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95章 深夜恶寒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你想怎么样?”蒋雅南怒目而视。

    “深夜都是发福利的时候,我一个富翁,怎么好意思管你要钱呢,你说是吧?再说了,早晚都是要给,现在给也没什么区别......俗话说得好啊,遇到色狼,不慌不忙;遇到禽兽,慢慢享受。”

    “秦子骞,你说起这些个,就头头是道。满脑子龌龊思想!”

    “现在这个情况下,当然是要看有料的了,你不如选一下,是让我瞧瞧上面,还是下面。反正哪里也去不了,不若找个好玩......”

    “玩我是吧?”蒋雅南没好气的回答,“你听着秦子骞,我跟你有约定,我们说好了,你不碰欧若兮,我让你碰,如果你敢动她一根指头,我跟你没完。”

    “为你姐姐么?”秦子骞收起笑容,因为那根本不是她亲生姐姐,而是他的。

    “我们家欠的,我会去还。”蒋雅南坐在丝绸上,手臂环抱着小腿,平静的说道。

    “睡觉。”秦子骞躺下,背对着她,闭上眼睛假寐,“其实你胸挺,比若兮的健康。”

    “嗵!”后背上挨了一拳,他不禁笑出声。

    蒋雅南怒道:“你早上刷牙了没有,闭嘴!”

    “我吃了绿箭。”

    不用回头,都知道蒋雅南什么表情的他,笑得更加得意。于是后背上又少不了一阵粉拳暴揍和推搡。

    一番咒骂之后,蒋雅南平静下来,此时已经入夜,木门被怪风刮得乱响,但是她却没有多少害怕。

    秦子骞的胡说八道,还是起了一些缓解紧张的作用,听他沉稳的呼吸,她内心多了一份安全。

    “哐当,哐当......”

    寂静的夜里,不知道是那道门被风不断的开合,她心里又开始惴惴不安。

    “秦子骞,你睡了么?”

    “嗯.....?”声音迷糊,不知道他是睡着了,还是故意的。

    “跟我聊聊天吧,说说自己。”她做了一个深呼吸,那不停的开关声音,吵得自己心烦意乱。

    “你...说。”秦子骞算是回答了一句。

    “我从小都挺乖,萧元恺是我谈的第一个男朋友,其实他挺好,文静、温柔,和我性格互补,我们大学毕业,我去考研,他就进了石油公司,爸妈一直反对。后来我们也就没成。其实在当初,我应该坚持一下的。但是没有。也许我坚持了,现在就不会是这样了......”

    “呼......”秦子骞传出了呼声,听上去似乎睡的很香。

    “说起来,也就是因为和家人赌气,我就不听他们劝告进警队,开了一家侦探社。一间没有什么生意的侦探社,我不屑干那些跟踪拍照的狗仔活。总想真正的接触案子......你呢?”

    “呼......”回答她的,只有平稳的呼吸。

    蒋雅南叹了口气,默默的挨着他躺下,“你十五岁就开始没上学,是因为阎王的关系吗?”

    见他始终没有反应,蒋雅南闭目养神。

    秦子骞却慢慢的睁开眼睛,是的,自己十五岁就开始辍学,在所有的同学眼里,他是一个异类。没人相信他身边一直跟着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而他每一次说出谢璧瑶的身份,换来的只有嘲笑,他叛逆,他认真,最终讨到的不是他人的同情和怜悯,而是鄙夷的眼神,和那如同诅咒一般的三个字:神经病。

    倔强的叛逆给了他最后的答案:他是阎罗天子,掌管地府第五殿大名鼎鼎的阎罗王!

    于此同时,他终于挥舞着菜刀,把已经被鬼附身的父亲大卸八块。

    他永远都忘不了血淋淋站在穿衣镜面前的模样,彷徨失措,颤抖不止。直到暗示的觉醒,他开始用泡妞的方式麻醉自己,尽管他只是追求身体那一瞬间的快感,没有认真的想过去谈场真正的恋爱。

    谈了又怎么样?还不是当自己神经病?再说,他为了生存,还是会挥舞菜刀。

    这种现世阎罗的他,又有哪个女孩能够真正承受那种压力?他不想这样,但无论怎么向上天祈求,却得不到丝毫回应。当尝试了无数次仍是徒劳无功后,他彻底地绝望了。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阎王的身份,继续走完属于自己孤独的人生。

    或许,重新回到地下,是一种开始,但是永远机械的惩罚恶鬼,继续命中注定的周而复始。

    这一切,从谢璧瑶的突然死亡,发生了改变。蒋雅南像是一针催化剂,使得自己的人生突然变得精彩纷呈。如果说自己的命运是事先设计好的,那么她的,就更像是冥冥之中有人主宰了。

    父亲蒋勇是多年刑警,母亲是江州市长,还有一个特殊身份,地府阎君。姐姐是个杀人犯,却是他秦子骞的亲姐,而她正在为了补偿对欧若兮一家的伤害,甘愿对欧若兮奉献出并不应该由她承担的责任。

    来到这虚村,又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个初恋萧元恺,仿佛她像是应招入伍,必须要来不可。

    用阴谋来形容她的人生,似乎也不过分,也是可怜人。

    想到这里,秦子骞心里有了一丝柔软,正要转身,突然听见咯吱吱的一声门响。这间古屋货仓的木门轻轻的被风推开。

    在漆黑的夜色之下,一道黑影出现在了门口。

    秦子骞藏起眼中的锋芒,睁开了一条缝,那黑影突然消失无踪,木门悄声无息的关闭,就像完全没有开启过一样。

    咯哒哒的响声从背后响起,秦子骞翻了个身,揽住了蒋雅南的腰。

    黑影跪坐在沉睡的蒋雅南身后,开始前后摇摆着身体,那节奏一顿一顿,长长的黑发看不见脸,像是不停地冲自己磕头。

    每动一下,那生硬的四肢就发出哒哒的声响。

    哒哒...哒哒...

    频率越来越快,黑影像是发了疯,摇晃更为剧烈,身体的响声也越来越响。

    秦子骞听到了一种类似电磁一般耳鸣。他几乎能够确定,这是一只怨灵了。

    蒋雅南哼了一声,终于被哒哒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睛的一瞬,被秦子骞使劲捂住了嘴巴。

    “唔......”她还是发出了一声闷哼。

    面前的黑影猛地拔起了身体,一股恶臭扑进了蒋雅南的鼻孔。惊恐的她想回头去瞧,只见秦子骞冲自己摆了摆头。

    不要转过去。秦子骞凝重的俊脸,似乎在表达这一种含义。他的眼皮不停眨动,只是没有睁开。

    渐渐地,好象有某种东西触摸她的颈项,非常的痒。

    如果我回头看,一定不会看到什么东西。一定没有......

    她心里升起一股强烈回头探看的**,但是全身生硬的如同生锈,一股恶寒自头顶窜起,顺着肩头往下流窜,涔涔冷汗浸湿了整个后背。

    就像握着自己腰部的那只温暖的手,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