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第96章 双眼被刺瞎的女人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只要缩在自己的圈里不动,这只看不到脸的怨灵不能把他和蒋雅南怎么样。

    秦子骞不敢贸然行动,因为已经试验过,神力在逐渐的消失,而在夜里,这些阴魂不能轻易对付。

    蒋雅南感觉那种麻痒感突然没了,压迫渐去,紧接着檀木桌子上的一块丝绸落了下来,砸中了小腿。

    “跑啊!”秦子骞一声大吼,一把拽着她站起,那看不清脸的怨灵哦了一声,就扑了上来。

    “快走!”秦子骞双手齐上,按住那一张冰冷而又流淌着不明液体的东西,想要把它扯烂,却发现它并没有下巴。

    “愣着干嘛,你能对付吗?跑!这里交给我!”

    蒋雅南听着怪物的嘶叫,双腿像是灌了铅,拔起腿来有点生麻。

    这怨灵有独立的思想,知道秦子骞的血圈厉害,用了丝绸铺路,破了他设好的血圈。

    “快滚!”秦子骞催促之下,蒋雅南终于跨出了阴风肆虐的客房,在木制的走廊里狂奔。四周的柱子不停地嘎吱作响,破败的门窗摇摆不定,不知从哪里传来了“啪嗒啪嗒”的声音,像是小孩子光着脚丫在到处跑。

    夜空月光照耀下的庭院内桃花树也被震下了些许花瓣,院中顿时落英缤纷。然而,只有一个小小的窗口,却没有直通院中的道路。

    随着她每向前走跑一步,地板都会跟着嘎吱作响。她能够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小声地嘲笑着胆怯的自己,那细微的议论,不停的朝耳里钻。

    刚一转过走廊的拐角,她就瞪大了双眼,用双手捂住嘴巴停下脚步一动不动。

    在离她五、六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裙子的女人,长长的头发一直垂到腰际,好像刚从水里打捞上来,不停滴落着水滴。她那苗条的身材给人一种虚弱的感觉,站在那里摇摆不定,好像马上就要晕倒似的。

    最让她感到害怕的就是这女人的双眼。她的眼睛不知被什么弄瞎了,从黑洞洞的眼窝里滴滴答答地流出了黑血。女人踉踉跄跄地走着,两手直直地向前伸出。

    “哪里?在哪里?”那女人用非常低沉的声音问道。

    “鬼......”

    几乎是反射性地脱口而出。

    那女人听到她的声音后,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细绳牵住一样,将脸转了这边。

    那女人之前还只是缓慢地移动,可是一旦锁定了蒋雅南的方位之后,她就像是被吸引一般加快脚步走了过来。

    “不要......不要过来!”她瞪大了双眼,拼命地摇头,“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可越是这么想,那女人越像是得到了确认一样走来。她觉得自己的脊梁好像被什么东西勒紧,双腿瘫软动弹不得。她曾经看到过很多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可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逼真的女鬼。

    拥有如此鲜明的存在感,那种真实的恐怖感几乎令人窒息。

    如果现在不跑,被她抓住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想到这里,她拼命地想要逃离这里。可是她却绝望地发现,自己的腿已经抽筋了。

    不行,跑不了了。

    这时她和那个女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到五米。因为女人的全身都笼罩着像是死人魂魄一般的磷火,所以即使是在这个阴暗的宅邸里,蒋雅南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容貌。

    与她那毫无血色的苍白面孔和嘴唇比起来,从溃烂的眼窝中流出的血显得红得发黑。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憎恨的神情,也许并非对自己,而是对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感到无限愤怒吧。

    但是长年彷徨的过程,这只鬼可能渐渐地只残留下了对这个世界的怨恨,于是将自己以外的一切事物都当作怨念的对象。

    “去那边吧,别来害我!”

    蒋雅南咕咚一声,坐在了冰冷的走廊上,而那女人已经站在她的眼前,伸出的指尖甚至碰到了她的脸颊。

    忽然,她的眼前浮现出了某种影像。就如同是在看电视,显现出的画面像是被刮伤的黑白胶片一样粗糙而又古老——那正是女人被刺瞎双眼的场景。

    一群打手模样的人将那个女人抓住,强迫她戴上了面具,可那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面具,通常应该被挖空的双眼部分却被堵上了,而且还向脸的内侧伸出了两根尖锐的刺。如果有人戴上那个面具的话,那两根刺就会刺瞎佩戴者的双眼。

    女人一边哭喊着,一边扭过头乞求饶恕。可是那些打手毫不犹豫地将她的四肢牢牢地绑起,用力地将女人的脸扭正,一下子把面具戴在她的脸上。

    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后,打手们放开了那个女人。她蹲在那里,轻轻地将面具摘了下来。可是,她的两个眼球已经没有了,鲜血从血淋淋的眼窝中滴滴答答地流出来,随即将她的白色衣裙染成了红黑色。

    这是,死者生前的记忆?

    在她受到这残忍场面震撼的一刹那,一种类似疼痛的恐怖感袭上了心头,那女人已经碰到了她。让她觉得全身的骨头好像被无数冰冷的手紧紧抓住,被恶狠狠地想要掰开。

    更是紧紧地束缚,像是有电流经过一般感到麻痹。

    “好黑啊,好黑啊......”那女鬼叫道,与她越贴越紧。

    她一边尖叫一边拼命地晃动着身体,终于从已经和那个女人重合到一起的身体中脱离了出来,摔倒在地板上。膝盖由于撞到铺在走廊里的碎木板上而感到火辣辣地疼,但不知和被那个女人抓到时所感受到的恐怖比起来,哪个会更好受一些。

    “好黑啊,好黑啊......”从她的背后又传来这样的声音,令她急忙回头望去。

    那女人转过了身体,几乎就要压在她的身上了!

    她竭尽全力站起,拼命想要离开踉踉跄跄地向前走着,但一旦想要加快步伐,刚才被撞伤的膝盖就会传来剧烈的疼痛。

    不行,跑不掉了!

    越是着急,她就越是害怕得发抖。再被那个瞎眼的女鬼抓到的话,也许自己就会被杀掉。

    就在她几乎要放弃的时候,不知从哪儿传来了一个声音。

    “这边……”

    虽然以为是幻听,但她还是在下意识地四处张望。而映入她眼中的,是在走廊前方五、六米拐角处站着的一个少女。

    那是一个年纪很小,留着短发穿着绿色连衣裙的孩子。她马上就觉察出从这个少女身上散发出不同寻常的灵气,但是却丝毫感受不到邪恶。完全是一种纯真无暇的感觉。

    “这边,这边。”小女孩指着左边。她来不及考虑,拼命地向她走去,然后迅速地转过走廊的拐角。

    眼前除了一间木屋,却是走廊的尽头。

    “好黑啊......”那女鬼的嘶叫又再度传来,她回过头一看,那个双眼被刺瞎的女人如同虚影,穿过了走廊的拐角,又一次向她逼近。

    “妈妈保佑我!”蒋雅南祷告着,推开了面前的木门,一个箭步,进到了房中。