复了清醒,正在思考到底该怎么做。

    “什么意思?”秦子骞觉得莫名其妙。

    “这村子附近有水么?或许我们该去其他村屋瞧瞧,说不定还有字。”蒋雅南说道。

    “放屁,一阵乱跑,非迷路不可。这房子昨天晚上都快被整塌了,到了现在又恢复,明显就是问题。”秦子骞表示反对。

    他的目光留在这字体上。伸手触摸一把,上面并没有留下灰尘。

    “赵峻熙是个变态,可能被那个邵志学救走,两人现在就躲在村子的什么地方。薛弘济同样在寻找,这两串字,是别人留下的。说不定是房子的原住户。”他分析道。

    依照传说,虚村是要不断进行祭祀的,而道士的法事失败,很有可能,是招致了什么东西,他第一个去死。

    或许是个妖魔?每到夜间,就吸引着活人到“水”那里去。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还从未遇见过这种东西。

    鬼是会引人入幻觉,但是目的性很强,就是不断的惊吓阳魄,好教人的生火熄灭吞食。像这种循序的勾引,几乎不会做。

    “到别的村屋看看。”

    蒋雅南低垂凤眸,翻了一下白眼。就知道你也抓瞎。

    两人一同出屋,秦子骞特意看了一眼那个十字路口,还在。

    刚踏入对面的村屋,一只的壁橱诡异地落了下来,哐当的一声巨响,吓了两人一跳。

    一本破旧的笔记,落在了门口。

    应该是放在壁橱上的。

    破烂的壁橱,挡住了高高的门槛,只能抬起腿高高的跨过,才能进到屋子里去。

    “别。”秦子骞把蒋雅南拉了回来,“别进去了。”

    这间房是很典型的旧式村屋,正门对着庭,左右两侧都是房间,房间门错开,并未相对。

    他弯腰拾起笔记,拍了拍上面的灰尘。

    “此村唯有赴死者入。”鲜红的字,出现在笔记的扉页。秦子骞拧了一下眉毛,继续翻下,第二页写了一条禁忌:禁止睡觉时双脚冲着村西。

    翻到第三页,竟是密密麻麻的小字,真的是一本日记。“三月二日,晴。”秦子骞念了一句,厌烦的把日记塞给蒋雅南,“你念。”

    蒋雅南哼笑了一声,“不识字吧?文盲。”

    “你文盲!”

    “你十五岁才不上学,字早就识全了,全还给老师了吧?”

    “你放......”秦子骞回她话,却感觉到似有人自门口经过,他立即奔了过去,站在门口,人影又不见了。

    “追随逝者而去的话,就会同他一样去到那个世界中,永远都无法回头了。”蒋雅南念出了第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