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93章 我可能来过这里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秦子骞悻悻的走到蒋雅南的面前,自己是阎罗天子,是阎王,就算遇见鬼也不用担心,只是好歹要遇见啊!

    这村子的古怪之处,就是什么也看不到,偏偏找不出什么线索。

    跟以往劈鬼杀鬼的直接完全不同,浑身力气无处施展。

    蒋雅南不停的翻着,日记里都是记载着一个村民的日常琐事,事无巨细,今天拿了谁家的蒜,明天到谁家里打麻将,跟前面的警示语完全不同。

    “走吧,先拿着日记回家慢慢研究,我们不能呆到天黑。”秦子骞提醒了一句。周晴不断提醒自己,不要留在夜间。这点比其他还要更为重要。

    蒋雅南合上日记,点了点头,村子已经来了,找不到那三个人。萧元恺失踪的更久,再着急也找不到,对于虚村的了解,实在太少,必须得回到江州,好好搜罗一下资料才行。

    说不定,薛弘济已经收了赵峻熙的魂魄,回到大学去了。

    两人照着原路返回,出人意料的无比轻松,竟然看到了村口。这让秦子骞无比轻松,只要不是夜间到来,看来虚村里还是比较安全的。

    然而越靠近村口,他脸上却越来越不轻松,左右还是村屋,明明看见村口,不过百步距离,就是走不到。

    “停!”他猛地回头,身后还是村头的第一个十字路口,“我们在原地踏步。”

    他朝着右边村屋走去,伸出手在墙壁上拍了一掌,掌印却有些浅。似乎神力也在随之消失。

    “我们迷路了。”

    “村口就在哪儿啊!”蒋雅南指着前面不远的村口叫道,却也察觉不对。这么近的距离,为什么还没走到?

    “到了夜里,雾气一起,估计村口就看不到了。”秦子骞咬咬牙,“这次被阎君坑的不浅。”

    他望着蒋雅南,只要她在自己身边,就算走不出虚村,周晴也会想办法另找人来搭救的。既来之,则安之。

    “不要浪费力气,你还是趁着天亮,好好看日记上都写了什么吧。”

    “没有了。”蒋雅南回答。

    “洋洋洒洒那么多字,都记了什么!”他一把抢了过来,看了几行,“妈蛋这是个男人还是个女人,这么婆妈。”

    “婆妈的男人。”蒋雅南平淡的回答,看着村子四周,破败的村屋一间挨着一间,望不到尽头。

    “最后有一段。你听听,”秦子骞说道:“从那个诊所开门,小虎就失踪了。虽然去了好多人帮忙在寻找,却连原本可以通往他家的那条村路,都完全找不到。我爸他,最后带着这本相簿回来。全身湿透的他和平常不一样,眼神看起来好像被什么附身了似的,我莫名地记得这件事。之后,他也跟着失踪了。直到土石流使山路坍塌而找到这本相簿之前,我完全忘了这回事,但是现在的我,能够理解他的心情。他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吧。这些照片,好美......”

    秦子骞念完,忍不住讽刺,“一个种菜的农民,打打麻将就行了,还念叨什么破相片儿?”

    蒋雅南没有理他,陷入思索。

    “这三段留言,都提到了水,第一个说是正确的,第二个困惑在水面前,第三个,浑身湿漉漉的。这里发生过什么?都跟水有关?”她像是喃喃自语,茫然的看着秦子骞。

    “相簿,诊所开张和脚不要冲着村西。”秦子骞正色回应。

    他没有想到水,回想的是具体的事物。

    “哪里是村西?”

    秦子骞听她发问,背对着眼前的村口,指了一下左手边,“这边吧。”

    蒋雅南抬头看天,灰蒙蒙的阴沉看不到太阳,“或许我们应该先去那个村屋找相簿。”

    “不要。如果这里有鬼,很明显那家人不喜欢我们进去。要不怎么那么巧合,就把日记撇出来扔你面前?”

    “要是有,为什么不出来说清楚?”蒋雅南辨道。

    “就算说话你听得懂吗?再说了,人家都说相片美,证明是真爱,哪里肯给你?说不定跟岛国有关,估计东京什么热的够呛,不然怎么湿漉漉的?”他嘿嘿笑了数声。

    “恶心。我都替你脸红。”她虽然这么说,却也没了去找相簿的心思,“走吧,去村西瞧瞧,看看有什么。”

    西侧的路口,矗立着一人多高的石灯笼。看上去年代久远,边角早已磨蚀风化。与它遥遥相对的东边,也有一座。显得十分突兀。

    “这是供佛用的吧?那还请什么道士?”秦子骞低垂下了眼睛,瞬间张开了瞳力,眼圈一红,“就是个灯笼,什么东西也没有。”

    “看,有诊所!”

    蒋雅南指着面前的房子说道,突然有了幻觉。

    纷纷扬扬的雪花从空中慢慢飘落,将整个地面都染成了一片银色。数百根蜡烛有规则的插在地上,烛光在黑暗中轻轻舞动着,划出了一道道诡异的光线。

    在这静谧的暗夜中,她静静地站在一个空旷的大庭院内,抬头望向伫立在自己面前的那座散发着神秘气息的巨大屋邸。

    “我好像......曾经来过这里。”

    “你说什么?”她的喃喃细语,秦子骞没有听清。在他眼前,就是一间没有了牌子的破诊所。

    这算是这个破村子里唯一有点现代感的建筑了。

    “走,进去看看。”秦子骞上前推开了虚掩的诊所木门,耀眼的白光扑面而来。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两人竟然见到一个蜷缩在墙角,抱着头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红裙女子。

    “不是我的错。我也不想......为什么好多人......大家都死了......我不想......不要......不要再这样对我了......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她嘴里不住的念叨,逐渐呢喃不清。

    蒋雅南迎了过去,深怕这唯一的线索跑掉,担心地蹲下劝慰,“没事,我是活人,这里发生了什么,你慢慢说给我听。”

    秦子骞站在一旁,注意到在女子身旁的地上丢有一张护照,看上面的照片应该就是这个女人,他弯腰拾起,虽然说护照已经被烧掉了一部分,但他依然能看清上面的那个名字——萧元蓓。

    “你初恋情人的姐姐。”他递给了蒋雅南看。

    忽然,女子急促的唠叨硬生生地戛然而止。她直勾勾地死盯着秦子骞,就如同看到了鬼魅一般,眼中充满了恐惧的神色。

    “啊——!”她的尖叫如同冰凌,刺入蒋雅南的脑海。

    啪!头上挨了一下,“我叫你半天,你干什么哪!”

    她猛地回过神,自己和他就站在诊所门口,一根铁丝上挂着一件破损的红裙子,正在轻轻摆动。

    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低头一瞧,是本燃烧了一半的护照。照片上的女子大方得体,只是打印姓名的地方,乌黑一片。

    “我可能来过这里。”她深吸了一口气,尽量以平静的语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